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药价改革到最后可能只是革了企业的命!
自从发改委价格处发生窝案后,近段时间放开药价管控,启动支付价改革突然间各个层面呼声高涨。 
2014-11-12 14:17:48
0
老坏

本转载自杭州维吉

自从发改委价格处发生窝案后,近段时间放开药价管控,启动支付价改革突然间各个层面呼声高涨,部分媒体大呼支付价改革挽救了医改、挽救了医生等等挽救了一切的虾扯蛋的论调,药招网的业内人士“飞鸟”写文踹了一脚进行了驳斥。

 

维吉郁闷的是部分药企及部分医药协会也在欢鼓放开药价,是否是脑门被夹不得而知。放开药价管制、中国式支付价对药企来说可能是一种更大的灾难。今天维吉主要根据群内业内资深人士『网友老坏』的言论从药企角度进行整理阐述(有授权哦),让药圈朋友共同来思考以及应对,放开药价与中国式支付价的改革是不是真革了自己的命:

 

原来政府定价是由发改委制定最高零售价,也就是所谓的天花板价格,但实际药品销售的价格是经过卫计委招标后形成的价格。本来还有发改委是企业的“爹”,现在连这个罩着你的人都没有了。那么最后销售医疗机构的药品价格完全被卫计委所掌控,通过招标控制价格。招标永远不会被取消,只不过需要厘清招标的主体与方式而已。而卫计委的医改路线就是要降低药品价格。

 

业内专家网友『老坏』谈:“多年来中国药品价格是两种方式管制药价:直接管制和招标管制。前者指四类特殊药品政府定价,医保目录定价,合计2700种,剩下10300种自主定价,但定价方法以成本定价和差比价定价为基本方法。后者包括招采和挂网。两种管制策略最终均以招标形成最后的批发价。现在拿掉第一种,招标形成最后价丝毫未改,不知有何欣喜?”因此发改委放开药价管制后,卫计委的招标只有形式发生改变,但最终的结局是不容乐观,“发改委本来管的就不多,现在就算放了,最后形成的交易价都是要招标的,发改委管与不管都得招。”

 

比如广东的昨日公布的交易规则修改的征求意见稿,虽然原来由发改委制定入市价,现在改为卫计委制定,医保部门审核,部分媒体鼓吹广东放开药价管制,其实“广东的变化简言之,制衡卫计委的力量都没了,更不透明,更糟糕了”,“改了几条规则,增加了可操作性和‘可操作性’,大多数条款更利于降价了,同时给了合理暗箱的渠道”。同时提出“单独定价的品种才是虚高主力,也是治理药价的主要目标,但管制也好招标也好都没有有效制约机制”


那么一旦放开药价管制,可能以医保部门的支付价改革启动,这才是企业的真正命门之处。支付价接手的是医保部门,但医保部门与卫计委的思路比较接近,是如何降低医保支付,换个角度就是说想医保盈余,想给自己省钱,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式的支付价。

 

 “支付价不是团购价,也不是药品的成交价,它本质是支付补偿;社保应该根据自己的资金池,支付能力与支付意愿,制定自己的补偿水哦,体现在药品上,这就是医保支付价。”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医保资金池有100元,中国式支付是想办法只付出60元,盈余40元,那么这40元让企业与患者(参保者)来承担,而本质应该是如何让这100元如何合理公平的补偿给患者,医保支付只与患者有关,与标准治疗费有关!这是一种扭曲补偿。

 

据业内人士透露“支付价研究2014上半年就启动了,各承担单位以高校卫生管理团队为主,临床单位与药学机构很少,估计最后出来的按疗效分组、按成分分组的支付参考价又会是天大的笑话”。同时提出观点:这个分组应该是临床单位、药学单位按统计学抽样完成,再由卫管部门去做价格测算。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并透露最后的支付价会极其低下,惨不忍睹!


那么最后通过极其低下的中国式支付价、通过招标掌控药品招标价格的卫计委、放开二次议价(既然履行招标,二次议价就不应该被允许,二次议价是对招标存在的必要性的直接否定,是一种扭曲的激励机制),这一切都是围绕降低药品价格的作秀式政策线路,医药企业比以往更具竞争更具激烈,到时企业会“横尸遍野”,惨不忍睹!

最后,“离开了还有点同情企业的发改委,接手支付价的医保部门,继续实际掌控药品销售价格的卫计委,同时压榨医药企业与患者的医改路线,作为企业还是好好想想这种改革会否革了你的命”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