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很有文化之:国际医生制造与古巴医疗传奇
据媒体对全球70多个国家进行的医疗体制调查发现,只有古巴实行了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免费医疗。 
2014-12-25 13:39:31
0
Richard & 蘑菇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


据媒体对全球70多个国家进行的医疗体制调查发现,只有古巴实行了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免费医疗。作为中低收入国家,古巴的全民健康状况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本文发表为2012年6月,部分数据并未更新到当下,仅供参考。

 

每天早晨,数以百计身着白大褂的学生从街上一座低矮建筑中涌出,穿越一辆辆马拉货车,然后消失在附近的医院中。

 

这些学生就读于世界上最大的医学院——拉丁美洲医学院(Escuela Latino Americana de Medicina,ELAM)。这家医学院究竟有多大?做个对比就能知道。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有850名学生,哈佛大学医学院有735名*学生。而ELAM的学生规模是上述两家医学院之和的12倍还多——达到了19550人。而且,ELAM的每个学生都享受着全额奖学金的待遇,即便古巴并不富裕。

 

面向110个国家的国际医学院

 

1998年10月,中美洲国家遭遇了飓风米奇的袭击,卡斯特罗派遣了一队医生前往援助。这场飓风造成的死亡人数在几天之内就超过了1.1万人。到达当地之后,古巴的医生发现很多当地人都患有慢性疾病。除了飓风造成的骨折之外,当地人还饱受河盲症以及发育不良的折磨。在类似洪都拉斯莫斯基托海岸这样的地方,这些古巴医生甚至是当地人一生中第一次见到的医疗人员。

 

面对这样的情况,卡斯特罗想到了“授人以渔”的办法:与其让古巴医生无限期地留在受灾区域,不如教会当地人如何给自己看病。

 

于是,卡斯特罗改造了一间位于哈瓦那郊区的海军学院用于培养医生。改造工作进展神速(恐怕也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才能有如此高的效率),最后一批海军学员于1991年1月撤离学校,彻底清空了场地。第二个月,第一批规模庞大的尼加拉瓜籍学员入驻医学院,开始学习。

 

在飓风发生的半年后,ELAM最初的1932名学生开始了为期六年教学项目的学习。劳尔·卡斯特罗(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弟弟,于2008年正式顶替他出任古巴领导人)参加了学校的开学典礼。

 

埃拉迪奥·卡塞尔·加西亚(Eladio Valcarcel Garcia)是这所医学院的创始人之一,他曾经负责帮助之前的海军学校进行管理工作。回想起卡斯特罗和医学院的往事,他说:“卡斯特罗说这是一所为全世界培养医生的学校。他告诉我他不想让孩子们再为战争做准备,而是希望孩子们学会拯救世界的办法。”

 

很快,ELAM迅速扩张,开始在全世界超过110个国家招收学员。从莫桑比克到也门、从柬埔寨到东帝汶,各国青年汇聚于此。数据显示,超过2/3的学生来自贫困农村家庭。而且,学员中还有很多原住民,比如危地马拉的基切人和尼加拉瓜的伊博人。这些学生中的大部分都不能负担医学院的学费。甚至,他们本来没可能接触到医学院教育。

 

但是在古巴,他们享受免费教育。ELAM为他们提供宿舍、每日的基本三餐、教科书以及每个月100比索的生活费。100比索在古巴可以购买一瓶洗发水,或者一罐啤酒。这笔钱相当于3.9美元,也就是一个古巴医生四天的基本工资*。

 

医学院学生名单上有些学员来自古巴的死对头美国。目前为止,已经有67名美国人从这里毕业,另外116人还在就读。加西亚表示,这些学生都来自很少能培养出医生的贫民社区。

 

他表示:“招收美国人和政治无关。不过,他们对我们进行封锁,让我们得不到可以拯救性命的药品。”(根据记者调查,ELAM已经宣布不再招收美国学生,因为美国对古巴采取了禁运封锁政策。)

 

这所学校本来应该在开办十年后关闭,因为最初官方估计那时医学院能够培养出足够多的新医生,以替代学员家乡的留驻古巴医生。不过,随着ELAM不断扩招,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学生都来就读。于是学校关闭的时间也被无限期地推迟了。

 

加西亚表示:“创办这所学校的目的是为了给全人类提供医疗健康服务。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享有医疗保障。所以,我们还要继续为这个目标奋斗。”

“国际医生”成为古巴医疗看门人

 

陈冯富珍博士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她曾点名表扬了古巴的医疗系统,称其为世界的典范。她说:“古巴人民非常幸运。”

 

古巴的人均医生占有量世界第一,大部分居民区还配有本地医疗诊所(local medical consultorio)。这是一种医生办公和生活与一体的设施,医生在楼下办公,并住在楼上的房间里以便随叫随到。(这种局面现在发生了改变,因为很多医生在过去十年中被派驻到了委内瑞拉进行支援活动。)

 

医疗活动更多需要医生亲自问诊,而不是仅仅依靠科技就能得出诊断。当然,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还是核磁共振和实验室化验的费用太过高昂。古巴采用了预防性措施,也就是说古巴人会定期看医生,以免自己患上重病才去就诊。这样做的效果十分显著:古巴是世界上第一个彻底消除小儿麻痹症和麻疹的国家。根据2006年流行病学的期刊,古巴的艾滋病感染率是美洲地区最低的。相比加拿大和美国,古巴的婴儿死亡率更低。同时,古巴的人均寿命达到了78岁,仅仅比发达国家加拿大少了3岁。

 

这一切成就的取得都不是巧合。《拯救苍生:古巴国际国内的医疗健康政策》一书作者朱莉·范斯维尔(Julie Feinsilver)表示,从一开始,菲德尔·卡斯特罗向外派驻医生的策略就使得古巴成为国际医疗大国。

 

1960年,智力遭遇了一场里氏9.5级的地震,此时古巴革命刚胜利一年。尽管动乱使得古巴国内6000名医生中超过半数的人逃离此地,卡斯特罗还是向灾区派去了医疗援助团队。三年后,阿尔及利亚独立导致了一场类似的人才外流风潮,而古巴又为他们提供了56名医生,并前后工作了整整14个月。

 

范斯维尔说:“古巴人相信,在他们革命期间,受到了许多国家的人道主义帮助。所以,他们应该偿还这些帮助。”

 

古巴医生被派往拉丁美洲和非洲国家执行发展任务:帮助安哥拉和埃塞俄比亚进行接种疫苗活动,在南非农村地区出诊,在数十个医生匮乏的国家(比如也门、加纳)开办医学院,安置培训员工。(在加纳,当地报道称本地居民找古巴医生看病的机会远远高于找当地医生看病,因为本土医生太过稀少。)

 

从2006年起,古巴医生通过“奇迹手术”计划帮助220万拉美地区人民恢复了视力。

 

罗伯特·休斯(Robert Huish)是达尔豪斯大学的国际发展专业教授,他曾经在ELAM医学院就读了八年。据他透露,今天,仅仅拥有1000万人口的小国古巴派出援助发展中国家医生的数量已经超过了G8(八国集团,即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及俄罗斯)派出所有医生的数量的总和。

 

古巴目前共拥有6.86万名医生,其中超过20%的人(也就是15407人)正在世界上66个国家执行援助任务。古巴表示,这些医生在过去五十年中拯救了400万人的生命。

 

豪尔赫·胡安·德尔加多·布斯蒂勒(Jorge Juan Delgado Bustillo)医生是古巴医疗合作机构的副主任。在一幅巨大的地图上,他把所有派出医生的国家都插上了古巴的国旗——几乎每一个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都插上了古巴国旗。他说:“我们没有用枪支和暴力战斗。我们用自己的知识和双手帮助其他人。”

 

奇迹的另一面:“医疗外交”还是“职业奴役”

 

大部分与记者交流过的古巴人认为他们的医疗援助活动是一种团结一致的表现。不止一次,有人这样描述:“我们拥有的不多。不过即便如此,我们愿意同他人分享我们仅有的东西。”

 

古巴的医疗团队也会在一些富裕的国家进行工作,比如卡塔尔。在那里,他们每个月的工资是1000美元,这比他们常规的月收入(35美元)高了30倍还不止。不过德尔加多表示,卡塔尔支付的工资中,有40%要上交古巴政府。“在古巴,每一个医学生都能免费享受医疗教育。所以,回馈社会是他们的责任。”

 

这个医疗系统的批评者称这是一种现代化的奴役制度。朱利奥·塞萨尔·阿方索(Julio Cesar Alfonso)医生管理着一家名为Solidaridad Sin Fronteras的组织。这家位于迈阿密的慈善团体帮助古巴医生获得美国执业资格认证。他说,自从2006年布什政府为古巴国际医疗人员开创了一种特别签证项目后,大约800名古巴医生已经从国际援助项目中“叛逃”了。

 

“这些医生工作时间很长,但是工资却很低。与此同时,古巴政府却通过他们的劳动获得了不错的收入。在古巴的医生不会告诉你真相,他们不敢公开谈论这件事。”

 

从古巴获得统计数据十分困难。但是作家范斯维尔估计,古巴的医疗出口收入已经超过了该国21世纪早期的旅游业收入(大约23亿美元)。

 

如果经济收入如此丰厚,那么政治回报必然更加优越。古巴医生为他们的祖国赢得了很多国际同盟,这对于古巴致力于同美国开展长期冷战而言是至关重要的。2012年四月,美洲峰会上的大部分拉丁美洲国家和加勒比地区国家针对美国提出的禁止古巴参加下一届论坛的要求投下了反对票。

 

专家们称这是一种“医疗外交”, ELAM就是最好的解释。大部分接受古巴医生援助的国家把学生送进了这所学校。2004年,巴拉圭总统杜阿尔特表示他不会支持美国新一轮的反古巴运动,因为古巴医生正在他的国家进行医疗援助,而且还有600名巴拉圭学生正在ELAM就读。

1,据哈佛医学院官方网站数据,2013~2014年MD学生为708人,PhD学生815人。

2,据媒体报道,古巴医生月收入已达到67美元。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