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非处方药或将退出医保目录"看医保的加减法
一切公共服务的改革,归根到底是量社会之力,实现所有人的共同利益最大化。并且,局部的增减都是围绕着这一核心特征旋转的。因此,千万不要忽视民生投入占财政支出比例依然偏低的事实,转而去不断降低福利标准。其实,加法做得少,减法做得多,也正是一些公共事业改革难以得到民意支持的症结所在。 
2015-7-22 10:31:03
0
许斌

本文转载自中国经济网



据悉,现有医保目录中的556种(化学药品200种、中成药356种)非处方药(OTC)将逐批次从目录中退出——尽管相关部门对于具体的退出进度和方式仍未形成最终统一意见,但“已经确定的是,在即将公布的新医保目录中,不会再增补新的OTC品种进入”。(7月20日《第一财经日报》)

  
理论上说,之所以这样做,一是为了医保体系的延续。公共资源毕竟有限,不可能实现无限保障。二是通过调剂,做实底线保障,避免人伦悲剧。显然,这是医保在做减法。

  
但“公共资源有限”不能沦为逃避公共责任的借口。换言之,公共财政对底线性质的福利保障的补贴,理应保证一定的比例。以2013年的决算数据为例,该年度,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出5667亿元,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出3688亿元,合计9355亿元,仅占全口径财政收入的5%左右,明显过低。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国内的医疗保障标准之所以过低,正是因为财政扶持度不够。在此前提下,当医保基金的支付压力不断增长,首先考虑的应该是与国际接轨,增加财政补贴,而不是以降低保障标准来实现。

  
然后,才可以谈到调剂,谈到共同利益最大化的问题。在此语境中,人伦悲剧主要是指技术上可以治疗某种病症,或至少可以大幅度延长生命,但巨额的医疗费用却是一湾深深的海峡,将治疗隔离在这头,将患者隔离在那头。调剂,即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当民众的整体收入提高到一定水平时,可以适当提高医保的门槛,将节约下来的资源转用于大病治疗。

  
具体来说,就是特定药品可以退出医保目录,但整体而言,医保目录容量应不断扩大。然而,我国现行医保目录还过于狭窄。原卫生部部长高强坦言:“大家在看病报销医药费的时候都有一个目录,这个目录内的是可以报销一部分的,但是还有相当多的药品和服务是在目录外的,是全部不报销的。越是贵重的药、越是进口的药物、越是一些疗效好的药,都不报销。”显然,这样一种状况不能再延续下去了。病痛当前,不应有过于严重的门户之见,不能过于强调国产药与进口药、中药与西药之分。

  
同时,应当对现行的“封顶线”实施彻底改革。医疗报销体制中的“封顶线”设置是针对病患者,在任一年度内,累计报销到一定的金额标准后,便停止报销。而一般家庭,到这种状况时,基本已处在破产的边缘。这个时候断医保,无疑是雪上加霜。以人道之名,“封顶线”的设置也应当改革。

  
上述种种,便是医保的加法,与减法二位一体,不可分割。医疗体制改革,甚至一切公共服务的改革,归根到底是量社会之力,实现所有人的共同利益最大化。并且,局部的增减都是围绕着这一核心特征旋转的。因此,千万不要忽视民生投入占财政支出比例依然偏低的事实,转而去不断降低福利标准,这样做只会不断增加民众个人的负担。其实,加法做得少,减法做得多,也正是一些公共事业改革难以得到民意支持的症结所在。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