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医疗服务与移动医疗:执子之手,与子偕黎明?
移动互联时代的医疗产业,还在早上四点的夜行中,虽然会有黎明,但还要仔细走路,保证不会选错方向,不会摔跤。 
2014-11-13 11:11:26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LIFE健康

“移动互联时代的医疗产业,还在早上四点的夜行中,虽然我知道会有黎明,但我还要仔细走路,保证不会选错方向,不会摔跤。”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院长张澄宇在日前中国健康大会上如是表态。


这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比喻,因为张澄宇供职的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作为高端医疗服务机构的代表,其实也尚在“早上四点的夜行路上”踽踽独行。

图:张澄宇


上海国际医学中心是上海医疗改革催生的第一家国际综合性非公立医院。这座位于浦东国际医学园区的医院是国内首家“建、管、用”分离模式的高端营利性医院。目前社会举办的符合现代医疗服务业特点的大型医院依然凤毛麟角,同类型机构间的竞争远未达到白日化的程度,但从嗅利而动的资本市场的角度而言,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一旦资本涌入,高质量的现代医疗服务行业将迅速地从无到有地建立起来,竞争也会随之而来。资本的动机从挂号费上就可见端倪。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挂号费最少300元,顶尖专家挂号费最高可达到1200元。远超公立医院的挂号费一度成为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舆论关注点之一。用张澄宇的话来说,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求医问诊者大部分是“不差钱的人”。


上海国际医学中心最为先行者的另一个特征是医生的“多点执业”。张澄宇介绍,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医技人员,只有60人,但现在多点执业有200多人,绝大多数来自于沪上三甲医院的顶级专家。根据中心和已达成合作的8家三甲医院的约定,顶尖专家的多点执业时间原则上为1天,全部通过网络或电话预约。和常规看病不同,多点执业的医生并不会在国际医学中心诊室里等病人。张澄宇透露,“这里是医生等患者,而不是患者等医生”。如果这个专家没有提前预约的病人,就不会来看病。

“高端”,当然让人联想到高收费或高收入,但在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医疗院长缪晓辉也在向外界释放柔缓的信号,他表示高端并非是将人分成几个档次,“人无高端或低端之分,高端主要应该体现在医院方的管理、技术、服务、设施和环境。”张澄宇则更直言不讳:“我们是问市场要饭的医院,病人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要做好每一个医疗服务。我们的需求需要一个工具来帮忙实现。”移动医疗这项新技术工具理所当然地也成为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一个必要选项。


不过与今年国内医疗市场言必称“移动医疗”不同,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确只是把移动互联技术在医疗过程中当做一个工具在实实在在地使用。这份“觉悟”并不是天然,更像是出于“取悦”的必须。

让病人甘愿在基本医保报销范围之外付出大把钞票?首先就得让他们有被服务的快感。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在病人预约挂号、家属远程探视等方面,移动医疗技术都成为便捷病人的的手段。演讲中,张澄宇就提到了中心利用远程探视系统帮一位聋哑病人实现与家人远程互动的例子。


事实上,高端医疗服务需要“取悦”的对象远不止病人。早在2009年,原卫生部就印发了《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但该政策却一直“叫好不叫座”,“第一执业地点许可”条款被视为改革最大阻碍。沪上媒体有过报道,一些三甲医院负责人坦言,有能力多点执业的医生,大多具备丰富临床经验,医生多点执业,势必分散在第一执业点的精力,临床质量恐受影响。公立医院所谓“不反对、不鼓励”的态度也一直是这些高端医疗服务机构心有戚戚之处。如何让多点执业的医生只用有限的坐诊时间发挥最大功效,尽可能少的触动他们所属的公立医院的利益?移动医疗技术当然是选项之一。张澄宇坦言,基于移动平台的电子签章、远程会诊医院也已经采用。这些技术手段似乎在小心翼翼地提示医生和他们所属的公立医院:我们会把医生尽量多的还给你……


可以想见,高端医疗服务机构与移动医疗作为医疗市场上的新兴事物,短期内当然不会颠覆现有的医疗模式,但不得不承认,看二者如何在探索行业黎明的道路互相搀扶,彼此借力,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