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为何没防住MERS
包括香港在内的34个疑似病例,出现在中国的共110个疑似病例都已全部解除隔离,成功防止了疫情发生。而跻身发达国家的韩国为何没防住MERS? 
2015-6-18 11:49:27
0
夏蕊蕊

本文转载自观察者


从上月20日到今天,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韩国MERS病例从无到有,死亡23人,确诊165例患者,隔离人数超过6000人……而传染源,全都可以追溯到从中东地区回国的一名韩国人。相形之下,一名韩国MERS患者经香港进入广东惠州,中国大陆的76个、香港的34个疑似病例已经全部解除隔离,成功防止疫情发生。跻身发达国家的韩国为何没防住MERS?


世界卫生组织也有同样的疑问。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6月8日率团,进驻首尔调查一周。世卫与韩国政府的联合调查组初步分析,之所以“一名患者短时间内感染大量人群”,原因有三个:1,韩国大多数医生不熟悉MERS病毒;2,某些医院疾控措施不尽如人意,急诊室过于拥挤,病房内多床位、多位病人共处一室;3,韩国人喜欢在多家医院就诊、“挑医生”的习惯,再加上亲友探望的习俗,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第一条、第三条理由都有些牵强。如果说,在疫情爆发前,“医生不熟悉MERS”,还有几分道理——毕竟MERS的全称是“中东呼吸综合征”,两年前的一波疫情局限在沙特、阿联酋等中东国家。但是,当5月20日,韩国确诊第一例MERS病例的时候,很难想象当地医生会不知道这种病毒的严重性。


MERS与2003年中国爆发的SARS一样,同属于冠状病毒。MERS的传染率较低,目前还无法确认能否通过空气传播(由于韩国近期连发间接传染病例,人们越来越怀疑存在这种可能性),但致死率奇高,达到40%。可做参考的是,SARS的死亡率不及10%。


而所谓韩国人生病喜欢去多家医院就诊,以及探望病人的习俗,恐怕都不能算错。谁能想到,医院竟成了最危险的地方?


要害就在医院。


目前确诊的154例确诊患者,除了从中东带回病毒的首例患者,以及少数没有查出原因的以外,已知的全都是在医院感染。许多医护人,还有因为其他疾病而在涉事医院治疗的普通病人不幸染病。


以第一轮疫情的中心,京畿道平泽圣母医院为例(最早的41个确诊病例中,有30个来自这里)。该院接收了68岁的首例患者,被他二次感染的26人中,有22人均为其他病房的患者。


第二轮疫情爆发的中心是三星首尔医院。该院是韩国规模最大的院所之一,每天前来看病的人数超过8000人。但截至6月14日,三星首尔医院共有71名患者,超越首例病情爆发的平泽圣母医院。


这家医院的疾控措施问题非常大。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披露,国内疫情连发之际,一名急诊室的护工在出现发烧症状后,竟然还一直在负责从救护车上搬运普通患者!6月13日,这名护工被确诊为第137例MERS患者,与其密切接触者有37名,而与密切接触者使用过同一间病房的间接接触者更是达127人。


医院的传染病防控体系漏洞百出。现在,二次感染、三次感染甚至四次感染(从甲传至乙,乙传丙,丙传丁)都已经出现。已确认的5例“四次感染”病例中,有两个人分别是将第76例患者从三星首尔医院转送至建国大学医院的急救车司机和同乘者。


图:2015年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及死亡个案趋势图


世卫组织针给出的3个理由没有点明政府,但韩国当局此番应对MERS疫情的表现已经饱受国内舆论诟病。


要知道,韩国的医疗水平并不低,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韩国人口预期寿命是82岁,比英国还高一岁,在亚洲地区无疑位居前列。路透社也说,韩国并不缺少病床,从总体看,韩国每1000人的病床数是经合组织(OECD)平均水平的两倍有余。


不过,卫生部门对MERS疫情的严重性,却没有及时认识。据《法制日报》援引韩媒报道,韩国保健福祉部行动缓慢、措施滞后,致使首例患者确诊被推迟了一天半时间,没能在第一时间掐断MERS传播链,贻误了“战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疗负责人表示,“在上月27至28日医院传染管理学会上,专家们一致声讨保健部疾病管理本部应对迟缓”。


5月20日,首例病例确诊后,韩国确定的疫情级别仅是“注意”,一直到6月9日,死了7个人,确诊病例增至95人以后,才上调至“严重”——此时,隔离对象已经近3000人。


一开始反应慢也就算了,疫情爆发后,民众第一时间想知道的问题是“病毒在哪儿”。如果哪家医院风险较高,那普通人至少可以选择不去那里就诊。可韩国政府一直坚持隐瞒收治MERS患者的医院名称,其理由竟是避免给“患者和医院声望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一直到疫情发生的18天后,韩国才公开涉及疫情的24家医院名单,其中出现确诊患者并发生院内感染的医院有6家,确诊患者曾去过、但未发生院内感染的医院有18家。


政府不透明令民众十分不满。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15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只有8.2%的受访者认为韩国政府迅速透明地公开MERS相关信息,有88.6%的受访者对此予以负面评价。


医疗机构、防控体系属于朴槿惠政府可以弥补的方面,而韩国某些“奇葩”患者则令人防不胜防。中国人最熟悉的就是那个执意来华的韩国患者,他在5月16日探望父亲,父亲后来被证实患有MERS,但他没有向医生和政府坦白,且发烧后更未听从医生劝说取消来华出差计划,硬是经由香港进入中国大陆,现在还呆在惠州中心医院接受治疗。


韩国媒体还报道了许多例子:一个医生出现疑似症状后仍参加1500多人规模的大型活动,后来被确诊为MERS患者;一位老奶奶被要求自我隔离,却执意回到全罗北道淳昌郡的家中,后来被确诊,导致附近村庄约200人被隔离;一对理应自我隔离的医师夫妇被发现出国前往菲律宾,并于次日回到韩国……


直到16日还有一条来自《韩国先驱报》的消息,不妨大段引用:韩国第141名MERS患者,曾在5月27日前往三星首尔医院,从6月9日开始出现发烧、咳嗽、头晕等症状。他3天后打电话通报江南区一间保健所,当局随即派救护车到住处,但这名男子却自行搭出租车到西福兰斯医院,没想到到院后又拒绝检验,引起一阵骚动。好不容进行检验后,男子在隔离病房等候结果期间突然拿下口罩,声称如果自己真的染上MERS,就要传播给所有人,最后打破病房门锁,自行搭乘出租车回家。由于初步化验显示呈现阳性反应,当局多次致电他及其家人,并警告若拒绝治疗将出动警察押送,这名才同意坐救护车到首尔医院……


“如果朴槿惠总统这几天睡不好觉,那没人会觉得奇怪。”韩国《朝鲜日报》16日评论说。多家民调机构调查显示,朴槿惠支持率跌至四成以下。MERS病毒潜伏期被认为有14天,迄今为止,确诊病例仍在持续发生,未来还有一段难熬的日子等待着她。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