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谢幕:日本诺奖得主辞职另有隐情?
3月31日,“诺奖”得主野依良治正式辞去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理事长一职,结束了对这所顶尖研究机构十余年的掌管。外界猜测,其辞职是为小保方晴子“万能干细胞论文造假”事件担责,但有内部人士认为背后另有原因。甚至有人表示,依这位“皇帝一样”的理事长的性格,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而对其主政期间的理研所,各方评价同样褒贬不一。野依良治离开舞台,他究竟留下了哪些耐人寻味的故事? 
2015-4-2 10:40:02
0
彭云

本文转载自赛先生

2015年3月31日,“诺奖”得主野依良治(Ryoji Noyori)正式辞去他连任三届的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下称理研所)理事长一职,结束了对这所日本顶尖研究机构长达11年6个月之久的掌管。

过去一年,因为沸沸扬扬的小保方晴子“万能干细胞论文造假”事件,作为理研所的掌舵者,76岁的野依良治屡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不时向公众鞠躬致歉。2015年3月初,媒体传出野依良治因年龄原因将辞去理研所理事长一职,随即便有猜测认为,他的辞职是为“万能干细胞论文造假”事件担责。

对此,理研所相关人士曾回应《赛先生》,其辞职原因为野依良治个人隐私,无法告知也无法评价。3月23日,野依良治在新闻发布会上同样强调其辞职为个人原因,不便告知,并一再表示自己的辞职并非为“万能干细胞论文造假”事件负责。

不过,《赛先生》接触到的部分理研所相关人士认为,“万能干细胞论文造假”事件仅仅是野依良治辞职缘由之一,有人称:“他在理研所像是皇帝一样,而且没有规定退休的年龄,以野依良治的性格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争议中离开舞台

坐在理事长的位置上,野依良治手中握有许多权力。虽然在此任“一把手”十余年,但很多工作在理研所的人表示,他们对野依良治的了解并不多。

熟知野依良治的理研所研究员曾向日本媒体直言不讳:“虽然野依先生34岁就顺利当上了教授,但他为人比较有激情、傲慢。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比较怕他,一有不顺他意的事情,他就会大呼小叫发脾气。”

也有理研所工作人员告诉《赛先生》,虽然很少单独和野依良治接触,但“理事长是一个很注重排场的人,每次出行,身边都会跟上许多随从和秘书。”

事实上,在“万能干细胞论文造假”事件使得理研所陷入泥沼之前,野依良治基本是以优秀化学家、理研所理事长等正面、光辉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不过,理研所“万能干细胞论文造假”事件也并非让他首次因负面消息而引发媒体关注。

2002年,日本媒体爆出时任名古屋大学教授野依良治没有申报2000年之前的7年间,总计约3200万日元(按当时汇率折合24.6万美元)的个人收入应缴纳税款。

野依良治当时回应媒体称:“我不知道如何申报我的海外收入。我也不能确定学院奖金是否应该缴税。我获得的报酬经常以机票、酬金和旅游费用的形式来支付,所以我不知道如何来处理这些事情。”

最终,野依良治向日本名古屋地方税务局缴纳了1500万日元(按当时汇率折合11.5万美元)的个人所得税,其中包含了相应罚款。对此,有知情人向《赛先生》评价道:“该罚款数额很高,是很严重的惩罚,属于针对情节极为恶劣的案件的处理方式。”

时隔十余年,再次被媒体镜头聚焦的野依良治在3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情僵硬。当天,他对“万能干细胞论文造假”事件一再作出解释,坚定地回答称事件责任人为研究者小保方晴子,强调“实现在本年度内的改革事项是其自身的责任”,同时警醒要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无视纳税者,全部责任都推卸给研究者。野依这个人,是不符合条件的高层管理人员。” 理研所原高级研究员石川智久教授在其Facebook上评价道。石川智久在去年3月离开理研所,现为某个性化医疗支持组织的理事长。2015年1月26日,石川智久向当地警方对小保方晴子提起刑事诉讼,称其私自窃取实验室ES细胞。

4月1日,理研所将迎来新任理事长,同时理研所的身份也将改为国立研究开发法人。《赛先生》获悉,新理事长为京都大学前校长、空间等离子物理学家松本纮(Hiroshi Matsumoto)。

“日本理化所不会发生巨大的改变。”日本政策研究学院科学政策专家角南笃(Atsushi Sunami)接受《自然》杂志采访时表示,他担心松本纮是否拥有野依良治一样的激情以及对研究所和日本科学界的领导能力。“松本纮当然会主张改革,但他没有与野依良治相当水平的领导能力。因此,我们拭目以待,看看他如何领导日本理研所进入一个组织改革的新阶段。”

新理事长到来的同时,理研所也将推出新的组织改革方案。野依良治对外称,这是自己辞职的契机。“截至2015年4月1日,理研所改组为国立研究开发法人。经过文部科学省的同意后,我决定利用这个机会离开理研所理事长的职位。于2015年3月31日正式离任。“野依良治说。

不过,新任理事长的改革前景似乎并不被看好。曾任职于理研所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并不持乐观态度。“松本纮已经70多岁了,理研所由野依良治建立的文化已经根深蒂固,他很难在短期内改变什么。”

而对于野依良治,普遍的看法是“他年事已高,估计会慢慢的消失在历史的舞台了。”

背影远去,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他是如何走到舞台中央。

持之以恒的“不死鸟”

“要有好奇心、热情并持之以恒,这样才能成为好的科学家。”这是野依良治眼中好科学家成长的必要条件。作为一名化学家,野依良治自身的经历足以证明这句话有着无可辩驳的正确性。

野依良治出生在兵库县,曾经在日本国立神户大学附属小学、私立灘中学两所精英学校就读。在朋友眼中,他幼时比较顽皮,喜欢棒球和麻将。不过,后来他爱上了有机化学,并常说“有机化学比打麻将有意思”。

野依良治从小受父亲影响较深。他的父亲是一家日本民营化工企业研究所的所长。12岁那年,父亲带他去参观日本东丽公司的新品展览会。展会上,他看到了一种合成的黄色尼龙丝,产品介绍人告诉他:“仅仅用煤炭、木料和空气就可以制造出尼龙这种新型材料,它比丝绸还要薄,但是却比钢丝绳还要坚固。”

“化学真是太奇妙了!“年少的野依良治被震惊了,从此开始着迷于化学,立志要成为一名化学家。后来,他考取了京都大学工业化学系。

野依良治对于化学的热爱和钻研精神,让他有过“不死鸟”“魔鬼”等外号。实验中意外爆炸让他受伤,即便缝了数针,野依良治仍然坚持到实验室工作;他在自己的婚礼上迟到一个小时,并且穿着实验室白大褂现身;在实验室通宵达旦工作更是家常便饭。

对化学狂热的野依良治非常执着。研究“不对称合成反应”,他坚持了整整6年(1974~1980年)。早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科学家威廉·诺尔斯就发现可以利用过渡金属制造手性催化剂,这种催化剂能通过氢化反应过程,产生具有特定形态的手性分子。在威廉研究的基础上,野依良治开发了性能更为优异的催化剂——BINAP,同时,新催化剂的氢化过程更经济、环保且易于工业化。他的研究成果被运用到了医药、香料、调味料等化工领域。

在日本成溪大学教授岛原健三看来,野依良治能够在“不对称合成反应”的研究中埋头苦干6年,也受益于当时良好的科研环境。“野依之所以能够把这种设想用于他的划时代的发现中,是因为他们能够坚持长达6年没有成果的研究。野依所具有的这种持之以恒的研究态度是值得赞赏的,但同时不能忽视的是,作为研究室的负责人,他拥有能够允许进行6年试错研究的地位。”

岛原健三在与北京化工大学教授张明国共同发表的《日本化学家获诺贝尔奖的社会背景》一文中总结道:“野依主张,不要只要求研究者在短时间内取得成果,而要为他们提供能够长期埋头开展科学研究的场所。”

野依良治说,他在研究中之所以选择BINAP作为催化剂,是因为“被这种物质分子的美丽的结构形状所吸引” 。

“他想说的是,他并非仅仅根据理论思考来选择BINAP,而是让感觉也在其中发挥作用。就是说,他所具有的优秀的‘意外发现’能力,在其科学发现的深处发挥了作用。”岛原健三如是解释。他认为,当时的日本政府实施了尊重个性、发挥个人能力的教育方式,提倡学生自由发挥,这样的环境对形成优秀的“意外发现“起到了很大作用, 现在,“能够按照野依所说的,坚持‘长期不懈研究”的机构已是难能可贵了。”

由于对“手性催化氢化反应”作出的贡献,野依良治被授予2001年诺贝尔化学奖。



与“诺奖”一同生活

日本轻井泽(Karuizawa),位于长野县东南部的避暑胜地,风景优美、气候宜人。郁郁葱葱的树林中有一所房子属于野依良治夫妇,这里原属野依良治的祖父母。倡导绿色化学理念的野依良治也以绿色理念设计了这所房子,它有一面高达七米的玻璃墙。“透过这扇窗,一年四季看出去都景色迷人。”野依良治曾感叹,“尤其到了秋天,树叶变得金黄或者通红,美丽极了!”

然而,“诺奖”得主野依良治的工作和生活,却并不像轻井泽那样平静。

2001年,诺贝尔奖设立100周年,这一年的10月10日令野依良治终生难忘——他接到了来自瑞典“诺奖”委员会的电话。当晚11点处理完工作回到家,他对妻子说:“今后要与诺贝尔奖一同生活下去,这下子可够呛了。”

野依良治是日本历史上第10位“诺奖”得主,他的获奖让日本为之振奋。2001年3月,日本政府提出要在50年内拿到30项“诺奖”,并在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内设立了“研究联络中心”。对此,野依良治则评论说,这是日本政府“没有头脑”的“狂妄之言”。

不过,2001年的确成为野依良治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获得“诺奖”之后,他有了更多的身份和工作。2002年,他当选日本科学院院士,2003年成为日本最大的科研机构——理化学研究所的理事长。

“野依良治是个奇才。过去的诺贝尔奖得主,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从事行政活动。这个事情(指野依良治出任理事长,编者注)也给日本的科学界带来了一定影响。”有理研所工作人员曾对日本媒体这样说。

作为科学家,野依良治的晋升速度很快。1968年,年仅30岁的他成为名古屋大学副教授,4年后成为教授。岛原健三在《日本化学家获诺贝尔奖的社会背景》一文中指出:“这样快的职称晋升速度在日本是一个特例。” 野依良治发表的学术论文可谓“高产”,在两年硕士学习期间便已发表2篇论文。据统计,截至2007年,他发表论文约400篇,被引用数近16000次,H指数高达92。除诺贝尔奖之外,他还曾获得日本化学会奖、日本学士院奖、日本文化勋章、美国化学会R·阿达姆斯奖和以色列沃尔夫奖等众多奖项。

事实上,野依良治的从政生涯,早在他2001年获“诺奖”之前就已经开始。1997年,他成为名古屋大学理学部部長;2000年,就任名古屋大学物质科学国际研究中心站长;2001年上半年,加入日本文部科学省科学技术学术审议委员会,并担任日本学术振兴会学术顾问。

获得“诺奖”之后,野依良治在日本国内名气大升。2002年,他参选名古屋大学校长却以失败告终。据日本媒体报道,野依良治为此作了充分准备,选举时,第一轮和第二轮投票他均位列第一,但在最后一轮败下阵来。

在外界看来,野依良治不仅仅是一名优秀的化学家,也是一名具有影响力和领导地位的科学家。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便呼吁日本与中国开展科技合作,并组织促成了“中日青年科学家研讨会”。

“皇帝”理事长

2015年,是野依良治担任理研所理事长的第12个年头,他在这个位置上待了11年6个月。在理研所历史上,迄今为止,担任该职如此之久的仅野依良治一人。

位于和光市的理研所创立于1917年,是日本最大的综合性研究所。2003年10月,理研所由特别法人变为独立行政法人,这被认为是一个具有转折意义的变化。

理研所外务部研究协力课课长大须贺壮曾向媒体介绍说,研究所成为独立法人,主要是依照国家政策的变动。此后,理研所的资金来源仍然为政府主导,主要变化是研究所拥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利。除此则是科研布局上的一些变化,研究所开始增加对生命科学领域的重视。

身为理研所成为独立行政法人后的第一任理事长,野依良治带来了许多变化。目前,除了位于和光市的本部之外,理研所在日本的横滨、筑波、名古屋、仙台、播磨、神户等地均设有研究机构,并在美国、英国、韩国也设有下属机构。据理研所网站,截至2014年4月1日,该所聘用了3502名研究人员,2014年获得约834亿日元的经费预算。

“作为理研所理事长的野依先生不仅积极做好政府委员等相关工作,还努力争取预算。这不仅仅让理研所的单位受益,整个科学界都有受益。”一位理研所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

2015年3月24日,野依良治在理研所网站发表文章,指出了自己任期间取得的成绩: “发现了113号元素,制造了SACLA 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器(X-ray free electron laser)和‘京’超级计算机(K Computer),开展了世界上首个诱导多能干细胞临床试验。”

野依良治提倡独立创新,他在理研所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中包括引进人才、任用新人等。“理研所吸引了众多日本国内外优秀的科学家,他们已取得了出色且具有创新性的成果,这些成果只有在不同领域人员的竭力支持与合作下才能够实现。”野依良治在文中写道。

“野依良治在理研所推行竞争上岗式的聘任合同,以此在全球范围内募集最顶尖的科学家,这个举措对理研所和其他日本研究机构的水准提升都大有裨益。”日本东京国家政策研究院的科技政策专家角南笃(Atsushi Sunami)这样评价。

然而,野依良治推行竞争上岗制、解除终身制等举措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争议。有人认为,正是这样的制度让研究人员倍感压力,造成了理研所追逐利益的文化。“不是求真,而是求利益。”一名理研所科学家直言不讳。

“野依先生成为理事长以后,强烈寻求理研所的‘政绩’。”有理研所工作人员如是对日本媒体说。在他回忆中,“笹井先生就是典型的野依追随者”。有日本媒体认为,作为理研所出色的科学家,笹井芳樹参与了对小保方晴子研究成果的盲目炒作。2014年8月5日,笹井芳樹因“万能干细胞论文造假”事件自杀。

“理事长是由文部科学省指定。但在理研所内部,理事长决定一切。”一位不愿具名的前理研所成员这样告诉《赛先生》。他比喻说:“理事长就好像是皇帝一样掌控着一切。在他的带领下,理研所所有了功利文化。”

在3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野依良治本人也承认有功利主义的存在。“巨额的研究费用的投入,社会会从科研产出看成绩,因此有一定的功利主义是难免的,而论文至上主义也不可避免。”他同时指出,“研究的不正之风蔓延,背景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功利主义,要想尽各种方案消除年轻研究者的精神负担。”

理研所一直拥有可观的论文发表数量,自2005年起,连续每年发表学术论文2500篇以上,2010年更是高达2759篇。

曾在理研所工作的詹益慈曾表示,理研所实验室的工作十分辛苦,但是他非常珍惜那段难得的经历:“我们一直在卖命地工作,几乎没有私人生活。但是我们将有机会把好的研究成果发表在《自然》和《科学》这样的杂志上。我们还没有完全独立,需要发表好的成果以取得下一个长期工作。”

让科研人员承受竞争上岗所带来压力的同时,理研所也曾经因为工作环境和待遇问题受到日本劳动管理局的警告和建议。

2006年6月,日本劳动管理局向理研所和野依良治发出劝告书,指该所“劳工合同不明晰、劳动法规定之外的工作时间没有劳动协议、没有配备相应的医疗保障”等。12月,该局再次发出劝告书,指出“员工加班补贴没有支付“等,并要求在次年1月31日前上报改善情况。

不过尽管如此,也有理研所的科学家认为野依良治对该所的发展功不可没。理研所预防医学与诊断创新项目主任崎良英(Yoshihide Hayashizaki)在接受《自然》杂志采访时就表示,对野依良治的辞职感到“非常遗憾”,并称他为理研所有史以来“最好的管理者”。

宣传之福祸

良治擅用宣传之道。早在上任理事长之初,他便提出了“野依动议”——致力于将理研所打造为“看得见的理研”、“在科学技术史上继续辉煌的理研”、“充分调动科研人员积极性的理研”、“对世界和社会发挥作用的理研”、“对人类文明和文化作出贡献的理研”。其中,位于首位的“看的见的理研”便显示着野依良治对于宣传的重视。

野依良治不但在媒体上宣传,还十分重视借国际合作扩大影响力。近年来,理研所在许多国家开设了海外机构,还设置了各种机制以鼓励国际人才的交流,尤其是与中国等亚洲国家的交流。

在中国,理研所专门在北京设置办事处,还与中国科学院、各大高校达成联合培养博士的协议,每年都有中国研究人员前往该所学习和开展研究工作。2011年,野依良治当选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此外他还是北京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高校的名誉教授。

为了进一步扩大影响力,理研所在拓展其研究领域,以及与企业合作方面也有所动作,如开始特别重视跟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项目的研究,尤其强调大力发展跟产业关系最紧密的工科研究。

为打造“看得见的理研”,野依良治也会通过媒体和舆论来影响政府决策。

“京”超级计算机(K Computer)是富士通与理研所共同开发的超级计算机,也是野依良治引以为豪的成绩之一。而早在立项之初,日本华裔国会议员莲舫对此提出质疑:“这笔费用据说是要用来开发出世界一流的电脑,日本为什么就一定要做世界第一呢?做第二就不行了吗?”“京”的开发险些因此被搁置。

作为“京”的共同研发单位,理研所理事长野依良治随即奋起反击。他邀请其他日本重量级科学家进行座谈,参与者包括“诺奖”得主江崎玲于奈、利根川进、野依良治、小林诚及“菲尔兹奖”得主森重文。

在这次于东京大学召开的座谈会上,利根川进说道:“美国总统奥巴马说过,现在的经济状况不佳,因此更需要投资科研。虽然有人说研制全球第一的超级计算机没有必要,但如果连那样的目标都没有,那第二、第三同样没有指望。”野依良治则批评国会:“不要说削减预算,就是预算翻番也是应该的。”

在同一天上午召开的文部科学省调查会上,野依良治更是直接表示,政府决定冻结预算的超级计算机开发“相当于科研的大脑”,并称“负责甄别经费的官员将站上未来的历史法庭”。

野依良治等人的意见很快便得到了时任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的回应,他表示理解科学家们的呼吁,“(科研工作)虽然不是立竿见影,但长年累月下来可能会有重大发现。研究开发是日本巨大的知识财富”。

对野依良治此举,日本一所国立大学的某教授回顾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科学家有如此大的魄力!”

野依良治利用舆论影响国家决策,成功争取到超级计算机的研发预算。而在小保方晴子“论文造假”事件中,媒体的作用却未能受控。

“论文造假、学术不端的事情很多,而小保方晴子和她的干细胞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轰动,有一方面是由过度宣传导致的。”上述不愿具名的前理研所人员告诉《赛先生》。他认为,理研所对“万能干细胞”做了过多的宣传,引起了关注,专业人士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错误。

于是,野依良治退出舞台的戏剧性历程由此开始相继上演,今日终于落下帷幕。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