【魔说】你注意到药企这些悄悄“烂尾”的工程没有?
此为魔说专栏第28篇。最核心的判断:外企对中国市场曾有的狂热已经转变为理智,未来的投资可能会略微谨慎。 
2015-6-18 15:33:41
0
刘谦


连着看了几篇解读外资药企换总裁或裁员文章,纷纷预言外企这是在中国受挫甚至准备撤退的节奏。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我赶紧去跟相关公司打听情况。可是一圈问下来,几家换中国区总裁的都是到任离职,去向也都不错,完全不是因为业绩不佳。裁员的那两家也不是看淡中国,都还有卷土重来的打算。公众就喜欢危言耸听?坏消息容易传播嘛!

不过打听的时候得知了一些被低调处理的消息,我籍此想汇总一下,看看大家又能从中得到什么结论。

这些信息都跟外资药企曾经大肆宣扬的项目有关,比如下面这个新闻你还记得不?

“志在西部——罗氏制药在成都成立中国西部运营中心”,2012年底的事,现在百度还容易搜到。

 

我想告诉你的是,罗氏这个西部运营中心悄悄解散了。曾经的运营中心负责人数月前开始负责罗氏某事业部,原有人等全部分散吸收到现有部门,曾经壮观的二层办公楼早已人去楼空。

项目当时的出发点是认为西部将是中国未来的增长引擎,西部的市场需求跟东部不同,需要在当地建立全职能的区域总部,挖掘并满足当地需求,在2015年实现西部业绩和员工人数比2012翻一番的目标。

关于撤销西部运营中心的原因有两说:其一是因为西部市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同,而西部市场没有那么迅猛的增长率;其二是当年的决策者离开了公司,西部运营中心缺乏持续的后力。

无独有偶,拜耳全球普药中心搬走的事你造么?2011年,拜耳把全球普药管理中心搬到中国,大部分小伙伴们就惊呆了,不是亚太总部哦。可是后来听说北京空气不好,老外不太愿意过来常驻,3年多工夫,就又搬走了(当然不能高调宣布)。不光这个,去年底拜耳还解散了庞大的区域市场部,这可是拜耳实行北、南和中三大区域总部的重要组成之一。

我猜想拜耳之前做这两项决策,可能建立在中国的普药市场将快速放量和中国市场多极化的假设下;但当普药主要在基层市场放量,而外企在基层市场看得见吃不着的情况下,中国作为全球普药中心的意义就不大了。

实行区域分公司制曾经在外企风靡一时,诺华、默沙东、拜耳、罗氏都搞过,虽然默沙东和拜耳仍然有区域分公司,但分公司内设立庞大的区域市场部是否有价值?如何发挥个性?又跟中央市场部保持一致?都是问号,且无解。如果区域市场部表现的就是办活动、搞培训,很容易在控费用的时候被优化掉。尤其当推动这两项提议的前前任总经理韩国裔总经理离开公司后,类似项目很容易无疾而终。


另一个曾经大张旗鼓但后来低调调整的就是阿斯利康的泰州工厂,投资2.3亿美金的全球最大工厂是前任CEO部署全球仿制药战略的关键落子。不过阿斯利康新CEO上任后,公司战略来了180度转弯,反而从仿制药回归创新药。AZ中国泰州工厂的定位就从而无比尴尬,造成大量的产能闲置。



你听说艾伯维中国研发中心关门了么?建立中国研发中心曾是外企实力和长远信心的一种象征,艾伯维中国研发中心已经成立了4-5年,据说此次关门,是从VP到前台一个月内全部走人,这还是不免让人唏嘘不已。



还有就是刚散伙的合资公司先声默沙东,三年前郎才女貌,三年后劳燕双飞。当年强强联手共同开拓基层市场的美景让大家惊艳,但是愿望敌不过双方在文化、战略一致性和能力匹配的距离,磕磕碰碰的生活很容易让一见钟情的恩爱老去。

另一家代表性的合资公司海正辉瑞虽然还在秀恩爱,但海正辉瑞那位帅哥CEO不久前的离职和之后各种传闻也不免让人浮想联翩。



还有像辉瑞因为旗下最主要的核心产品无法更换注册证,而退出中国疫苗市场;默克雪兰诺因为激烈竞争及剂型更替等原因黯然退出其拿手的生长激素市场,赛诺菲5亿美金并购美华太阳石后悄无声息,里面都大有原因,却未引起行业足够的关注。

列出这么多轰轰烈烈开始,后来又悄无声息的项目,我并非要抹黑外企,而是提醒曾经踩下去过的坑 。当然,某些项目的关张也不表示外企整体看淡中国市场,比如强生和默克雪兰诺近来在中国就做了巨额的工厂项目投资,扩建研发中心的外企也比比皆是。

要清楚认识的是,外企对中国市场曾有的狂热已经转变为理智,未来的投资可能会略微谨慎。企业运营有调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其实最大的风险不是投资失误而是什么都不投。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