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lthTap CEO :在线问诊的价值还有巨大的挖掘空间
远程医疗服务公司HealthTap CEO罗恩·古特曼(Ron Gutman)认为,当前还没有几家远程医疗和健康应用提供商考虑到了患者的整体“端到端”体验。 
2015-1-26 10:02:42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

患者可以通过远程医疗和健康应用进行在线问诊,这不但可以节省费用,还能以更快的速度解决问题。不过远程医疗服务公司HealthTap CEO罗恩·古特曼(Ron Gutman)认为,当前还没有几家远程医疗和健康应用提供商考虑到了患者的整体“端到端”体验。

 

生病后,每个人都想尽快康复。但是,从“不舒服”到“舒服”这一恢复过程并不是畅通无阻的。因为有许多应用和服务来解决我们遭遇的每一个小问题,但这些应用和服务又不能紧密整合。古特曼认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行业问题。

 

HealthTap是一家远程医疗服务公司,用户可以在线提出问题,而医生会在一天内给予答复。HealthTap还允许用户在线问诊,会诊后医生还可以开出书面处方,寄到用户附近的药房。所有这一切,用户都是在家里或办公室完成的。

 

 

古特曼近日接受了采访,解释了当前一些远程医疗服务的误区,以及HealthTap是如何纠正的。

 

问:能给我们举几个例子,说说人们为什么选择HealthTap,而不是去看医生?

古特曼:先从一些简单的疾病说起吧,这些症状几乎无需看医生,如普通感冒、出疹、过敏和急性肠胃炎等。这是很平常的一些小病,但又不能忽视。这时,就可以选择远程医疗服务,而无需亲自去拜访医生。

 

问:你刚才列举的那几种小病,能通过电话问诊来解决吗?

古特曼:这还要看具体情况。如果能与医生进行视频,那会更具优势。当前,HealthTap是唯一一家以高清视频提供在线问诊服务的;是唯一一家全范围为医生和患者提供应用的平台,这些应用支持iPhone、iPad、Android手机和平板电脑、Web和可穿戴设备。

我们同时为医生和患者提供双向高清视频服务。当前全球范围内也没有几家公司能通过3G网络来提供双向高清视频服务,但我们能。我们之所以投资高清视频,是因为考虑到了医生的需求:他们想更清晰地看到患者的状态,而不是一些文档或图片。通过高清视频直接进行观察,医生能发现更多线索,即便不是在医生办公室现场问诊。电话问诊恐怕不能做到这些的。

我将远程医疗视为一项功能,而不是护理服务。它有不同的使用场景,有人选择短信,有人选择语音,也有人选择视频。为用户提供选择很重要。有人会说,如果让消费者选择,所有人都会选择视频,其实不然。有时你会考虑到隐私,例如,你正在办公室或一个繁忙的地点,你的问题需要得到快速答复,这时你就不会选择视频。不同的使用场景,就需要有不同的服务。如今,我们正在连接可穿戴设备,这样医生还可以看到你持续收集的数据。

 

问:再回到前面人们为什么要使用HealthTap的问题,你之前和我说过一个故事,你外出时被蜱虫叮咬,能再详细说说这件事吗?

古特曼:当然。那是在加州,我很喜欢大自然,但有时会被蜱虫叮咬。被蜱虫叮咬容易患莱姆病(以蜱为媒介的螺旋体感染性疾病)。因此,你可能会看着伤口,有些担心,但不知道该怎么办。是跑回去看医生(这要浪费一整天时间)?还是先预约?还要立即去急诊室?我不知所措。伤口不是很严重,没有出太多血,我不是特别担心。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有了HealthTap,你可以先查找相关信息。这些信息不是文章,因为你很难从文章里面得到答案。在HealthTap上,全是其他人的问题和答案。我们将这些信息分类后,用户就可以在他人问过的相似的问题中寻找答案(医生给出的答案)。

我们还提供了通信功能。接下来,用户可以与医生取得联系。近期我们还增加了新服务HealthTap Concierge,允许用户与自己的主治医师取得联系。

此外,你也可以通过HealthTap找到皮肤科医生。与他们建立关系后就可以持续保持联系,与其共享照片和视频。莱姆病的一些症状是可以通过图片来确诊的,医生可能会说:“很好,通过这些资料我能轻松做出判断。”这样,医生就可以开药了。

 

问:大多数州都可以吗?在某些州,远程医疗是不能开处方药的。

古特曼:是的。对于HealthTap Concierge服务,如果你与所在州的医生建立起联系,那么在所有的州都可以使用。HealthTap Concierge的服务范围涵盖所有州和所有科室,但需要你与医生建立起联系。

 

问:你所说的“建立起联系”,是指我必须要亲自面见一次医生?

古特曼:这还要看具体情况,取决于你要看的科室,以及各州的规定。总之,医生会告诉你该如何做。

这有些类似于LinkedIn。你不能直接登录LinkedIn或Facebook,然后立即与某人交谈。你首先要发送一个邀请,与其建立起联系。对方接受后,你们才能进行对话。这和HealthTap Concierge基本类似。

至于HealthTap Concierge,你需要与医生建立起联系。至于如何联系,取决于你要看的科室和各州的规定,届时医生会告诉你该如何做。有时可能是网上互动,有时可能需要面见医生。我们把这个决定权留给医生,因为他们知道如何去做。

 

问:让我们谈谈长期愿景吧,在线远程医疗服务将如何改变医疗保健产业?

古特曼:我的想法可能和大家有所不同。我认为,远程医疗不会改变任何事情,因为它就是一项功能。

我们关注的不是功能,而是整个系统。我们将虚拟护理(virtual care)视为一个连续的统一体,而远程医疗只是其中一项功能。它是必要的,但仅有远程医疗还远远不够。

 

问:能解释一下“虚拟护理”的含义吗?它与远程医疗有什么不同?

古特曼:我们关注的是整体“体验”。当我设计一款产品时,我关注的不是功能,而是体验。以Uber为例打个比方,在Uber诞生前,你也可以通过谷歌搜索找到一家汽车服务公司,去点评网站Yelp看看这家公司的评级,再去移动支付公司Square看看应如何支付。将上述行动组合起来,理论上你就拥有了Uber。但事实并非如此。

医疗保健也是如此。如果你从系统的角度考虑问题,一个系统拥有多个组件,你把每个组件都优化得很好。但它们不能相互通信,此时你要试试这套系统的体验,那绝对是个噩梦。

医疗保健行业的现状就是如此。每家企业都在优化自家产品的功能,而不是整体体验。有些企业只提供健康信息,有些企业只提供医生预约,有些企业只专注于数据追踪,谁都没有解决医疗保健市场的一个完整问题,只是“体验”的一部分 。当用户想把上述服务整合在一起时,那体验将是相当糟糕的。

当前,医疗保健公司还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每个人都在想着如何优化组件,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用户体验。

问:HIPAA(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或其他监管规定是否阻碍了医疗技术的发展或该领域的创新?

古特曼: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健康市场的监管并不是一个坏主意,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犯错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我认为,总体而言,监管还是明智之举,应该会带来积极后果。

但问题是:“它在哪些方面否阻碍了创新?”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作为一个创新行业,应该让监管者知道未来的发展趋势和机会,让他们更好地了解这些至关重要。

例如,只能在各州内行医的规定。这是一项很古老的规定,可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在过去,这项规定是可行的。因为当时信息传递很困难,该项规定可以避免庸医四处行骗。因为一些人可能会假冒医生,称自己从其他州获得了医生资格。由于信息流通不畅,当时很难验证真伪。

几百年之前,这项规定可以算是完美的方案。但今天就已经不再适用了,因为要验证这些信息简直易如反掌。而且,还会妨碍我们降低约70%的成本。为什么呢?因为在国家的任何一处都有可随时接触到的医生,但由于法律规定我却不能联系他们,这显然是没道理的。如今,打破州行医界限不但能挽救生命,还能节省成本。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