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上半年制药行业十大并购交易
虽然辉瑞(Pfizer)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大交易最终没有完成,但毫无疑问,对于制药行业来说,2014年上半年是个并购大年。据EvaluatePharma,六个月里宣布的交易价值总计873亿美元,已经超过了2013年全年。 
2014-10-31 11:34:06
0


虽然辉瑞(Pfizer)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大交易最终没有完成,但毫无疑问,对于制药行业来说,2014年上半年是个并购大年。据EvaluatePharma,六个月里宣布的交易价值总计873亿美元,已经超过了2013年全年。

 

今年第二季度制药行业共宣布了价值500亿美元的交易,排除掉特大交易(交易额超过1000亿美元),是自2007年以来交易金额最大的一个季度。目前,还有不少交易正在谈判中,而且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2014年很可能成为一个创纪录的年份。

 

交易的一个主要驱动力是美国公司希望迁至海外,以规避本国的高税率。这一做法已经得到了投资市场的广泛赞许,但却遭致政治家日益增添的怒气。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因素,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因素,一些公司收购的目的是出于多种因素的综合考虑,包括扩大产品线等,但无疑避税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以至于美国财政部采取措施设法遏制。

 

新税法出炉直接导致多个交易半途而废,比如艾伯维(AbbVie)和夏尔(Shire)价值540亿美元的税收倒置交易。当然,可能还有更多正在谈判中的、还未宣布的、甚至是刚刚开始接触的交易胎死腹中。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第二季度创纪录的高交易额中并没有包括今年最大的一宗交易:阿特维斯(Actavis)250亿美元收购森林实验室(ForestLaboratories)。在今年上半年最大的十笔并购交易中,森林实验室出现了两次,从中可以看出制药行业专注于专科药物和中等规模的交易。

 

第二季度最大的一笔交易是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和诺华(Novartis)价值231亿美元的资产互换交易。总体上,该季度一共宣布了8笔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交易。

 

反观2011年,全年只有9笔交易跨过了10亿美元这道坎,2010年只有8笔。去年宣布的交易中,共有16笔交易金额超过10亿美元。而截至今年7月,宣布的已经有14笔了。

 

制药行业近5年的并购交易

交易宣布年份

交易规模(亿美元)

交易数量

2014上半年

873

91

2013

793

179

2012

432

186

2011

552

191

2010

711

191

2009

428

168

 

回顾历史,2006年也是一个交易大年。排除特大交易,当年的交易价值总计10007亿美元。在这一年里,拜耳(Bayer)收购了先灵(Schering),强生(Johnson & Johnson)收购了辉瑞的消费者产品业务,德国默克(Merck KGaA)将雪兰诺(Serono)收入麾下,这些都是价值100亿美元以上的大交易。

 

展望剩下的半年,艾伯维和夏尔已经分手,能超过100亿美元的交易只能指望Valeant和艾尔建(Allergan)了。不过,即使今年没有交易能达到这个级别,就整体交易金额来说,今年还是很有可能打破2006年的记录。

 

1.阿特维斯/森林实验室

交易金额:250亿美元

交易状态:已结束

 

阿特维斯今年2月宣布将以250亿美元收购森林实验室。这是该公司CEO Paul Bisaro近年来精心策划的一系列收购案中的最大一起,也是自与华生制药(Watson Pharmaceuticals)合并后唯一的一笔针对仿制药企的收购交易。

 

几年前,当时还是华生制药CEO的Bisaro开始大举整合公司的仿制药业务,专注于刚刚失去专利保护的重磅药,以解决公司增长速度放缓的问题。同时,Bisaro率领华生制药进军利润更高的品牌药业务,以弥补仿制药业务利润较低的缺陷。

 

他首先将华生制药与另一家仿制药公司阿特维斯合并,并使用后者的名字为新公司的名称。接着他开始一系列的收购活动,其中包括去年85亿美元收购爱尔兰公司华纳奇考特(Warner Chilcott),获得了后者的女性药物产品线。

 

现在,阿特维斯又收购了森林实验室,获得了一些稳定的品牌药物,包括抗抑郁药Viibryd和降血压药Bystolic。另一方面,激进的投资者Carl Icahn最终选择出售森林实验室,并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然而这笔交易进行的并不如人意。5月份,森林实验室承认它已经花钱摆平了股东,相信森林实验室已顺利成为阿特维斯的一员。

 

2.葛兰素史克肿瘤业务/诺华疫苗业务(流感疫苗除外)


交易金额:疫苗业务—70.5亿美元;肿瘤业务—160亿美元

交易状态:进行中

 

4月份两个行业巨头诺华和葛兰素史克之间的交易包括三个部分,价值数十亿美元。交易各方通过交易抛弃了运营不佳的业务,对优势业务进行了加强。

 

诺华将除流感疫苗外的疫苗业务出售给了葛兰素史克,本周又把流感疫苗业务出售给澳大利亚公司CSL。诺华终于对2006年收购Chiron而获得的疫苗业务说再见,同时给该业务的领头羊默沙东和赛诺菲(Sanofi)留下了相当大的一块空间。这笔交易的关键是Bexsero,这个乙脑疫苗已经获得了欧盟的批准,正在等待FDA的最终决定。同时,葛兰素史克表示,收购诺华疫苗业务后,可以将公司现有业务收入提升14%。

 

相对应的,葛兰素史克将肿瘤业务反手给了瑞士公司诺华,加强了后者的肿瘤产品线,特别是黑色素瘤药物。这比诺华剥离疫苗业务更值得关注。毕竟,近期葛兰素史克在肿瘤药上取得了一些成就,包括已经获得批准的黑色素瘤药物Tafinlar和Mekinist。但是葛兰素史克的CEO Andrew Witty认为,这些药物长期回报有限,而出售可以在短期内获得现金。Witty承诺,160亿美元现金将支持该公司40亿英镑的股东回报计划,并帮助公司专注于核心业务。

 

此外,两家公司将各自的消费者保健业务合并组建一家合资公司GSK Consumer Healthcare,明年正式成立。这家公司的年销售额将达到100亿美元,成为该领域的全球老大。从公司名称就可以看出,葛兰素史克将拥有控股权,占63.5%股份。合资公司将拥有一些大品牌,如诺华的止痛药Excedrin和葛兰素史克的戒烟药Nicorette和Nicoderm。

 

3.拜耳/默沙东消费者保健


交易金额:142亿美元

交易状态:已结束

 

拜耳公司的CEO Marijn Dekkers不止一次地说过,拜耳的目标是成为全球非处方药的领导者。所以,当默沙东准备加入大药企的瘦身活动时,拜耳公司立即向他抛出绣球。

 

但其他公司同样也对默沙东的消费者保健部门表示出了兴趣。在赛诺菲推出竞争后,较量发生在拜耳和利洁时(Reckitt Benckiser)之间。一场激烈缠斗后,利洁时意外退出,拜耳成功地获得了默沙东的这块资产。

 

很多人预测,作为交易的一部分,拜耳会把旗下的动物保健业务转手给默沙东,因为默沙东的CEO Kenneth Frazier曾表示动物保健是公司希望加强的业务。但是,事实是,两家公司宣布在心血管药物上合作,共同开发和销售可溶性鸟苷酸环化酶(sGC)调节类药物,其中包括拜耳公司的新型肺动脉高压药Adempas。

 

对拜耳来说,默沙东的这块业务去年的销售额为22亿美元,按2013年的销售额计,合并后公司的非处方业务(消费者保健)可以达到74美元的销售额。预计明年,这个数字可以排到全球第二,而第一名应该是前面提到的诺华和葛兰素史克成立的消费者保健业务合资公司。

 

4. Mallinckrodt/Questcor制药


交易金额:56亿美元

交易状态:已结束

 

去年Mallinckrodt从医疗器械公司柯惠(Covidien)分拆出来,成为一家独立的制药公司。该公司的CEO Mark Trudeau希望能够减少新公司对医学影像产品的依赖,并决定向专科药方向发展。今年2月,Mallinckrodt收购了Cadence制药,后者的疼痛药物正增长迅速,年销售额达13亿美元。一个多月后,该公司再度出手,以56亿美元收购了另一家专科药公司Questcor。

 

Questcor的自身免疫病药物H.P. Acthar凝胶是全球最昂贵的药物之一。不仅如此,Questcor还在药物定价上有着丰富的经验,虽然这一点备受争议。2001年,当Questcor从当时的赛诺菲安万特(Sanofi Aventis)购买这个来自于猪垂体腺的激素类药物时,它的售价是每瓶40美元。到2007年,Acthar凝胶的价格已经飙升至每瓶2.3万美元,去年继续上涨9%达到每个疗程20.5681万美元。这个价格使Acthar凝胶名列全球最昂贵药物排行榜第5名。2013年该药创造了7.6亿美元的销售额,比上一年增长了50%。

 

这些伎俩也使Acthar凝胶受到了业内关注。2012年监管部门对其营销行为进行了调查,而最近的研究发现,近3年该药物有3100例相关的不良事件报告,其中包括20例死亡。一些投资者还试图卖空该公司股票,但Mallinckrodt成功地进行了56亿美元的收购后,这些投资者损失惨重。

 

5. 礼来/诺华动物保健


交易金额:54亿美元

交易状态:进行中

 

礼来(Eli Lilly)每年都在动物保健领域进行一到两次小收购以加强这块业务。今年4月,该公司以54亿美元收购了诺华公司的动物保健业务,使得礼来的动物保健部门Elanco一举从该行业的中游跃升至全球销售额第二的位置。

 

对于诺华来说,这是出售疫苗、动物保健,收购葛兰素史克肿瘤业务这笔大交易中的一环,诺华籍此将注意力集中在核心业务上。对于礼来来说,通过收购进一步扩展动物保健业务,保证其稳步增长。去年,Elanco年增长率6%,超过公司总收入2%的增长率。

 

去年,诺华动物保健部门的年销售额为11亿美元,礼来的Elanco年销售额22亿美元。增加了诺华的业务后,Elanco的业务扩展到宠物和猪两个市场。今年2月,礼来已经收购了私有公司Lohmann Animal Health,交易金额不详,这家被收购的德国公司专注于禽疫苗。

 

6. 默沙东/Idenix制药


交易金额:38.5亿美元

交易状态:已结束

 

默沙东收购Idenix制药这一交易的背景是吉利德(Gilead Sciences)的丙肝药Sovaldi获得了巨大的成功。Sovaldi不仅是第一个上市的新型丙肝药物,而且可以在12周治愈患者,避免之后潜在的肝移植风险,为行业树立了一个标杆。特别是某些丙肝亚型可能只需要8周就有可能治愈。

 

一些分析师认为,默沙东花了38亿美元这么一大笔钱收购Idenix,说明该公司的CEO Ken Fraser对自己的丙肝产品是否在疗效上能够与Sovaldi一较短长心存疑虑。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Michael Yee在这笔交易宣布时告诉他的客户,默沙东手里没有一个产品可以像吉利德的产品那样在8周治愈丙肝。所以,虽然Idenix的药物还需要有好几年才有可能获批,但默沙东仍旧出售收购了这家公司。

 

默沙东的研发负责人 Roger Perlmutter也间接地表达了同样的事实,不过态度更加积极,“Idenix的在研丙肝药物是我们正在开发的药物的很好的补充,将帮助我们开发出一个高疗效的、每日一次、全口服、不含利巴韦林、适合各种基因型、疗程尽可能短的药物。”

 

当前,默沙东、艾伯维和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都在积极开发全口服、无干扰素的丙肝制药药物,试图挑战Sovaldi。但吉利德继续领先于对手,本月Harvoni获得FDA的批准,Harvoni是包括NS5A抑制剂ledipasvir和Sovaldi的复方。

 

ISI集团分析师Mark Schoenebaum在致投资者的报告中支持吉利德的说法,很多接受Harvoni治疗的患者并不需要完成12周的疗程就可以达到治愈。疗程长短也是评价丙肝药物竞争力的一个指标。Schoenebaum说,虽然推荐的疗程是,无肝纤维化(初次接受治疗和再次接受治疗)的患者12周,肝纤维化患者24周,但是实际上45%的患者可能只需要接受8周的治疗就可以了,这样费用只需6.3万美元,比起标准疗程的9.3万美元便宜了不少。

 

7. 雀巢/高德美


交易金额:36亿美元

交易状态:已结束

 

在收购专家Valeant的带领下,过去几年制药行业出现了不少针对皮肤科产品的收购交易,雀巢(Nestlé)收购高德美(Galderma)就是其中一个。高德美是雀巢和欧莱雅(L'Oreal)的合资公司,双方各占50%的股份。欧莱雅将所持高德美50%的股份出售给雀巢后,雀巢公司将完全控制这家皮肤科产品公司。当前,高德美占有全球皮肤科市场接近7%的份额。

 

雀巢将收购后的高德美整合进公司新创建的名为雀巢皮肤健康(Nestlé Skin Health SA)的子公司。其中包括高德美的痤疮和银屑病药物,以及雀巢公司原有的皮肤科处方药、非处方药和防晒产品。

 

但是,虽然高德美在皮肤科市场占有相当的市场份额和一些著名品牌,但是在收购时该公司的增速已经放缓。预期销售额的年增长率为3.9%,比起前几年的10%下降了不少。雀巢公司需要利用其全球营销手段扩展销售,以应对该公司持续低迷的包装食品业务。

 

8. 太阳制药/兰伯西实验室


交易金额:32亿美元

交易状态:进行中

 

虽然这笔交易被称为太阳制药(Sun Pharmaceuticals)和兰伯西(Ranboxy Labortories)之间的交易,但实际上是印度的太阳制药和日本的第一三共(Daiichi Sankyo)之间达成的协议,因为2008年第一三共斥资46亿美元控股了兰伯西。第一三共控制兰伯西后不久,兰伯西就连续遭遇FDA的进口禁令,现在它的4家工厂的产品都被禁止销往美国。

 

太阳制药全股票收购兰伯西后,将成为印度最大的制药公司,第一三共在交易完成后将拥有9%的太阳制药股权。这笔交易宣布时,Jefferies的分析师Naomi Kumagai告诉路透社,“这不是退出,这是所有权的转移。另外一家公司接管了这家有一堆问题的公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应该是件好事。”

 

太阳制药的总裁Dilip Shanghvi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在美国市场寻求更大的市场份额,兰伯西将帮助他做到这一点。兰伯西有很多首仿药,比如诺华的心脏病药物代文(Diovan)和阿斯利康的胃病药耐信(Nexium)。但是,因为监管方面的问题,没有办法正常上市。交易完成后将加强太阳制药在全球制药市场上的地位,太阳制药将成为印度最大的制药公司,美国市场销售额最大的印度制药公司以及全球第五大仿制药公司,年销售额42亿美元。

 

Shanghvi承诺,刚开始他会把精力集中在兰伯西工厂的cGMP认证以及解决其与FDA的麻烦上。预计交易将在今年底完成。

 

9. 森林实验室/Aptalis


交易金额:29亿美元

交易状态:已结束

 

森林实验室需要提升销售,帮助其从重磅药抗抑郁药物Lexapro专利过期的损失中恢复过来。它手头有一个精神病候选药物卡利拉嗪(cariprazine),但去年底FDA拒绝了这个药物的上市申请,因此不会很快上市。

 

该公司新的CEO Brent Saunders明白这一点。所以他选择收购Aptalis,希望能够籍此将公司2015年的销售额提高至7亿美元。另外,公司在美国有强大的胃肠道药物产品线,囊性纤维化药物在欧洲市场也有相当的话语权。

 

这笔收购还未降低成本带来了更多的操作空间。去年晚些时候,森林试验室宣布5亿美元的削减成本计划已经进行了一半。Saunders称计划两家公司合并后可以砍去1.25亿美元的成本,希望能因此平息投资这的担忧情绪。

 

不过实施情况是,投资者没有必要继续担心了。仅仅一个月后,森林实验室与阿特维斯达成协议,后者支付250亿美元收购了这家公司。森林实验室的控制人Carl Icahn净赚17亿美元,他称这笔交易“对于森林实验室的所有股东来说是个巨大的胜利”。

 

10. 雅培/CFR


交易金额:29亿美元

交易状态:已结束

 

如果你辛辛苦苦为追求数月的对象最后离你而去,你会怎么做?CFR制药的选择是,把自己卖给雅培(Abbott)。

 

与南非公司Adcock Ingram的并购交易失败后不久,智利制药公司CFR选择加入分拆后的雅培。这笔交易对于雅培的重要意义在于,进入快速增长的拉美市场。

 

雅培看到了新兴市场的力量,CFR有超过1000种药物。收购CFR后,公司在拉美市场的销售额将为翻番,预计2015年将为其增加9亿美元的收入,并使年增长率达到两位数。此外,雅培还获得了CFR在智利、哥伦比亚、秘鲁和阿根廷的研发和生产设施。

 

交易宣布时,雅培表示,它将通过购买CFR的控股公司间接拥有CFR大约73%的股权,并用现金购买所有流通股。预计两个步骤加起来共需29亿美元,雅培还将承担另外4.3亿美元的债务。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