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新策略:用仁慈扼杀奥巴马医改
共和党找了对付奥巴马医改的新策略,表面上看起来他们对奥巴马医改是支持态度,其实却是想通过这种方法对其进行扼杀。 
2015-2-9 14:46:35
0
David Weigel

本文转载自商业周刊中文版


一周以来,共和党人都在忙不迭地推进一项出人意料的事务:制定“B计划”,为美国最高法院向《合理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开炮做好准备。

最高法院将在今年7月对“金诉伯韦尔”(King v.Burwell)一案作出裁决,裁决有可能会禁止政府向那些在美国医保网站HealthCare.gov上使用联邦医保交易所的公民发放补贴。上周二,田纳西州参议员拉马尔·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领头的一个团体表示将起草一份“具有实际意义的应对方案”。周五,《政治人》(Politico)报道称,威斯康星州众议员保罗·瑞安(Paul Ryan)和其他数名众议院委员会主席将发起一个特别任务小组,着手制定“奥巴马医改”(Obamacare)的新替代方案。

难道共和党人突然对这一法案有了好感?当然不是——完全相反。“金诉伯韦尔”案的原告指控称,《合理医疗费用法案》的条文规定政府不会向未建立州级医保交易所的各州公民提供补贴。原告的理论是,该法案关于“通过州级交易所购买医保”的规定是为了吓唬各州,让各州建立自己的交易所。在进步人士看来,这一理论荒诞不经。

该案的原告拥护者之一是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学者迈克尔·坎农(Michael Cannon)。他如空中飞人般穿梭于各州,成功地说服了大多数共和党州议员不在本州建立交易所。如果该案的原告获胜,那么这37个未建立交易所的州将不享有补助。这样的“死亡螺旋”会让《合理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分崩离析。

坎农鼓励共和党人期待最坏的情况,并在最坏的情况发生时包揽所有功劳。“如果最高法院判决美国国税局(IRS)的规定无效,”他在去年写道,“那么将得到公认的是,《合理医疗费用法案》拒绝向400万通过联邦医保交易所参保的公民提供补贴。”但和坎农不同,控制了国会和大多数州的共和党人还要想着怎样去赢得选举。如果该案原告获胜,保险费用将突然暴增,这该怪谁呢?

共和党知道答案。本月,在位于宾夕法尼亚州赫尔希镇的国会疗养地,瑞安被问及:如果裁决取消了补贴,共和党人是否会太过乐观。 “我们当然在为金诉伯韦尔案制定应急计划,”瑞安回答道。“不这样做是不对的。”

到那个时候,记者们大多都得知瑞安牵头了一场关于医疗保险的闭门小组讨论,讨论了金诉伯韦尔案可能带来的负面后果。曼哈顿学院(Manhattan Institute) 的阿维克·罗伊(Avik Roy)对在座的共和党人发表了演讲。罗伊刚刚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他在文中称:若金诉伯韦尔案原告获胜,最好的应对方案是让国会在受到影响的州“建立自由开放的医保市场”。

一名共和党助手在今天被问及“B计划”的构想,他称民主党对“B计划”的理念更接近罗伊,而不是坎农。如果法院决定取消补贴,这37个没有自己交易所的州的民众将获得替代方案——而非不公待遇。共和党的计划可能会在法院作出裁决前提前公布。这样一来,共和党或能真正表现出责任感,而不是轻易就成为民主党的打击目标,被民主党人细数其为推翻奥巴马医改而做出的努力并在筹款信函中多次引用。

民主党人则认为此案就是一场大规模的骗局,是骗局中的骗局。他们一直在从长达数年的法案相关讨论中整理证据,并从多名现任和前任国会议员处收集证词,这些证词皆对补贴的可选性作出否认。包括《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记者格雷格·萨金特(Greg Sargent)在内的众多记者的采访记录表明,一些州政府官员称自己从未听说“只对州级交易所发放补贴”这种莫名其妙的说法,直到一些秉承自由意志主义的律师开始谈论这一话题。《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杂志记者布莱恩·博伊特勒(Brian Beutler)采访的一些共和党人最初承认补贴是普遍通用的,后在金诉伯韦尔案立案时改变了说法。

就在本周三,支持《合理医疗费用法案》的团体“美国家庭”(Families USA)将一些该法案的受益者聚集在国会山的一个会议室里,帮助拟定一份以美国卫生与公众福利部(HHS)为名义的非当事人意见陈述。这些受益于医改的患者依次讲述了他们的故事,忍不住泪流满面。密歇根州众议员、在法案通过期间担任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主席的桑迪·列文(Sandy Levin)表达了他的强烈困惑,不解为何有人会认为“法案中存在着补贴这样一枚定时炸弹”。

“我们认为没什么需要整改的,”他说,“那个问题从来就不是讨论的内容!甚至连反对者也没有讨论过。”

本周,随着共和党关键成员最终开始讨论“整改”法案,民主党和进步人士认为他们看清了情况。“毫无疑问,共和党对修改法案这一可能性喋喋不休是为了减轻保守派法官的担忧——如果法院的判决让我们的医保系统陷入混乱,没有人会来捡起这个烂摊子,”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的学者伊恩·米尔希泽(Ian Millhiser)表示,他在一份报告中列举了那些会被金诉伯韦尔案的自由意志胜利所毁掉的普通人。“在金诉伯韦尔案之前,共和党几乎没有意愿去真正建立一个严肃认真的计划,他们的大部分动机是不要把政治资本浪费在这上面,因为他们的计划可能比奥巴马医改还要不受欢迎。”

确实,共和党在本周为其大胆新计划做的推进既不大胆,也没有新意。几个月前,自由意志派检察官兰迪·巴尼特(Randy Barnett)称,如果法院作出了他们想要的裁决,那么共和党就需要为“重建私人保险市场”做好准备。在这场让《合理医疗费用法案》授权命悬一线的诉讼案中,巴尼特是一名关键人物。他的计划就是麦凯恩(McCain) 2008年的医保计划,但不包括其中具有麦凯恩特色的“选民测试”部分。

共和党唯一排除的应对方案是一个简单的方案。相对容易的做法是让国会通过一项法律,阐明《合理医疗费用法案》中的条文规定;几乎同样容易的是方案是在红州(包括威斯康星州等一些被共和党控制的蓝州)快速建立州-联邦合作关系。这些方案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因为这实际上意味着挽救《合理医疗费用法案》。

“大多数艾奥瓦州的民众都希望看到奥巴马医改被取消,代之以和艾奥瓦州之前政策类似的方案,”艾奥瓦州州长特里·布兰斯塔德 (Terry Branstad)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不愿重蹈马里兰州和其他州的覆辙,花上数百万美元但看不到交易所的成效。”

在一次被广泛引用的《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中,印第安纳州共和党参议员丹·科茨(Dan Coats)被问及司法上的“整改”,他的回答是一连四个“不”。堪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杰里·莫兰(Jerry Moran)在走廊里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州不会建立交易所。

“我不认为堪萨斯州会做出这样的应对,”他说,“我们正在(参议院)努力向美国人民交出一份答卷,向他们展现我们将用何种方案来替代奥巴马医改。”

在另一场采访中,亚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对他所在的州放弃建立交易所表示赞同,他称共和党的整改方案将把“政府对医改的主导”降到最低限度。“如果最高法院做出了正确的裁决,”塞申斯说,“至少在我看来是显而易见的,那么我们需要去挑战我们的民主党同僚,提出符合美国人民期待的整改方案。美国人民从一开始就反对这一法案,而且是大多数人。”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迈克尔·坎农乐于接受的。他在电子邮件中表示,他不介意共和党更偏向于“整改”《合理医疗费用法案》,而不是全然推翻这项法案。

“如果最高法院称奥巴马对权力的滥用让数百万美国人民身处困境,共和党人还会让奥巴马坐拥更多权力吗?”坎农问道,“大概不会。”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