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kreli刺破生物制药泡沫?
如果美国开始限制药价,药企的盈利空间会受到严重威胁。 
2015-9-30 10:56:52
0
路人甲

本文转载自美中药源



今天美国时代周刊发表文章认为生物制药的泡沫可能已经破裂,引爆者竟可能是无名小公司Turing的32岁CEO Shkreli。这位Shkreli上周一夜之间把乙胺嘧啶从每片13美元涨到750美元,不仅自己成为千夫所指,更把整个生物制药行业卷入风口浪尖。由于明年是美国大选,所以和民生紧密相关的药价问题是一个主要议题。如果美国开始限制药价,药企的盈利空间会受到严重威胁。

据时代周刊的数据,自7月20日来S&P生物技术指数下降23%,是S&P指数下降的两倍。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下降27%。按一般规矩,几个月下降20%以上即认为是熊市。

过去3年是生物技术的一个黄金时期,但是否存在泡沫并无定论。但有几点是肯定的。一是至少部分生物技术股估价过高。比较有代表性的是Axovant把一个500万买来的一个失败多次的产品包装上市,一度市值达到30亿美元。另一个例子是百建的一个一期临床的阳性数据在几个月内创造350亿美元市值。二是现在的股价是假设美国的市场情况在一段时间内不会改变,而这点正在受到挑战。三是即使这些估价超标的项目都成功,资本市场也没有那么多资金开发,消费者也没那么多钱购买,所以即使全是优质项目也会有被淘汰的。四是不可能所有项目都是优质项目。总的来说我认为生物制药确实存在泡沫。

如果这是生物制药熊市的开始,那么这个熊市的导火索的确有点戏剧性。Turing乃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公司,乙胺嘧啶是个只有2000患者的小产品。但是Shkreli的行为可能会打破药企和美国创新体制之间的脆弱平衡。多年来美国为创新者提供两个优惠条件,一是专利保护市场独占,二是自由定价。尤其药品自由定价世上绝无仅有,当然条件是厂家要投入新药开发、承担失败风险。而Turing没有在乙胺嘧啶投入一分钱却一夜之间涨价5000%,这令美国大众质疑其它药企是否也在研发幌子下干同样不劳而获的事情。

很多大药厂躺着中枪,首当其冲的是Sovaldi厂家吉利德科学,现在PE只有8。但我认为Sovaldi和乙胺嘧啶有本质区别因为吉利德冒了极大的风险。有人指出格列卫过去10年涨价几倍,所以大药厂和Turing是50步笑百步,但我也认为厂家在专利期内如何分布利润是自己的事。如果限制乙胺嘧啶药价还会找到这个产品的生产厂家,但如果限制Sovaldi、Gleevac的价格则会延迟下一批创新药物的出现。

当然泡沫破裂不是坏事,真正有创新力的企业会发展壮大,而靠炒作概念、绑架病人的企业则会被淘汰。但是如果药品定价权从市场转移到国会,那么创新的速度会下降,最终受害的是患者。

本文原出处:Shkreli刺破生物制药泡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