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香肠最好别知道制作过程,医疗健康领域同样适用
要想审视医疗健康问题,我们首先最好对这个领域的工作模式有所了解。 
2015-1-29 14:41:17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

 

如果你想继续保持对香肠的热爱,那么就永远不要了解它的制作过程。这个道理适用于很多行业。不幸的是,面对医疗健康问题时人们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新闻记者和立法者、医生和护士、改革家和创新者,这些人活跃在医疗健康领域。于是,他们最后都被曝光在聚光灯下,成为人们了解医疗健康领域的“钥匙”。

 

要想审视医疗健康问题,我们首先最好对这个领域的工作模式有所了解。每个人的偏好各有不同,对于那些笃信有备无患原则的人而言,新闻记者史蒂文·布里尔(Steven Brill)为他们准备了一道大餐。不久前,布里尔就2014年美国医疗卫生领域的政治情况进行了综合而又不失感性的报道。在这篇精心制作的文章里,你既能看到“香肠”,也能了解它的“制作过程”。

 

早在《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 ACA)颁布之时,布里尔就开始了他揭发黑幕丑闻的工作。2013年初,他在《时代》杂志发表文章,对美国医疗卫生保健支出问题进行了综合全面的控诉。此后,该法案规定的健康保险市场进入公众视野,他又在《时代》杂志中对这事件进行了评论。实践证明他是对的:这一市场最终衰落,美国政府至今仍需不断对其进行广泛的修补才能维持运行。

 

 

 

在布里尔的文章中,他首先介绍了法案出台的背景,详细描述了该法案能够获得通过所依赖的多年政治活动情况。而在文章结尾,布里尔以个人看病的经历为例表达了不满和愤怒,并提出了自己对于完善医疗系统的建议。

 

他写道:“我清楚的发现,在《平价医疗法案》出现之前,我同我国政治领袖对于‘改革’一词的定义有着本质上的分歧。该法案出台之后,我不再那么关注政治作秀。如果我们被这些‘香肠制造者’包围却感觉不到异常,那简直是一种耻辱。”

 

虽然我们无法像布里尔一样接触到奥巴马医改方案中各种政治协商的过程,但他的报道的确是具有说服力且令人震惊和难过的。跟踪报道这类主题并不容易,需要记者能够耐心拼凑所有的细节最终得出结论。

 

如同布里尔报道的那样,ACA的立法者从最初开始就被利益所引诱。该法案的各类相关产业(保险业、制药业、医院行业)一直有条不紊地诱惑着立法者,用巨大回报作为承诺促使他们通过了法案。政客们高谈阔论,声称该法案中人们能享受更宽泛的医保报销覆盖。可是,他们实际的意思是说人们需要为医疗卫生保健支付更昂贵的账单。非营利性的“公共医保选项”(public option,创建一个政府运作的医保机构,使其同商业保险公司竞争)从来都没有机会发声,最后也就销声匿迹了。

 

 

 

最终获得通过的法案实在堪称是财政外交的一次非凡的胜利。法案通过之后并没有得到很好地执行,这不足为奇。因为负责立法的不同政党在撰写法案时消耗了太多精力,所以执行对他们而言自然就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执行不力最初的表现是:一个具有严重缺陷和问题的联邦注册网站和政府部门不断传递错误信息从而把人们搞糊涂的推广电话。在布里尔看来,这一切混乱都是政治斗争之后的必然产物,政府花费数月收拾残局也是为自己的失误买单。

 

为了了解ACA的实际效果,他走访全国各地自己认识的病人。肯塔基州慢性病患病率很高,但是保额不足的人口数量却巨大无比。在那里,政府机关平稳地部署执行了法案规定的新的医保计划,而这一举动也明显改善了很多居民的生活。不过在其他州,情况就没有这么乐观,反而是法案带来的混乱占据了上风。

 

布里尔提到了创建于2013年的纽约保险公司Oscar(以一位创始人曾祖父的名字命名)。该公司由时髦的年轻人组成,服务对象也是和他们一样的年轻一代。通过运行平稳的技术手段和具有新引力的品牌化推广,Oscar以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的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相比它而言,现在的联邦医保系统简直不值一提。于是,人们纷纷涌入,Oscar的创始人也赚到了第一桶金。可是事情并不是一直这么美好:当该公司真的要开始支付用户大额医疗账单时,创始人被所要花费的数额所震惊,消费者也没有得到宣传里理想的服务。

 

这就是医疗保健行业的特点:这是能快速积累财富的了不起的行业,可是一旦用户开始生病或者去世,所要支出的金额同样令人难以承受。后来,布里尔的个人经历进一步加深他对医疗保健行业的恶劣印象。2014年春天,他接受了主动脉瘤修复手术,这是一个花费昂贵且过程复杂的手术。作为病人,他写道:“医生们并没有和我充分沟通,以便让我了解了全部信息。作为消费者,我也没有太多选择。可是一个健康发展的自由市场,就应该建立在消费者充分知情且具有选择权的基础之上。”

 

这就是以市场为基础的医疗卫生保健行业的致命缺点:病人和他们的家属没有充分了解信息的可能和渠道,他们的注意力被分散到其他地方了。

 

布里尔在纽约一家主要的教学医院进行了手术,并且顺利康复。通过这段经历,他对医疗卫生行业改革完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大部分大型学术医学中心的管理人员都是医生,而他们的运营状况非常平稳。我们为什么不能允许大型学术医学中心将周边小型医疗机构吸收合并进来,形成护理网络?这样做能减少部分中间人和管理支出,而管理人员的医学背景则能保证他们在从业时坚持以病人为本的原则。在布里尔看来,他全力支持这种“管理式垄断”的医疗模式。

 

其实,此前一些由保险公司和医疗卫生保健服务提供者组成的非学术型组织(比如加利福尼亚州的凯萨医疗机构)已经实践过他的想法。而且,部分大型教学中心目前也在向这个方向发展。一个更加人性且花费更低的市场会带来什么还有待观察,但布里尔设想的模式却存在明显的问题。众所周知,由医生组成的管理层通常都是狂妄自大且贪婪的,他们很容易被腐败所侵蚀。

 

还有的人提出了另一种改革方案:将美国医疗卫生保健系统改造成一个由单一支付者资助且受到紧密控制的非盈利性产品。不过布里尔并不看好这种方案,他认为这种情况永远不可能实现。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