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纪委干部要以公民身份“十问”国家药监局
国家药监局的湖南纪委干部“御史在途”,称已搜集“金银花更名”涉腐败相关证据,9月份将辞职。  
2015-7-27 11:59:21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羊城晚报-金羊网


图:陆群


曾网络实名举报国家药监局的湖南纪委干部“御史在途”,称已搜集“金银花更名”涉腐败相关证据,9月份将辞职 。 


“不弄个水落石出,绝不罢休!”整整过去一年,陆群(网名“御史在途”)网络炮轰国家食药监总局高层领导涉嫌“金银花更名”腐败一事,似乎又要重回公众视野,陆群说,涉嫌腐败的证据已收集得差不多了,9月份他就会辞去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的官位,将这些猛料和盘托出,以一个公民的身份,向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国家药典委发问。


7月24日,长沙淅沥沥的雨中,记者见到了陆群,这个在微博上有20多万粉丝的湖南省纪委的正处级官员。1米75的个子让陆群在南方人中略显魁梧,交谈中难见笑颜,激动时眉心皱起“川”字,西裤衬衫,发型不乱,与纪委大楼里的处级干部身份并无违和感。


出自农家,他是全家甚至族人的骄傲,44岁的陆群为什么要舍去不易得来的一切?没有了省纪委官员的身份,他在网络上开炮还有人理睬吗?做了半辈子公务员,他的下一个“饭碗”又在何方?  


主动辞官为哪般?


早在4月份,陆群就在微博上宣布要辞官。目前辞职已在走程序,陆群眼下依然在岗。他说,“我还在等两件事”。一是这些年网络举报得罪了不少人,此时听说他要辞职,举报信也来了。面对质疑,他必须给组织上一个交代。二是养老金正在并轨,在养老金并轨之前离开意味着60岁后连养老金都拿不到,要等养老金改革尘埃落定。


陆群说,辞官是为了全身心打金银花这一仗。炮轰国家食药监总局高层领导,他本人并不怕压力,但这样的举动或许会连累到他的同事,“别人会不会认为此事有关湖南利益,有湖南更高级别的领导背后撑腰?”


2010年开微博,2011年为50位被殴打的民工维权和长沙县委书记对赌官帽,@御史在途一炮而红,之后又是举报企业排污,又是为倾家荡产的企业家鸣不平,这5年来,顶着湖南省纪委处级官员的帽子,陆群大胆直言,热点事件几乎都没落下。2014年,他微博举报食药监总局前局长“为利益集团代言”,药典金银花更名背后隐藏巨大利益,更是让他成为网络活跃大V。他感谢领导对他的宽容,“除了偶尔问问情况,领导没有过多干涉我在网络上的言论,他们相信我这个老党员懂得分寸。”


“换一种活法”也是萦绕陆群心中多年的悸动,“我把青春都献给了机关,给了党的事业,下半辈子,我想以自由之身做些多年来想做但没能做的事情。”


“辞了官,你靠什么吃饭?”


陆群打开抽屉,大方地拿出了当月工资条,扣除补发工资,拿到手的是4671元。“这还是涨了工资之后的数字,之前才3700块。”他说,这点钱不够让一家老小在长沙过上体面的生活。


当然,除了三四千块的工资,正处级的官位还能为他带来另一些“福利”。


他坦言,要办点事情,打个电话过去人家或许会卖个面子。在日常交往中,饭局也多是被人邀约,“这么多人要请陆群吃饭,并不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帅,人家看中的不过是头上这顶乌纱帽。”


“约战”药典委专家


一年来,陆群都在研究金银花。建国以来所有公开发表的金银花几千篇相关论文,“每篇至少看了三遍”,下载这些论文花了四五千块;四库全书中有关金银花的200个条目,“至少精读五遍”。


陆群认为,现代植物学研究证实,开一黄一白并蒂花的金银花植物有三四十种,其中17种入了药。生长在全国各地的金银花品种有别,在中药方子里,它们有着相同的名字“金银花”。


然而2005年,新修订的国家药典出炉,产于北方的金银花被命名为“金银花”入药,而南方千年来一直当作金银花使用的四种植物却被叫做“山银花”,在药典中成为了另一种植物。“可笑的是,在药典中,两种植物的性状描述,药效药理,用法用量居然一字不差。”


国内的几百篇研究论文都认为,金银花中的主要成分是一种叫绿原酸的物质。而专家实验证实,南方的所谓“山银花”中绿原酸的含量远高于北方金银花。


更为吊诡的是,2001年,国家林业局把“中国金银花之乡”的招牌曾授予了湖南省隆回县。这个县金银花产量最高时曾占据全国七成,成为国家级贫困县10万花农的致富希望。如今,这里的金银花却不叫金银花了!


2013年,眼看南方金银花市场越做越大,北方金银花主产区开炮了,说“山银花吃了上火”。当年,隆回县金银花产值骤然从12亿元缩水到2亿元。


目前,中国有486种药品中含有金银花成分,陆群说,依照这种修改,南方的金银花就没法入市了。“10年间,中国每年的金银花需求量达2.4万吨,北方只能供给8000吨,剩下的金银花是些什么东西,国家食药监总局为啥不打假?”


南方用了千年的金银花就这样变成了山银花,如今,要证明山银花的药效和金银花一样,就像“证明我妈像我妈,能当一个妈来用那样可笑!”


面对国家药典委员会首席科学家钱忠直对金银花和山银花区分的解释,面对有人抨击学中文的陆群不懂中草药。陆群通过羊城晚报向钱忠直“约战”:“请钱先生和我到同一家药铺,看谁认出的中药材品种更多,或者去同一个中药材种植园,看谁认的中药材活体更多。如果我输了,我当场找个裤裆钻过去,如果钱先生输了,也请当场钻过去。”


准备“十问”药监局


湖南娄底师专学的中文,再自考本科,硕士研究生学的也是中文,陆群对文字热爱且较真。他出自一个医药世家,祖父是国民党的老军医,父亲是乡村医生,家族里多位亲属都行医。虽不登大雅之堂,医术却闻名乡间。找药、认药,陆群从小就干,“我家屋后就有3种金银花。”


“我只对事实负责,只对真理负责,不会给任何人面子”。陆群指着记者坐的位置说,“不管我对面坐的是谁,哪怕是中纪委的领导,我说话也不会绕弯,是什么就是什么。”


省委办公厅的同事曾见识过陆群的执拗。2006年,湖南省党代会召开,陆群发现党代会的工作报告上有错别字,坚决要求省委办公厅的同事修改,这位同事很吃惊,“这是省委主要负责同志亲自修改的,你也敢动?”


在湖南省委大院上班的一位干部告诉记者,省纪委只有两个官员实名开微博,在大院所有干部里,陆群在网上说话最大胆。他在机关里名气很大,对他的一些做法有看法的人也不少。多数人跟他是点头之交,走得近的不多。


辞官后的陆群会是什么样子?


“我依然是共产党员,我还会是个有担当的男子汉。这么大的国家,面对黑暗和不公,如果每个人都做沉默的大多数就麻烦了。”


辞职后,陆群将继续搜集金银花更名中的腐败线索,并准备网上发问,“我正在草拟《十问国家食药监总局》,相信他们连其中的一条都答不上来。”


而未来,陆群或许会做一个唐诗研究者和旅行者,“自由身可以到处走走”。陆群还希望成立一个非盈利的智库组织,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


对话


“死磕”金银花图名还是为利?


出言尖锐的陆群从来就是个争议人物,四处开炮图名还是为利?质疑声从来没有断过。


羊城晚报:“死磕”金银花你是为了更出名吗?


陆群:笑话,难道我的粉丝还不够多,还不够出名吗?为了出名我连官位都不要了,这个代价也太大了点吧?赤裸裸的黑幕,10万农民的眼泪,我心里过不去。


羊城晚报:为南方金银花正名牵涉到巨额利益,有人说你和南方金银花商人有利益关联。


陆群:我的老家新化并不是金银花主产地,我的亲朋故交中也没有一个人做金银花生意,不信,你们可以去查!


羊城晚报:为官20多年,你当真清清白白,没有拿到不该拿的好处?


陆群:我就在纪委大楼上班,如果我有问题,组织早就查我了。之前,有人以同乡、同学等名义喊我吃饭,饭吃到一半,闯进来一个老板,一人发个红包,几百上千块。人人都拿了,你陆群要不要?如果不收,别人会说就你陆群清高。陆群还要不要和人打交道?


羊城晚报:有人说离开体制后的陆群会调转炮口向体制开炮?


陆群:(一字一顿地让记者记下)陆群不是一个麻烦制造者,陆群不是一个体制的背叛者,陆群永远不会站在政府的对立面,陆群只会是一个公序良俗的建设者。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