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药厂波澜
美国新泽西州一个小镇上最近发生了一件事:一个小药厂要在镇上建厂,引起很大的波澜。这里面涉及到怎样的政策法规影响?传说中的美国居民自治又是怎样?9月4日,这个镇上的一位居民跟大家聊聊:一个小镇,如何和州以及联邦结合的?在这样的事件中,不同社区居民的角色如何?这一事件又是如何推动法律进程的?  
2015-9-11 9:44:07
0
E药脸谱



主讲人:


生物领域本科毕业后,赴美修读统计学硕士,十余年从事市场营销相关工作,在保险业与金融业中切换。现居美国新泽西州Millburn镇,关心公共事务。

背景介绍


我是在美国一家保险公司工作,做国际市场推广。平时喜欢做一些义工,刚刚开始的时候,在一家海外中国教育的NPO做义工。两年来和专业的NPO人士接触,觉得改变了很多想法。

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药厂要开厂,但是很多居民,尤其我们镇的华人居民,反应很强烈。当中有美国居民很多不同的想法和冲突。因为是一个有辐射的药厂,很多人直接就想到了核辐射、核泄漏,产生不同程度的恐惧心理。这个过程中,很多社区的反应和建设很有意思,比如出发点和对政府的态度;谋求权利和发出声音,则有很多值得玩味的地方。顺便一说:Millburn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这个镇离纽约半个小时,两万居民。由于离纽约近,很多华尔街工作的人士,学区好,所以大概15%的华裔(中国人喜欢去好学区)。

我对这件事完全不懂,所以自己做了研究,发现很多东西其实不是这么可怕,比如放射科也有辐射,医院的放疗科辐射更大,而这个药物的辐射其实辐射范围只有1.5毫米。我们镇,有相对应的规划,这是州一级制订的,大概是10年一改,平时可能就一些小改。这个厂的建设在一个轻工业区。同时由于州支持高科技产业,给了10年120万美元的资助。而药物(镥)的原材料是没有辐射的,在这个厂房通过加速器,转换成镥177。镥177就是这个辐射药物,作为癌症定靶药物。

决策机制

先说说美国地区管理模式。美国大多数镇为自治,我们镇有两个最主要的委员会,都是每年11月选举日选举而来,必须是本镇居民。一个委员会,为镇委员会(Township Committee),有5人,其中三人是任期三年,两人的任期是两年。这5人选举出来后,他们自己投票选一个镇长(Mayor)出来,美国很多镇,这些人是没有工资或者很少工资,比如我们镇,很多人都是在华尔街上班,年薪几十万美元的不在少数,镇委员会的5个委员有一些薪金,一年只有7500美元。另外一个委员会,就是教育委员会(Board of Education Members),这个主管教育,有9人,必须选举出来,三年一个任期,没有任何工资。这两个委员会独立并行。

我们镇的主要税务来自于房子的地税,和镇上面商业的税收,大概一年会有1.6亿,其中27%上缴给郡,47%给教育:五个小学、一个初中和一个高中, 23%是镇的日常开销,还有2%不到是给图书馆。


教育委员会比较忙,因为9个人主管所有的教育事务,基本上两周一次例会,需要决定比如老师的工资/福利,学校的预算,和学校工会的角力等等。镇的事务,预算稍少,主要就是一个镇政府,两个局——警察局、消防局;一个院——法院;一个馆——图书馆;加上一些公园的运行,但是镇的事务繁多而且嘈杂,所以镇委员会下面还有12个委员会:

Art Advisory Committee (艺术咨询委员会)、Citizens Budget Advisory Committee(财政预算委员会)、Community Service Award Committee(社会服务奖委员会)、Downtown Development Alliance(市中心发展委员会)、Environmental Commission(环境委员会)、Green Team(绿色小组)、Historic Preservation Commission (历史保护委员会)、Local Assistance Board(当地支持委员会,必须由女性参加)、Planning Board(规划委员会)、Senior Citizens Advisory Board (老年人规划委员会)、Shade Tree Advisory Board(树木规划委员会)、Zoning Board of Adjustment(建筑规章委员会)

这些委员由镇委员会任命,几乎都是由镇里面居民担任,有些委员会是必须包含镇委员会的其中成员。一些委员会是定期开会,有些仅仅是有需要才开会,比如财政预算委员会仅仅在年初开会,大多数会员都是义务者,当然最好有一些专业背景。所以这些委员会议都是基本上晚上开会,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白天有本职工作。

而这个药厂就是需要这个镇规划委员会(planning board)批准。美国是州联邦政府,所以大多数法律制定都是在州一层,所以法律都是是新泽西州定好的,但是由镇来审批其是否合格。具体过程包括需要通知这个厂房地址的200英尺的所有居户,如果居户有疑问,就来参加这个药厂的听证会,提出疑问。基本如此。听证会是在2015年5月份开的,共两次。最后,药厂建设得到批准。

博弈过程

刚开始他们的听证会,只有200英尺附近的居户,后来通过两次听证会,大多数没有异议,但是其中有两个人,反应非常强烈,一个是在那个厂房边上开诊所的医生,和一个镇上的房产经纪。所以他们就发起了一个活动,就是抗议信,给镇所有的居民,然后就有中国居民知道了这件事情,炸锅了,有几个理由:

1. 厂房将建在一个超市边上,离居民住宅区很近,万一泄漏怎么办?

2. 边上有一条河,万一发大水怎么办?

3. 房价的影响。由于美国经济的关系,这几年房子涨得不错,但建药厂会影响房价。

他们在change.org上面发起了一个收集签名的活动,据我了解,可能现在有超过500个签名。然后开始也发传单,也在去纽约通勤的火车上宣扬此事,求得更多居民的支持。

可是通过和美国居民的接触,以及深入了解,发现有些是完全不同概念的。这三点理由,几乎都不成立。1和2,都是以万一为基础,由于美国自治理念根深蒂固,大多数美国居民对镇政府的有信任感,而且相信美国药监局(FDA),核物理监管局(NCR)等机构的规范,觉得不是问题。关于3这个理由,我就感觉更加可贵了。很多居民,并不热衷房价疯涨,他们觉得居者拥其屋,房价的疯涨,不是他们喜欢看到的,哪怕是自己的房子,有些人说,我们不是找买得起的人,还是寻找喜欢这个镇的人。

但是其中还是有差异性,比如华人和俄罗斯裔很多地方共同性,都不相信政府。所以反对的人还是不少。他们有人寻求州支持和法律支持,也有人联系州政府和NPO。

关于州政府,我觉得和中国一样,大家找政府,联名有申诉信。州政府说,那个申诉信基本无用,不是签名越多就有效,只是签名多,会有更多的注意,政府必须回应,事实上哪怕全部签名都没有用。因为一个镇的建设不是以居民意志为主,而是以既定法规案例,即,这个药厂开门的所有规章安全是否符合(如:这样子的药厂需要符合美国药监局或者核物理监管局关于辐射药物规则,以及厂房GMP的相关要求,和这块地方必须是适合开这样的药厂)。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比如一个全部白人的小镇,有一个黑人要搬进来,这个小镇的人不爽,100%的现有居民都不爽,但是你不能阻止黑人搬进来,你只能自己用脚投票,要么同意,要么搬家。而且这样的案例在批准那天开始,有45天的申诉期,时间已过(这点华人觉得很可惜,不懂法啊)。

NPO的作用并不是仅仅在帮忙上面,而是促进改进法律规则。其中一个新泽西州的环境保护的NPO,如果觉得需要改变这个现状的话,需要从这些地方考虑,就是镇的规划,这块地方是否适合,镇的规划是由州或者郡一级统一完成,以求大局观为重。所以评估期长而且极其专业,前面提到这个厂房边上是一个超市,这个超市实际上已经成为规划的即成事实一部分,所以重新推动规划设计,来完成改变这块地方的用途达成目的。这个环境NPO曾经通过环境评估成功将一个我们镇的水坝叫停。但是他们并没有参加这次活动,因为评估结果就是这个药厂安全性非常高。

后续工作

另外一个方案,就是既然过去的事,已经无法改变,未来的事情我们可以做的更多。这个厂房的建造,已经得到批准,但是它毕竟还没有造,造的过程,需要很多检测和评估,比如GMP的要求,废水等的回收,都需要透明的检测,以及对镇居民的一个透明的交代。而且这个批准是一个有五年期效的,五年以后,如果他们要扩大生产场地(公司如果效益好,很容易就要扩大),要需要镇的批准,我们必须在那个时候控制他们的生产或者场地,这是可以做到的。

居民对此的答复,华人很多”不“,有一些人还是有”万一“、”说不定“、”他们就是骗人的“、”黑幕黑幕“。但是也有不少华人认识社区参与以及法律法规的重要性。这件事还是有继续进展,寻求和律师咨询,以及从具体事项上面看有无违反规定的地方,看可否进行法律诉讼。

个人感受

我说说我的感触吧。对于美国人,他们很多居民自己或者朋友都在镇事务上做过,所以对很多公共事务的了解和参与非常高,而华人基本上属于扫盲的阶段,而且还是年纪大了,固有思维,有时候扫盲很困难。

我另外一个感触,就是这个房价的分歧,基本上所有的华人都说到房价的考量,甚至有人说自己上海北京的房子赚了多少……但是美国人对这个不感冒,甚至有人说这个太短视,认为房屋是社区的一部分,居者拥其屋,记得一个美国邻居对我说,我不愿意和千万富翁住在一起。

美国政府非常尊重NPO的意见,很多NPO都是非常专业的机构,比如NPO大到举办托福,GRE考试的ETS就是一个NPO, 那些顶尖的私立大学,比如哈佛、耶鲁和著名的医院等等,小到一个学校的家长联系会(Parents Teacher Association PTA),都是独立的NPO。所以广大民众对NPO非常熟悉。很多政府人经常联系NPO来增加其公信度。老百姓也是愿意找NPO来为之代言,很多时候我觉得NPO是达到了社会润滑剂的效果。

我最近跟一个新闻,就是天津爆炸案附近居民的理赔纠纷,居民直接和政府交涉,太弱势,如果有NPO的专业角色以及专业的律师斡旋,双方应该可能会好很多。

Q&A

Q:一个镇就相当于一个乡镇相当于一个中国的街道是吧?

A:我觉得比街道大,应该算一个区吧。我们区有五个小学,一所高中,一所初中,还是蛮大的。

Q:为什么最初只是通知这个厂房地址的200英尺以内的居户,是不是只有他们的意见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而不是全镇的居民?

A:这是州的规定,这样的事情,只需要通知200英尺内的居民。

Q:建设过程中”透明的交代“,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告知居民?

A:所有的东西都是晚上开会,任何人都可以参加,第二天网上公布会议记录。美国有一个法案,叫做government information public access act,就是任何美国居民都可以有权查看政府的信息(当然不包括那些国家保密)。我自己曾经由于帮忙一邻居选举,去郡政府找我们小镇所有选民的选举过去三年的选举记录,记得一份记录大概$2美元,主要是复印费。

Q:一个区只要发7500美元一个街道主任的工资,还有警察局和消防局,其它什么政府部门都没有了?全是顾问委员会搞定?

A:镇委员会每个人$7500,还被骂呢,因为我们边上有几个镇没有工资。但是镇政府的日常工作人员,法院啊,警察局,图书馆等等都是有全职工作人员,这些工作人员不必要是本镇居民,就是一份工作。但是那些委员会的成员,大多数都是必须本镇居民,而且都是兼职 (有个别的委员会,由于专业要求太高,会有特聘的情况出现)。

但是这个制度也不是都好,我说说不好的。(1)业余选手给职业选手做决定,就是比如这个批厂房的事情,很明显,来申请的人肯定是有备而来,而且准备充分,比如这个事情,他们来了一个CEO,一个律师,一个需要这个药的癌症病人,和一个相关癌症药物安全生产的专业人士;而审批的人,一来兼职,二来这专业知识,也架不住啊。所以局限性不言而喻啊。我去听过几次,我觉得那些人真不知道听懂没有,我们镇还行,我看他们的背景,还有专攻建筑方面的律师,建筑师,土木工程的,但是有些弱些的镇,可能居民实力缺乏做成正确的判断,难不成就凭热情和真爱做这份工作?当然,另外一方面,这也给NPO很大的发挥空间,因为需要懂的人啊。所以大家努力啊,NPO需要专业人员,不能仅仅靠热情和真爱。(2)有时候比较低效,这些委员会,最多也就一周开一次会,这个会议再高效,也赶不上天天上班的全职人员。

Q:因为是兼职,那工作效率会有影响吗?对于兼职人员有要求么?

A:兼职会对工作效率有影响,这也是一个弊病,但是由于选举而来,你做得不好,你就下台啊。但是如果任期没有结束,你得忍着这个人。当然是有背景知识的最好,所以好的镇的优势很明显,我们镇说句实话,专业素质不错,所以很多还行。但是有些小镇,比如我上班的城市,Newark,出了名的差,所以很多部门州在托管。由于差,所以税收也少,记得我说我们镇的税收上缴27%吗,就是支援兄弟落后分子;二来差,工作难度更高,所以全职人员很多, 比如我们附近一个比较差的小镇Irvington, 镇长是全职,一年工资是$117,000。但是这样造成成本上升,基本上每个人摊上的社区成本就会高很多,比如说教育成本,我们每个孩子基本上是镇花费每年1.3万美元,但是Newark是超过2万美元。

Q:NPO收入怎么样?

A:说句实话,NPO工作的人不求发财,这哪里都一样。但是美国NPO的参与程度很强,我看过一个报道,基本上几乎每家都会参与一个NPO,每三个人就有一个人在一个NPO里面做义工等等,高中生强求要做满多少时间的义工,而美国NPO也贡献了3%的GDP。我听过一个MPA说过一句话,我很认同,就是基本一个比较大的成型的NPO项目,至少应该由专业人员带领义工一起做。NPO有NPO的工资要求,我查了美国工资的权威网站 paysale.com,不能说他们很富,但是中产阶层还是有的。


Q:根据分享的案例,对比国内各地PX项目,感受就是国内厂家太不智慧。另外NPO的立场是该站在社区整体利益还是少数族群的利益,我觉得值得探讨的探讨。很多时候我会觉得NPO斗争有余而妥协不足。

A:NPO在美国成立极为容易,州注册即可就有在这个州的公募资格,如果需要免税,IRS多一道程序。所以阿猫阿狗都可以找到其代言的NPO。比如我知道我们镇一家人家,由于女儿早逝,就成立了一个很小的其实就是家庭的NPO,纪念女儿,然后推广一个应救措施,其实就很小的事情。关于公司,那家公司其实至始至终都是态度非常良好,非常有经验和社区搞好关系。我自己的感想,社区建设和NPO关系有,但是也不是那么多,比如我们小镇的税收,是包括法律咨询,专业咨询的这些费用,这些都是镇来考虑的,只是需要一些服务的时候,和空缺时候,NPO的角色扮演就出来了。大多数事情还是镇自己解决的。我还是觉得NPO应该多关心弱势群体,比如这个事,公司其实很多优势的,他有钱请律师和专业人士,找高科技人士背书,和媒体搞好关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水不便宜。尤其弱势群体,无人看顾。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