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晖资本王晖:踩准医疗投资“关系网”
据悉,近半年弘晖先后布局多个医疗项目。在大型基金凭借规模和品牌占据半壁江山的市场中,作为VC界的新人,弘晖资本的机会在哪里? 
2014-12-9 18:21:38
0
鲁浩,田姣


本文转载自南方都市报


一件苹果绿的衬衣,坐在沙发上,裤脚刚好露出几何图形的彩色袜。弘晖资本管理及创始合伙人王晖着装抢眼,准时出现在深圳的一咖啡厅接受记者的专访。这身打扮或也暗合了新VC弘晖资本的亮丽表现。据悉,近半年弘晖先后布局多个医疗项目。在大型基金凭借规模和品牌占据半壁江山的市场中,作为VC界的新人,弘晖资本的机会在哪里?

医疗VC“小鲜肉”

VC机构,近一两年出现了不少像弘晖资本这样的“小鲜肉”。

包括高榕资本及源码资本等新星都由IDG及红杉、鼎晖等主流资本的骨干另起炉灶创立的。那这些新的VC机构的机会在哪里?王晖以医疗健康领域为例分析:“国内市场还不如美国上世纪80年代,全产业链条都有机会。尤其对于专业基金,更多机会在早期。”

不妨看看弘晖是谁。

2014年年中,王晖离开鼎晖创投,与原软银中国合伙人赵刚、原景林资产董事总经理朱忠远共同成立了弘晖资本,专注在医疗器械、服务以及移动医疗等领域。

王晖说:“医疗健康行业不断获得资本市场认可,但在市场上服务这个行业的专业本土基金比较少,而国外基金往往会面临着水土不服等问题。”同时,医疗不同于TMT领域,专业门槛颇高,这也让不少外行投资人望而却步。

对此,京颐股份董事长兼趣医网董事李志深有感触。他在寻求投资时见过不少的基金,“真正对这个医疗行业的生态、医疗的各个细分领域、垂直领域,以及医疗的未来发展看得特别明白的基金少之又少。”

王晖毕业于纽约大学生化硕士,曾在世界上最大的医疗设备、系统和试剂公司之一BDX公司(Becton,DickinsonandCompany)总部担任并购业务投资经理。这样的经历让他深刻感受到中美两国在这一领域的巨大差距。

王晖说:“目前国内有点像美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相差几十年前。我之前在BDX那家公司的时候看过一些技术创新的企业,当时规模比较小,几亿美金都可以收购。但现在摇身一变都是百亿美金的企业。”

在王晖看来,尤其一些新的医疗技术的突破带来的新投资机会,比如基因检测、生物检测等都是大的方向。

早期项目“串珍珠”

话说回来,早期项目也是新VC的心头好吗?

王晖举例强调:“尤其是早期项目,非常适合专业基金。比如陈欧这些草根创业,大基金是不可能看到的。”他分析:“因为以前信息不对称,募资比较难,有钱人不了解各个行业的特性,所以常常将钱放进大的品牌基金。但现在行业越来越细分化,扁平化的信息为专业基金提供了空间。大基金可以去做大项目,像我们这样的专业基金就专耕细分领域中的项目。”

事实上,偏重早期的投资风格曾让王晖尝到不小的甜头。

2009年社会上普遍对莆田系有非议时,他便投资了安琪儿医疗。王晖回忆整个过程:“当时,日益增多的中产阶级需要更多、更好的医疗服务,但市场供给不匹配。而且2009年底陆续出台的新医改政策加大了对民营办医的支持。之后我们花了三年时间,开始医院投资布局。我们投安琪儿时,它只有一家医院在运营,整个行业也没那么热。现在已经有五家了。”

同样喜欢投早期项目的逻辑,在弘晖资本上也可见端倪。记者发现,过去半年投资的项目中,包括趣医院、橙意家人等过半项目都属于早期项目。

除了偏重早期项目,弘晖资本注重全产业链布局。

医疗健康行业的客户是医生和医院。包括器械、设备、医药、技术都是医生在用。所以,弘晖的投资布局也是以此作为基点,构建一个以“医院和医生”为核心的“关系网”。

王晖说:“我看项目不仅仅是看其本身的优点和特色,而且更关注这个项目跟其他项目是否有协同效应。这是专业基金的优势,因为所有资源都是围绕单一行业。这是张关系网。”王晖举例:“比如,某个医疗器械产品赢得了这家医院的主任信任后,很容易给他介绍被我投资的其他产品。”

事实上,这种协同效应并不难以解释,而且在弘晖这半年投资的项目中已经略有显现。

王晖分析:“比如我们投资了橙意家人,是睡眠呼吸和睡眠管理的软件和服务。投资的鱼跃医疗里就有制氧机和呼吸机,这俩项目因此可以对接上。以前鱼跃医疗把呼吸机卖给客户,其实效果并不知道。现在因为我们的介入,两者会有合作,形成效果的反馈,从而完成闭环。”他继续举例:“我们另外投资了一个国外的企业,他们强于手术机器人技术。而鱼跃医疗刚刚购买了上海医疗器械,里边有内窥镜和手术机。这样两者刚好能够对接匹配上。”

王晖坦言:“跟之前在鼎晖相比,并非倾向投资产业链某个环节。而是希望像串项链一样,把一个个项目串起来。”

消费驱动有黄金

弘晖资本成立短短半年便引人注意,亦跟王晖之前在鼎晖创投时推投资的一系列医疗项目有关。他在鼎晖时先后投资安琪儿医疗(中国)控股集团、新世纪儿童医院、伊美尔整形美容医院、康宁精神医院等四家连锁专科医院,以及康弘药业、普利制药、赛金生物、奥泰医疗、新眼光等一系列生物医疗案子。

其中中高端医院是一个显著标签。

在王晖看来,投这类项目是“投消费驱动的服务”。他分析:“这样医院有定价权,而消费者也愿意为好的服务买单,他们愿意花5万元甚至更多钱在生孩子时请更好的医生,享受更好的服务;愿意花几十万元整形美容。而创伤、骨外科等项目因受医保限制,定价有天花板,医院没法提高价格,患者对服务的需求也不那么刚性。”

与之相反,那些涉及过于复杂的手术、非技术导向的医院,此前一直被王晖排除在投资范围外。他说:“我们没有进入心血管、脑科等领域,这些技术性太强,大部分优秀资源都掌握在公立医院手里,将好的医院私有化太费力气。当民营医院定位和公立医院构成直接竞争时,生存会有压力。”

同样的投资逻辑表现在弘晖资本投出的第一个项目。

今年7月24日,定位为“全球连锁的高端齿科医疗机构”马泷诊所(中国)公司在上海宣布,获得弘晖资本的近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

以往的投资逻辑是否会变?王晖称略有调整,但他并不愿意谈太多细节。“讲多了大家都懂了,还是先做后讲。”不过,王晖自立门户后,已经在开始搭建这一领域的生态系统,将自己朝着合作平台的方向打造。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