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余可谊:暴力伤医该咋办
医院暴力问题实质上是医院管理问题,从更大的层面上看,是社会管理问题。 
2015-7-21 12:31:49
0
商旸

本文转载自人民日报

最近,多地发生医院暴力事件。医暴顽疾,久治不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北京协和医院骨科医生余可谊就这些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图:北京协和医院骨科医生余可谊

医暴伤害的只是医生吗?


影响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公众也是受害者


在公众的意识里,伤医事件似乎与自身无关,如何看待这种旁观者心态?


余可谊:医院暴力是没有底线的,既然是暴力,对象就不分男女老少;既可以袭击医生、护士,也可以袭击医疗场所内的其他人士,如病人、病人家属;可以发生在最基层的诊所、卫生院,也可以发生在最负盛名的大医院;可以在公立医院肆虐,也会在私立医院屡屡发生。


有人惊诧于部队的高级医院也沦陷于医院暴力之下,这里面有两个认识误区:一是仅仅把殴打、杀害等性质比较严重的暴力事件才视作医院暴力,而实际上医院暴力包括任何形式、任何途径的语言辱骂、威胁、攻击,我不相信之前没有人辱骂过这些医院的护士;二是高级医院、高级大夫可以免受医院暴力的袭击。我可以肯定地说,在当今的中国,别说是医生护士,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是医院暴力的受害者。


毫无疑问,医生、护士是暴力伤医首当其冲的直接受害者,越是基层医院,得到的保护越少。


不过,社会大众应该意识到自身也是医院暴力的受害者。医院暴力干扰医疗机构正常秩序,会影响到医疗系统的服务供给能力,造成医务人员普遍的职业倦怠和不安心理,最终影响到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


站在医生的角度,怎么看待暴力伤医?


余可谊:医院暴力是工作场所暴力的一种形式,受害者可以是医疗场所内任何一位人员。如果对医院暴力行为采取姑息态度,按照“破窗理论”,这种纵容会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曾经有国家在关于工作场所暴力的预防指南中指出,如果可以确定工作场所存在暴力的危险因素,那么雇主采取适当的防范措施就可以预防暴力的发生或者将伤害降低到最低程度。


在目前的大环境下,医院暴力事件此起彼伏,表现形式和恶劣程度具有偶然性,但并非不可预防,至少我们的目标应该是降低医院暴力的发生率、减少严重事件导致的重伤和死亡率。


基于这个目标,应该对医院暴力采取零容忍。这种对策并非是以暴制暴,也并非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暴力发生时的应急处理,而是采取预防为主的措施,将恶性事件化解在早期,从制度上保障医生、护士的人身安全。


如何撑起护医安全网?


医院和卫生部门应提供足够保护


面对医院里的暴力,医生希望医院做什么?


余可谊:有人说,医院暴力零容忍只是一个口号,并无实际作用。确实,如果只是医生呼吁对医院暴力零容忍,更像个口号。那么问题来了,实施“医院暴力零容忍”的主体是谁,是医生吗?显然不切实际。医院暴力问题实质上是医院管理问题,从更大的层面上看,是社会管理问题。


作为医护人员,我们不奢求医院暴力的零发生,但我们可以要求医院和卫生管理部门给予我们足够的保护,这是他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从现有的人事制度来看,公立医院的医生是医院的雇员,更是国家体系中的干部。他们是广义上的政府雇员。于情于理,医院和政府管理部门对医院暴力问题的解决负有责任。英国国家卫生系统对医院暴力有公开的零容忍宣言,正告患者应给予医生尊重和尊严,不容忍对医务人员的暴力,不希望医护人员受到任何形式、任何途径的语言辱骂、威胁、攻击。


患者应该给予医生应有的尊重,但这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前提:医生首先给予患者负责任的治疗?


余可谊:医院暴力零容忍在时下的中国仍是超前的理念,若没有社会大众的广泛支持,必将举步维艰。


而医院暴力零容忍要想得到社会大众的理解,对于医务人员来说,当然不是无条件的。作为医者首先得真心实意、用专业的知识和素养给患者服务。如果对患者漫不经心,在当前的社会形势下,实际上就是置自己于危险的境地,甚至危及同事。可以说,对病患尽心尽力虽然不能保证一个医生免受医院暴力的袭击,但仍然是医生个体能够采取的最有效的预防措施。


美国一家医院的急诊科在医院暴力零容忍的警示中,首先承诺医生为患者和家属提供充分的照料,同时要求患者在医疗过程中不得有任何辱骂和暴力行为。


治医暴有没有特效药?


建立报告制度和警报系统,改进医院服务质量


对治理暴力伤医,有何建议?


余可谊:首先建立最基本的两项制度:医院暴力事件的报告制度和针对医院暴力的医院警报系统。


如果把医院暴力视作一种社会疾病,它已不是一种罕见病,而是一种常见病。如果没有最基础的医院暴力事件报告制度,任何管理措施的改进都无法评判效果。这容易给少数医院管理者一个懒政的借口,不公开、不透明,所以也就不负责任。


针对医院暴力的警报系统和安保系统应该成为医院的基本设施,这应该成为考核医院管理水平的重要指标。


其次,呼吁限制、禁止醉酒人士进入医院。


对于醉酒的患者,医院应有合法的权利在诊治过程中予以人身限制和镇静处理,以防止其攻击现场的医务人员、其他病人和家属。医师协会等行业组织应推动这项措施的标准化流程制定并予以推广。对于醉酒的陪伴人员,医院也应该有权利拒绝其进入,并有相应的保安、警力来执行上述措施。


醉酒人员在医院急诊室属于高危因素,我们应该像禁止酒驾一样防止他们伤害其他人和自己。换句话说,假如医院不对醉酒人员及其陪护人员采取合理应对措施,实际上是一种不负责任,既置医生、护士及周边人员于危险境地,也让这些在医院醉酒闹事人员事后追悔莫及。


急救中心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受到伤害的情况很常见,可以尝试将120与110、119等应急电话合并联动,在急救团队中配备警力或者防暴器具(如警棍),或者招募退伍军人、武警参加急救团队,或者对急救工作人员进行防暴培训,学习一招制敌的防身术。


当然最根本的,是要改进医院服务质量和服务流程。医生应该避免去激惹已经气愤不平的病人,以防止自己成为怒气宣泄的对象。更多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是用自己的专业素养化解病人的怒气。


还有一些细节也会起到很好的作用。譬如在门诊,让病人和医务人员分流,设置专门的医务人员过道;在住院部,医生的办公室与病房分开,办公室配备很好的门禁系统。


暴力让医生很受伤

2014年,医疗纠纷下降8.7%,涉医违法案件下降10.6%


打击涉医犯罪公检法齐上阵


暴力,让医生很受伤。保障医生合法权益,维护正常医疗秩序,应该成为社会共识。


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张雁灵呼吁,司法机关对伤医的犯罪分子一定要从严、从快、从速严惩。


国家卫生计生委宣教司司长毛群安表示,针对暴力伤医事件,各地应进一步加强平安医院建设,以人防为保障,物防为基础,技防为核心,及时消除医院安全隐患,增强医院自防自护能力,尽量预防和减少发生在医院内部的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保护医患双方合法权益,维护正常诊疗秩序。


为遏制暴力伤医现象蔓延,相关管理部门也在积极行动。自去年以来,人民法院会同相关部门综合施策,齐抓共治,一手抓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一手抓医疗纠纷多元处理机制,积极推动创建平安医院活动。通过各方努力,医疗纠纷有所减少,涉医违法犯罪的高发态势得到有效遏制。去年以来,全国法院共受理医疗损害赔偿案件26962件,审结23001件。


公安部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要始终坚持零容忍,依法严厉打击各种侵害医务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进一步加强对医院安全保卫工作的检查指导,切实维护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坚决遏制侵害医务人员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


为了有效遏制涉医犯罪的高发态势,检察机关主动加强与相关部门沟通协调,对于重大涉医犯罪案件加强法律监督。有的检察院建立了涉医违法犯罪案件快捕快诉办案机制,开设绿色办案通道、指定专人办理、成立专业办案组,加大对涉医违法犯罪的处置力度。


今年6月24日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草案》首次将“医闹”行为列入修改的范围。


同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检察机关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的有关情况,最高检新闻发言人肖玮表示,检察机关高度重视维护医疗秩序、打击涉医违法犯罪工作,积极履行批捕、起诉等检察职能,坚决依法严惩暴力伤医犯罪,全力保障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


据相关部门统计,2014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量达76亿人次,比上年增加3亿人次,而同期医疗纠纷下降8.7%,涉医违法案件下降10.6%。总体上,各地医疗秩序明显好转,医患双方满意度有所提升。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