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生集团能不能办成梅奥呢?
三博脑科是由医生集团发展起来的专科医院。 
2015-9-9 13:27:23
0
王建秀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

开门见山,今天我们要谈谈三博脑科。它有什么特别?三博脑科是由医生集团发展起来的专科医院。作为一家民营学院型医院,三博脑科10年打磨临床、教学和科研。10年间,这家医院并没有急于通过资本扩张领地,直到把一家医院做成精品后,才开始布局连锁医院扩张,并谋划在资本市场上的发展。

和现在医生集团不同的是,三博脑科当初选择了更需要耐性的方向——做一家学院型医疗机构。笔者纵观发展历程,它的目标就是像梅奥那样,从医生集团成长为医教研顶尖的医疗集团。在多点执业门槛越来越低的今天,风生水起、博尽眼球和关注的医生集团经营模式如何落地?如何在社会中积累自己的品牌?下面我们就和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院长张阳一起聊聊,也许会给我们一些思考。

从医生集团一路走来,实力与公立医院平起平坐

奇点:现在医院经营情况怎么样?

张阳:医院总投资1.4亿,床位270张。医院以神经外科为主体,有7个神经外科病区、1个神经内科病区、疼痛康复中心及麻醉科、百级净化手术室、层流ICU、神经放射、病理等医技科室。经营方面,医院药占比为16%左右,耗材收入占比为13%左右,50%为疑难复杂及第二次开颅手术,近三年围手术期死亡率低于5‰。2014年,医院手术量是2600余台。人才结构方面,我们硕士以上学历占83%,博士以上学历占40%;中级以上职称占85%,副高以上职称占48%。

奇点:和天坛、宣武同类公立医院相比,三博的收费怎么样?

张阳:整体收费跟天坛、宣武差不多,这边药品和耗材比较低,手术费用比较高。我们也不允许拿红包和回扣,医生的收入都是透明的。

奇点:三博致力于做学院型的医院,临床、教学、科研并重,医院都取得了哪些重要进展?

张阳:在临床上,我们几乎涵盖了各类神经专科疾病,如:癫痫、帕金森病、各种颅内肿瘤、脑血管疾病、小儿颅脑疾病、脊髓脊柱疾病、脑积水、疼痛等,病人92%来自外地。

在教学上,2005年我们就成为首医博士点、硕士点。2006年,三博成为首批卫生部神经外科专科医师培训基地。2007年,我们与天坛医院、宣武医院组建了首医神经外科学院三系。2010年,我们成为首医科第十一临床医学院,成为学校附属医院,2011年又纳入首医护理学院“三博脑科护理系”。这10年里,我们先后拿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国家“863”计划、国家“973”计划及北京市等各类科研项目40多项,成功申请了北京市癫痫疾病临床医学研究重点实验室,在北京市“脑重大疾病研究院”依托的5家医院中,我们是唯一的民营医院。

奇点:前阵子,大家都在传北京三博脑科医院更名为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大家都很关心这件事,这意味着什么呢?医院今年还有哪些较大的动作?

张阳:成为附属医院是去年的事儿了,只是今年才被注意到。这是首都医科大学对三博的进一步肯定,意味着双方医教研合作更加紧密。首都医科大学只有两所直属附属医院,宣武医院和三博脑科,其余均为非直属附属医院。在同等条件下,直属附属医院会在医教研方面有更多优势,学校人才培养方面也按照校本部待遇进行。不过,成为附属医院并不意味着行政隶属关系,三博依旧在经营、资产、人事上保持独立,分管“医教研”的副院长要得到首都医科大学确认,他们具有否决权。我们今年确实有一些不小的动作。8月13日,我们的“北京三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更名为“三博医院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并得到工商部门的核准。

奇点:大学附属医院都是公立医院,从来没想过民营医院也可以成为高校附属医院。

张阳:为什么高校附属医院就是国营医院的专利呢?是否成为学院型医院和国有、民营的经营性质没有关系。第一个要看医院想不想往这方面发展,第二个是要达到附属医院的要求。三博首先达到了首医要求,神经外科就有6个博士生导师,有10多个硕士生导师。第二,我们经过10年发展已经受到了社会认可。第三,我们想探索一个模式:高校和民营企业融合办医的发展模式。首都医科大学的决策层可以说是高瞻远瞩,率先向三博这样符合首医要求的民营医疗机构敞开了大门。不仅扶上马,还送一程,给了三博和其他公立医院一样的科研教学平台和政策,是国内第一个敢名副其实地吃完螃蟹的顶级医学院校。

布局连锁医院又有新进展 创业是慢工细活儿

奇点:接下来想和您聊聊医院的战略以及创业心得。为什么您选择做一个学院型医院,而不去选择做一个临床型、投资收益相对来得快一些的医院呢?打造学院型医院很不容易,需要耐得住寂寞,而且要有基础。

张阳:医教研这条路,我相信是走得通的,我们和梅奥交流,它当初的理想就是发展医教研,这个目标也体现在了logo设计里。

2004年,我们以4000万元的资本创办了三博脑科。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博医、博教、博研”,大家都知道,民营医院最缺乏的是人才,现在如此,更不用说10年前了。没有科研和教学,民营医院就无法自己造血,就没有优秀的人才,更不用说持续发展了。

办院之初我们在技术上还是很有优势的,其实就是现在流行的“医生集团”办医院。我当时是做医疗设备的,有些企业管理经验,但没有医学背景。三位合伙人分别是栾国明、于春江、石祥恩三位神经外科教授,他们三位都是王忠诚院士的早期博士生,熟悉王忠诚院士的都知道,我国神经外科从无到有,都是他的功劳。与他的高徒合作办院,在技术上没有问题,他们当时都是我要好的朋友。我们当时的想法是两个:一是能给优秀的医生搭个平台,二是也能给老百姓多一个就医选择。

在政府支持下,我们租了国有医院100张床位。底线是,不能去搞院中院、承包、合作,这都不行,这都是没有生命力的。办院的理念我们和国际接轨,坚持服务型管理,总经理和院长就是高级服务员。

奇点:三博脑科正在布局连锁医院,现在情况发展怎么样?

张阳:2014年,三博新建了昆明三博脑科医院开业;2015年改制并购的重庆三博长安医院、重庆三博江陵医院开业。2015年5月18日,“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山东协作医院”在山东省交通医院正式挂牌,福建三博脑科也在筹划之中。

奇点:一个医院要想发展好,没有5年、10年是翻不了身的,特别是在社会中积累品牌,能不能分享一些经验?

张阳:没什么捷径,这对医院来说是最大的挑战。我记得我们开业半个月,一共就住了80多个病人,几乎全部满了。但是,我们再发展壮大的时候就碰到瓶颈了,一个很好的神经外科专家,一年也就能做三四百台手术,三个人加起来也就一千二百台。那怎么办?你就得再扩大,一个是扩大床位,一个是汇聚更多的医生,这个时候教学和科研的持续发展就派上用场了。

医院品牌在这个过程当中慢慢积累。原来,吸引病人是靠这几个医生的名气、品牌。后来慢慢积累,现在我们有40%是病人自己来的,他们冲着医院的牌子过来就医。这个时候,医院就进入良性循环了。

奇点:医生创业办医院胜算更大,还是资本办医院胜算更大?

张阳:这两种说法都不太对,事实是,懂资本、做管理的人不懂医疗,更当不了医生;当医生的恰恰又不懂这些,大家必须结合到一起来。就拿我们当时创业来说,我们擅长的是运营管理,就是怎么把医院运营管理好。专家们擅长怎么把医疗做好,把病人这块服务好。

奇点:您对医生创业没有一些建议呢?医生走出公立体制最大的价值在哪里?

张阳:第一点,创业需要全力以赴,尤其是那些要和你一起创业的医生,这样做成功的概率才高。第二,要想清楚自己要什么,考虑好自己创业目标。第三,医生创业必须落地,拥有自己的平台,这是根本之道。第四,社会办医的条件和大环境都很好,不是说没有条件,在医疗领域创业,其实需要耐心,它的建设时间长,回报周期也长。

医生走出公立体制最大的意义在于实现职业化。市场可以客观反映医生的职业价值,医生凭诚实劳动得到阳光收入,这些收入并不比公立医院医生实际收入低。医生还参与了国家医改,为老百姓和社会做贡献,实现了社会价值。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