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孩子“青蒿素”的 大 “国庆节” 日记
这两天一个叫做青蒿素的坏孩子,不知道是偷窥了寡妇洗澡,还是拐卖了别人家孩子。总之,便成了焦点。 
2015-10-8 10:42:53
0
yuansoul

本文转载自蒲公英

赵客缦胡缨
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
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我就知道李白这个家伙,误导了一大批人。以为古人都是侠客,侠客是有学校的;学校都是有老师的,老师说的总是对的;侠客水平低,不是老师的原因,是因为学生自己天赋太差。不幸的是,老师说的不一定是对的。

自从发现青蒿素,康熙皇帝就恨死皇宫的太医了。幸亏有传教士,使用了巫术(其实是金鸡纳提取物),要不就没有康乾盛世了。善哉善哉。阿门。

黄帝还是讲道理的,也是哲学家和科学家。。。。。。。等一等。。我说的这个黄帝可不是康熙哦,而是少典的儿子。引经据典就是这么来的,也就是少典说的就是对的,少典写下来的。。。其实还不是少典写的。。。是少典的后人伏羲写的某经。总之,古人(特别是圣人)说点啥,写点啥就一定是对的,后人必须言听计从。一旦有不同思路,必然是数祖忘典的不肖子孙,至少是汉奸。

一说中医、中药,总是有两派。一派是:中医、中药博大箭头更深。。。。不是一般小孩子能玩的。另一派则是:迷信、迷信、再迷信,不如路边大力丸。



这两天一个叫做青蒿素的坏孩子,不知道是偷窥了寡妇洗澡,还是拐卖了别人家孩子。总之,便成了焦点。就连青蒿素的邻居一个嗷嗷待哺的妖怪也不得安生。妖怪总是昼伏夜出滴,见不得阳光滴;但是妖怪一旦有了人性,就不再是妖怪,那就是人妖。

妖怪有什么错,都是可恶的丢球人想出来的。。。。。我说的不对么?你要是说有妖怪,那就抓一只放在满处没有七色光的暗室里,打开紫外灯供丢球人围观,还能卖票大赚一笔。如果你抓不到妖怪,那就是哲学层次的了,不是科学层次的了。所以,你说妖怪品种很多,也可以啊。因为谁也没看见过活的妖怪。

可是,青蒿素这个坏孩子就不一样了。他是七色光下可见滴,躲都躲不了。另外听说,青蒿素有个表哥,更坏,名字叫:葛洪。对,就是葛洪。

葛洪有个表弟叫 “寒程”。由于古代有近亲结婚的习俗,所以寒程这孩子在思路上有些问题,他是天生的偏执狂+幻想症。寒程总是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他发明的,创造的。。。。。。为啥,可以收发明费,和独家制造费。听说,在公元315年,他楞说秦始皇是他发明的(还好,没说是他生的)但是南阳王司马模不认同他的观点。结果,寒程伙同司马懿的曾孙司马睿出兵攻打司马模,司马模最终兵败,交了6000汉五铢罚款才平息的事情。

葛洪是个化学天才。在封建社会里,贵族官僚为了永远享受骄奢淫逸的生活,妄想长生不老。有些人就想炼制出“仙丹”来,满足他们的奢欲,于是形成了一种炼丹术。炼丹的人把一些矿物放在密封的鼎里,用火来烧炼。矿物在高温高压下就会发生化学变化,产生出新的物质来。长生不老的仙丹是剥削阶级的幻想,当然是炼不出来的。但是在炼丹的过程中,人们发现了一些物质变化的规律,这就成了现代化学的先声。炼丹术在我国发展得比较早,葛洪也是一个炼丹家。

当时,葛洪炼制出来的药物有密陀僧(氧化铅)、三仙丹(氧化汞)等,这些都是外用药物的原料。

葛洪在炼制水银的过程中,发现了化学反应的可逆性,他指出,对丹砂(硫化汞)加热,可以炼出水银,而水银和硫磺化合,又能变成丹砂。他还指出,用四氧化三铅可以炼得铅,铅也能炼成四氧化三铅。在葛洪的著作中,还记载了雌黄 (三硫化二砷)和雄黄(五硫化二砷)加热后升华,直接成为结晶的现象。

此外,葛洪还提出了不少治疗疾病的简单药物和方剂,其中有些已被证实是特效药。如松节油治疗关节炎,铜青(碳酸铜)治疗皮肤病,雄黄、艾叶可以消毒,密陀僧可以防腐等等。这些记载,对治疗关节炎有一定效果。雄黄中所含的砷,有较强的杀菌作用。艾叶中含有挥发性的芳香油,毒虫很怕它,所以我国民间在五月节前后烧燃艾叶驱虫。铜青能抑制细菌的生长繁殖,所以能治皮肤病。密陀僧有消毒杀菌作用,所以用来做防腐剂。科学与宗教之间时常并非严格对立。作为一个道士,葛洪早在1500多年前就发现了这些药物的效用,在医学上做出了很大贡献。

葛洪在《肘后备急方》里面,记述了一种叫“尸注”的病,说这种病会互相传染,并且千变万化。染上这种病的人闹不清自己到底哪儿不舒服,只觉得怕冷发烧,浑身疲乏,精神恍惚,身体一天天消瘦,时间长了还会丧命。葛洪描述的这种病,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结核病。结核菌能使人身上的许多器官致病。肺结核、骨关节结核、脑膜结核、肠和腹膜结核等等,都是结核菌引起的。葛洪是我国最早观察和记载结核病的科学家。

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还记载了一种叫犬咬人引起的病症。犬就是疯狗。人被疯狗咬了,非常痛苦,病人受不得一点刺激,只要听见一点声音,就会抽搐痉挛,甚至听到倒水的响声也会抽风,所以有人把疯狗病又叫做“恐水病”。在古时候,对这种病没有什么办法治疗。葛洪想到古代有以毒攻毒的办法。例如我国最古的医学著作《黄帝内经》里就说,治病要用“毒”药,没有“毒”性治不了病。葛洪想,疯狗咬人,一定是狗嘴里有毒物,从伤口侵入人体,使人中了毒。能不能用疯狗身上的毒物来治这种病呢?他把疯狗捕来杀死,取出脑子,敷在犬病人的伤口上。果然有的人没有再发病,有人虽然发了病,也比较轻些。(发病轻应该是古人知识不足造成的误解,狂犬病一旦发作死亡率100%,不管轻重都无差异)

葛洪用的方法是有科学道理的,含有免疫的思想萌芽。大家知道,种牛痘可以预防天花,注射脑炎疫苗可以预防脑炎,注射破伤风细菌的毒素可以治疗破伤风。这些方法都是近代免疫学的研究成果。“免疫”就是免于得传染病。细菌和病毒等侵入我们的身体,我们的身体本来有排斥和消灭它们的能力,所以不一定就发病,只有在身体的抵抗力差的时候,细菌和病毒等才能使人发病。免疫的方法就是设法提高人体的抗病能力,使人免于发病。注射预防针,就是一种免疫的方法 (现代免疫学的内容越来越丰富,注射预防针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葛洪对狂犬病能采取预防措施,可以称得上是免疫学的先驱。欧洲的免疫学是从法国的巴斯德开始的。他用人工的方法使兔子得疯狗病,把病兔的脑髓取出来制成针剂,用来预防和治疗疯狗病,原理与葛洪的基本上相似。巴斯德的工作方法当然比较科学,但是比葛洪晚了1000多年。

在世界医学历史上,葛洪还第一次记载了两种传染病,一种是天花,一种叫恙虫病。葛洪在 《肘后备急方》里写道:有一年发生了一种奇怪的流行病,病人浑身起一个个的疱疮,起初是些小红点,不久就变成白色的脓疱,很容易碰破。如果不好好治疗,疱疮一边长一边溃烂,人还要发高烧,十个有九个治不好,就算侥幸治好了,皮肤上也会留下一个个的小瘢。小瘢初起发黑,一年以后才变得和皮肤一样颜色。葛洪描写的这种奇怪的流行病,正是后来所说的天花。西方的医学家认为最早记载天花的是阿拉伯的医生雷撒斯,其实葛洪生活的时代,比雷撒斯要早500多年。

葛洪把恙虫病叫做“沙虱毒”。现已弄清楚,沙虱毒的病原体是一种比细菌还小的微生物,叫“立克次氏体”。有一种小虫叫沙虱,螫人吸血的时候就把这种病原体注入人的身体内,使人得病发热。沙虱生长在南方,据调查,我国只有广东、福建一带有恙虫病流行,其他地方极为罕见。葛洪是通过艰苦的实践,才得到关于这种病的知识的。原来他酷爱炼丹,在广东的罗浮山里住了很久。这一带的深山草地里就有沙虱。沙虱比小米粒还小,不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葛洪不但发现了沙虱,还知道它是传染疾病的媒介。他的记载比美国医生帕姆在1878年的记载,要早1500多年。

看出来了吧。。。要不是葛洪是道家子弟。他如果也跟着寒程走专利的路线了,早就成了富翁。

中医本来就是经验医学,方书就是记载各种经验方,至于有效无效,仅凭个人经验是无法一一验证的。

中医对青蒿的使用方法,唯一有正确记录的是《本草纲目》,其中提到要使用"新鲜的或阴干后研成粉",而《本草纲目》其实又是引用了《肘后备急方》中的记载。此外,《本草纲目》中提到的不仅有青蒿,还有黄花蒿,李时珍误以为治疟疾的是青蒿(李时珍真幽默),而非黄花蒿。在清朝的韩善徵所著《疟疾论》(1897年刊行),在当时为辑述疟疾较为全面之专书,所列治疗的古方12个,无一提及青蒿;今方31个,其中2个提及青蒿,且都是汤药——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青蒿含有青蒿素,经过煎煮其活性也遭破坏,对治疗疟疾无效。一个简单的事实呈现在面前,从晋代到清朝,治疗疟疾的数十个药方,极少提及青蒿。提到青蒿的,也被中医的用药方法自我消灭掉了。

嗷嗷待哺的妖怪其实看的是《本草纲目》,然后觉得李时珍平时很幽默。估计是为了迷惑后人,故意将葛洪写的青蒿与黄花蒿交换。以此来保护野生资源。因为,野生黄花蒿里面的坏孩子“青蒿素”含量灰常低。。。。。。。

于是 ,嗷嗷待哺的妖怪认为葛洪由于喜欢滑化学,对植物学研究不好。故此,误将黄花蒿写成青蒿(其实,葛洪因为长期研究化学,眼睛几乎失明,已经分不清黄色和青色了。)

根据以上的历史故事,后来的伏尔泰深有感触言道: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春雨贵如油时,每一滴雨滴都觉得全都是自己的功劳;当一个人出了名,更重要的是要搞清楚它是谁的后人。

第一发现人和发明人到底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后人因为它的有名变得很有自信心了,哪怕他的后人只是一个“寒程”。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