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局长受贿案牵出医疗设备采购黑幕
暗中透露预算价格、设备参数等信息,甚至采购标准为供应商“量身定做”,随着广州市卫生局原副局长邱春雷受贿案的二审宣判,广州医疗卫生系统曾经的医疗设备招投标乱象浮出了水面 
2015-6-25 9:35:49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法治周末



 

“我当时不愿意收,但是不收的话,连亲戚都没得做了!”“让我们感受一下司法的公正,希望苍天有眼,包公在世。”


这是广东省广州市卫生局原副局长邱春雷因涉嫌受贿犯罪,在法庭受审时的“语录”,然而,这些“语录”并没能洗去邱春雷受贿犯罪的罪责。


2015年3月13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邱春雷受贿案,下达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二审刑事裁定。此前,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邱春雷受贿415万元,以受贿罪判决其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1万元。


调查发现,邱春雷的落马,系其情人曹淑君被查牵扯而出。曹淑君被查出在医疗设备投标中,行贿了一些广州卫生系统官员。而随着邱春雷受贿案的二审宣判,广州医疗卫生系统曾经的医疗设备招投标乱象也渐渐地浮出了水面。在这起卫生系统官员腐败案件背后,暴露出的是少数基层医疗机构在医疗设备招投标监管方面存在的漏洞。

 

为情人引荐采购项目

 

现年52岁的邱春雷,出生于广东省五华县。9年间,邱春雷的职位扶摇直上。他从广州市卫生局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办公室主任,逐步升迁为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直至其情人曹淑君涉嫌行贿被查后,邱的仕途才戛然而止。


有知情人士向透露,邱春雷与曹淑君的邂逅,源于一次偶然的校友聚会。


2005年年初,邱春雷在参加广东药学院校友聚会上,经人介绍认识了和他在同一个学校毕业的曹淑君,经过几番交谈,邱春雷对于眼前的这位师妹十分倾心。而曹淑君对已在广州市卫生局官居要职的邱春雷,也心生好感。


据了解,曹淑君刚开始做贸易生意,后来又改做医疗器械生意,但经营惨淡。曹淑君也打算通过结交邱春雷,为自己将来的生意拓宽人脉。


两个月后,曹淑君主动约请邱春雷吃饭。不久后,两人发展为“情侣关系”,并经常一起吃饭。邱春雷称,他一个星期会有四五天到曹淑君家里吃晚饭、喝汤,有时还辅导曹淑君的两个双胞胎女儿学习。


在经过一段时间交往后,曹淑君开始向邱春雷求助,希望邱能够在生意上帮助她,邱春雷答应了。邱跟曹透露,他认识下面基层卫生局的局长,并且他自己分管基层农村医疗工作,掌握着基层农村医疗扶贫专项资金分配的权力,他可以向下面基层卫生局的领导打招呼。


之后,邱春雷将曹淑君以“母亲干女儿”的名义,介绍认识了从化、增城、花都卫生局的领导,并透露曹淑君是从事医疗器械生意的,要求这些卫生局关照曹淑君的生意。


而这些接到邱春雷“招呼”的基层卫生局领导认为,邱春雷当时负责农村卫生医疗专项资金,有调配广州市每年农村卫生专项资金的权力。为了多申请农村卫生专项资金,并和邱春雷搞好关系,他们只有答应并照做。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1年期间,邱春雷利用其先后担任广州市卫生局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办公室主任、农村卫生处处长、办公室主任、副局长的职务便利和影响力,长期以请吃饭、打招呼等方式,要求花都、增城、从化等地下属单位负责人在医疗设备采购工作中,对其引荐的医疗设备供应商曹淑君予以关照,帮助曹淑君先后中标多个采购项目,曹从中获得了丰厚利润。


案发后,曹淑君向办案机关交代,从2006年至案发时,她在花都、从化、增城等地方的业务额共计人民币4000多万元,这些业务每年的毛利润大概是中标总额的40%,纯利润大概是中标总额30%。几年间,邱春雷先后多次收受曹淑君贿送的现金共计人民币410万元。

 

招投标屡次“走过场”

 

在采访中了解到,作为医疗设备“供应商”的曹淑君自己并没有公司,她主要是通过挂靠长沙市天科医疗设备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南海丽纳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佛山市南海富华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广州禾丰有限公司等来开展业务。


暗中透露预算价格、设备参数等信息,甚至采购标准为供应商“量身定做”……


调查发现,在邱春雷的“招呼”下,广州市下辖的一些基层卫生医疗单位领导,对曹淑君基本上是“有求必应”,除了提前泄露招标设备信息外,有时甚至还为曹淑君供应的医疗设备,发布“量身定做”的招标信息,而之后的招投标仅仅需要“走过场”。


2007年,李某甲任从化市卫生局局长,当时邱春雷是广州市卫生局农村卫生处处长。有一个周末,邱春雷主动打电话约李某甲在从化市中心医院旁边的餐厅吃饭,邱春雷将曹淑君介绍给李某甲,称曹是他母亲的干女儿,主要做医疗设备生意。


吃饭期间,邱春雷让李某甲以后在农村卫生专项资金的医疗设备采购方面多多关照曹淑君,因为考虑到邱是负责农村卫生专项资金管理的,李某甲就答应以后会关照曹淑君的,邱春雷则承诺以后会在资金安排方面多多照顾从化市。


之后,李某甲就交代局计财科科长何某,让她以后在招标方面照顾曹淑君。


2013年年初,邱春雷和曹淑君再次约李某甲吃饭,吃饭期间邱让李某甲在2013年的农村卫生专项资金设备采购方面照顾曹淑君,李某甲答应了。


因为每次医疗设备采购之前,镇医院都会把所需要的设备上报给从化市卫生局计财科,李某甲就让计财科科长何某提前把计划招标的设备型号、品牌等情况告诉曹淑君,从而曹淑君可以提前去找厂家拿到授权,这样就可以保证曹淑君能够中标。


李某甲事后交代,因为邱春雷是负责农村卫生资金管理方面的,在资金安排管理方面他有很大的权力。因为邱春雷的关系,每次招投标他们都会照顾曹淑君,在招投标前提前把信息透露给曹淑君,这样每次招标曹淑君都能够中标。


“我任局长之后,曹淑君在农村卫生专项资金的设备采购方面中标大约有一千多万元。”李某甲在证言中透露。


王申(化名)是曹淑君的外甥,自2006年开始,王申便跟随曹淑君一起做医疗器械销售生意。检方提供王申的证言证实,每次招投标之前,邱春雷都会和曹淑君到当地找卫生局局长吃饭,了解相关招投标信息,然后曹淑君就会让王申把相关设备的技术参数送到当地卫生局,交给卫生局局长指定的办事人员,卫生局认可之后就会把这些交给招投标公司,挂网公开招标之后,曹淑君就会挂靠一家公司去投标。


为了达到符合招标的条件,王申还会叫上两家公司陪着去投标,最后一般都是曹淑君挂靠的公司中标。


“邱春雷也经常会带着曹到基层跑关系,当地卫生局会采纳我们的参数,因为这些局长的关系都是邱春雷出面介绍的,他们都很给邱春雷面子。”王申在证言中说。

 

填补监管漏洞迫在眉睫

 

据了解,近年来,一些医疗器材招标采购中的腐败案件屡见报端。有资料显示,2014年,全国有20多名医院院长被纪委调查或已进入司法程序。海南、安徽、四川、江西等地也查处了一批医疗卫生系统的腐败窝案,赣州医药购销领域腐败窝案更是牵扯出70多人。2015年医疗领域严查违纪违法的力度只增不减。2015年1月,中央纪委公布的卫生计生系统违纪案例有58起。


今年4月中旬,湖南省浏阳市多名基层卫生院院长被检察机关立案调查,据称这些医疗机构在医疗设备采购中,涉嫌违法违纪。


今年4月底,陕西省咸阳市检方也查办了一起医疗系统腐败大案,咸阳、安康、汉中3市6家公办医院负责人涉案,其中包括8名正副院长和4名科室负责人。他们涉嫌在医疗设备采购中收受贿赂。据涉嫌行贿的江苏国安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经理黄某交代,他先后向淳化、安康、汉中、咸阳6家医院8名正副院长、4名科长行贿,共计260万元,其中10人已被决定逮捕。


媒体披露,黄某所在公司与相关医院采取两种方式合作:一是直接销售CT机等设备给医院;二是采取“出租”的方式与医院共享经营利润。如黄某销售给汉阴县人民医院的一台医疗设备实际价格只有370万元,而卖给医院的价格达830万元。黄某交代,其公司提供给各家医院的医疗设备耗材利润在30%至40%左右。


为尽快收回设备成本并盈利,一些医院会鼓励医生多用费用较贵的新设备给患者做检查,有些医院会以经济奖励的方式来鼓励医生多使用医疗设备。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由于医疗器械使用的专业性和差异性,医院能够轻易地在制定产品参数时锁定特定厂家。设备厂商和代理商花重金对医院科室负责人及主管领导行贿,使这些受贿人按照行贿人提供的仪器参数设置采购标准,使得表面上的公开招标变成“明招暗定”。


“迫切需要完善医疗器械定价、采购制度和标准,加大监管力度。”中国医院协会原副秘书长庄一强曾向媒体表示,医疗设备采购要形成专业监督机构和社会中介机构、供应商、新闻媒体、社会公众互为一体的监督体系,避免通过设定特定技术参数,有倾向性地招标。


一些业内人士呼吁,对于医疗设备采购,虽然有关部门早就建立了相关监督机制,医疗机构也有相应的管理制度,但难以有效阻止腐败土壤滋生的势头,填补医疗设备采购的监管漏洞迫在眉睫。


还有法律界人士认为,在依法惩处医生违法行为的同时,也要加大对企业行贿行为的打击力度。通过法治建设、制度规范、行业自律等,引导企业建立正规规范的医疗器械和药品推广体系,寻求良性竞争。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