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紫禁之巅之乙肝药大战(一)
尽管目前有些药可以控制病毒,但象治疗丙型肝炎那样的革命性药还没有出现。目前有不少公司正在研制能够治疗痊愈乙型肝炎的新药,一场比赛正在进行中。 
2015-9-25 11:46:11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新药临床开发故事会


中国人大概对肝炎这类疾病并不陌生。我们从小就反复被宣传这个的危害。各类体检也总少不了对这个做检查。现在可能好的多,以前肝炎病人可能都饱受歧视,有些升学工作都会受到影响。

在肝炎中,分有甲型肝炎HAV, 乙型肝炎HBV,丙型肝炎HCV, 丁型肝炎HDV,和戊型肝炎HEV。得甲型肝炎时,身体通常会抵抗感染,而且通常不会对肝脏造成持久损伤。甲型肝炎目前是没有具体的治疗方法的。只有预防疫苗可用。而丙型肝炎则是没有预防疫苗可用,但庆幸的是过去几年有突破性新药治疗这个疾病。丁型肝炎只能和乙肝病毒存在而不会单独存在。至于戊型肝炎,比较稀少。所以我们没有怎么听说丁型肝炎和戊型肝炎。至于乙型肝炎,和甲型肝炎一样,是有预防疫苗的。当一个人初次感染乙肝病毒是,人身体会做抵御感染的,这时称之为急性乙型肝炎,如果患上6个月以上就称之为慢性乙型肝炎。患有慢性乙型肝炎的人通常没有任何症状。虽然感觉健康,但病毒会慢慢损坏肝脏,从发炎,到肝纤维化,到肝硬化,到肝癌。虽然对于乙型肝炎有预防疫苗,但全世界仍然有多达3.5亿人患有慢性乙型肝炎,就发达国家美国也有200万人得这个病。尽管目前有些药可以控制病毒,但象治疗丙型肝炎那样的革命性药还没有出现。目前有不少公司正在研制能够治疗痊愈乙型肝炎的新药,一场比赛正在进行中。

今天就尝试介绍以下目前在治疗乙型肝炎方面的一些临床新药项目。如果那个能够突破,不仅会获得超高的利润,更重要的是造福病人造福人类啊。

目前治疗乙型肝炎有两大类药,一类是以干扰素(Interferon)为主的药注射到身体里面来提高免疫系统去攻击乙型肝炎病毒。另外一种基于Nucleoside的抗病毒(Antivirals)的口服药可用于抑制乙型肝炎DNA的复制。这两类治疗同时只用一种。但现在也有一些医生开始尝试先用antivirals去大量消灭病毒后在用Interferon药去增强免疫系统把剩下的HBV根除掉。

FDA到目前批准有两个类干扰素药,一种是传统干扰素,也叫Interferon alpha-2b,就是默克1991年获批的Intron A。另外一种较新的叫做Pegylated interferon, 是Genentech2005年获批的Pegasys。除了以上两个,其他干扰素类药像GSK的Wellferon, Roche的Roferon, 和Amgen的Infergen虽然批准用于HCV治疗,但没有获得批准用于HBV治疗。而Antiviral类FDA目前批准有5个药,分别是1998批准GSK的Epivir-HBV (Lamivudine), 2002年批准Gilead的Hepsera (Adefovir Dipivoxil),2005年批准BMS的Baraclude(Entecavir), 2006年批准Novartis的Tyzeka (Telbivudine),和2008年批准Gilead的另外一个药Viread (Tenofovir)。

Gilead大概在十多年前做了次重大的选择,舍弃RNAi技术而去拥抱基于小分子的antiviral药。后来很快就风升水起,相续通过收购获得并开发一类antiviral药成功用于HIV/AIDS和HBV的治疗。在抗HIV上取得巨大成功后在近两年又获得抗HCV的成功。可以说在antiviral积累很多经验。在HBV上批准的两个药也是有基础的,这也是间接由HIV方面的成功而移植到HBV上治疗。目前也还一直持续这种趋势。去年底新药TAF已经递交新药申请治疗HIV。同时这个药也在做HBV的临床试验。这个药比起Viread具有更好的疗效安全性和低剂量。同时为了加大攻克HBV的胜算,Gilead还有两外两个药处于二期临床试验中。这两个药都属于Non-interferon immune enhancer。其中一个叫GS-4774,是和GlobeImmune合作的疫苗疗法。另外一个是GS-9620 TLR7 agonist的药。未来可以预见这两个药潜在会和它自己的antivirals的药合用治疗。

在这场HBV药角逐中,南加华人聚居区Pasadena的一家公司Arrowhead Research($ARWR)利用 RNAi genesilencer技术开发的ARC-520已经进入II/III期了。这个non-nucleoside antivirals类药号称能够功能性治愈(Functional Cure)。这个药是用这个公司花费上十年开发的RNAi投递技术实现的。RNAi概念发明者获得2006年诺贝尔奖,经过近十年,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药临床好像有进展。大公司像Novartis和Merk都像Gilead一样在抛弃这种技术。但小公司Arrowhead却捡起来。前段时间Arrowhead刚从Novartis花3500万买了一些RNAi资产,这些RNAi资产其实是2005年Novartis从RNAi专长的Alnylam ($ALNY)花5600万买去的。十年过去了,显然Novartis在这方面一事无成。难怪Alnylam对最近这笔交易即嘲笑Novartis的无能,也对Arrowhead不看好。Alnylam自认为自己在RNAi方面造诣深厚,也在积极的用RNAi gene silencer技术的药ALN-HBV去加入对付HBV的大战中。只是现在还处在临床前。

值的一提的是澳大利亚一家公司Benitec和一家中国公司Biomics合作,也用Gene silencing药,处于临床前测试。号称能“一剑封喉”式根除HIV和HBV。口气很大,只是试验还早,没有运行到大型晚期试验,都不好说,但值得持续观察。

同样在澳大利亚的一家研究机构前段时间号称用宾州一家小公司TetraLogic($TLOG)的药Birinapant在临床前试验结果不错,也号称可以作到“functional cure”。这个Birinapant原来是治癌症的,结果因为这个意外发现,TetraLogic就打算增发股票趁势捞一大笔现金再说。结果天有不测风云,昨天突然传出这个药在第一批病人身上就发生颅神经麻痹的安全问题。股价应声腰斩,增发取消。好惨,新药研制不易啊。

在这场争夺攻克HBV,摘下明珠之战中,不的不提的另外一家公司是加拿大公司Tekmira Pharmaceuticals($TKMR)。Tekmira是因为去年在埃博拉病毒(Ebola)闹得沸沸扬扬人心恐慌的时候它有临床药而一下子进入很多人视线。这家公司显然也志在攻克HBV。它有自己的RNAi HBsAg inhibitor药TKM-HBV处于临床试验中。今年一月中和宾州公司Oncore Biopharma合并。Oncore有多项HBV的开发项目。其中领先的叫做OCB-030,是一个第二代cyclophilin inhibitor药。显然这个合并的后果就是两家药合用,先抑制HBV病毒复制,激活免疫系统对付HBV,并最终根除。值得一提的是Oncore的那波人就是研制出著名HCV药Sofosbuvir的同一波人。他们刚把pharmasset110亿卖给Gilead后转头就开始做HBV方面的药。当然Gilead更赚,得到Sofosbuvir这个核心化合物,很快推出创记录的HCV药Solvadi和Harvoni。虽然Tekmira目前还在一期试验中,正准备开始二期试验。实在很期待看到他们晚期试验结果。

在这个乙肝药大战中还有其他不少小公司。下面仅简单列出名字,不做详细解读,等到后续更加明朗些,可以继续更新。有兴趣者按图索骥继续深入研究吧。

ContraVir Pharmaceuticals ($CTRV): CMX157, Phase II

Agenix($AGX.AX): AGX-1009, Phase I

Novira Therapeutics: NVR-1221, Phase IIa

Spring Bank Pharma: SB 9200, Phase II

REPLICorInc: Rep 2139, Phase II

Inovio($INO), INO-1800, Phase I

Transgene(上海一家公司): TG 1050, Phase I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