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盘点】不要温和的走进那个良夜
2015-1-13 19:38:20
0
粱振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5年1/2月刊

埃博拉的蔓延与恐慌


谷歌2014年热词排行榜上,埃博拉位列第三。

截止2014年12月中旬,埃博拉疫情已造成19031人感染,其中死亡人数达到7373人。除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等非洲国家,疫情还波及到了美国、西班牙等8个国家,其中美国本土已出现9例埃博拉病患。

加拿大制药公司Tekmira的抗埃博拉药物TKM-Ebola在2014年8月已经获得FDA“限制性批准”。9月,该药物已经用于证实或怀疑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患者。

美国另一个生物制药公司Mapp所研制的埃博拉治疗药物ZMapp虽然在动物试验中显示出了较好的效果,且两名在西非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医务工作者在使用该药后,一名已痊愈,另一名依然存活,但是该药尚未进行人体试验。

疫苗研究方面没有实质进展。

由世界卫生组织赞助,Tekmira与GSK送往瑞士日内瓦医院进行人体试验的疫苗由于4名志愿者出现轻度关节疼痛的症状,而暂停研究,预计到2015年1月5日才恢复疫苗接种试验。默沙东抗埃博拉疫苗也由于59名志愿者中有4名报告出现头部脚部疼痛症状,而暂停了正在进行的安全性试验。强生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合作研究项目最快也要2015年1月初才会进行人体试验。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在发问:“埃博拉病毒出现已近40年,为什么到现在医生依然没有有效的疫苗及治愈办法?

埃博拉病毒长期以来多在非洲贫穷地区蔓延,药企缺乏研发动力。纵然所有制药企业都把服务患者需求与人类健康为己任这一口号喊得山响,但这个以利益为导向的行业不会投资无法获得回报的市场。
人们碰上了一个冰冷、残酷的现实——这场疫情的发展速度要远远快于药物和疫苗的生产速度。

并购大鱼吃大鱼

本年度的并购案可谓异彩纷呈,桩桩都是天价标的。

全球医药市场在2015年,将有年销售额总计440亿美元的专利产品到期,仅次于2012年530亿美金产品专利到期的记录。新产品上市乏力成为大型制造企业的共性问题。面对研发产品线增长乏力,大批专利药纷纷到期的跨国制药企业,削减成本和增强盈利能力具体体现在了聚焦核心业务,剔除非核心业务上。

辉瑞收购阿斯利康虽然一波几折,大费周章。背后均是基于这个最现实的考量。

在此之前,各大药企倒手并购得热闹不已。诺华以160亿美元买下了GSK的整个肿瘤事业部,GSK则以52.5亿美元买下诺华除流感疫苗外的全球疫苗业务。拜耳以142亿美元买下默沙东非处方药业务。德国默克以170亿美元买下美国生物化学公司Sigma-Aldrich。

辉瑞用5个月的时间,提价4次,不停地向外界释放“我真的很想要阿斯利康”的强烈信号。辉瑞CEO伊恩?里德甚至亲赴英国接受其议员们的当面质询。不过里德的英国之旅以愤怒做结,他怒批英国的并购法“复杂又官僚,不利于英国吸引外国投资”。

但回顾整场并购,辉瑞始终没有获得阿斯利康董事会的支持。阿斯利康宣布在英国剑桥地区建设价值高达5亿美元的全球研发中心被外界解读为针对辉瑞收购的防御工事。

打并购避税小九九的企业也不少,美国高达35%的公司税让很多美国企业想通过海外并购更换注册地。美国政府对于留住这些钱袋子都有些气急败坏了。多家医药行业的纳税大户要更改国籍,这“司马昭之心”引起了美国上下层社会的集体不满。在国家与个人关系泾渭分明的美国,其财政部部长竟然在多个场合抛出“经济爱国主义”的言论,而且还得到了总统奥巴马的支持。

美国财长可不是简单说说,2014年9月,美国财政部专门出台针对避税目的的倒置收购交易的新规定,限制本国企业通过海外并购更换缴税注册地避税行为。这让企图利用海外并购省钱的企业一下子没了兴致,因为此规定一出,海外并购能带来的收益大幅缩水,基本属于“费力也讨不到好”。
最吃亏的要数美国制药企业艾伯维。因为财政部这一新规,艾伯维被迫放弃了对爱尔兰制药企业夏尔的收购,还要向对方支付16.3亿美元的违约金。

公司股东里的资本玩家是大并购案的关键推手。从发起邀约到敌意收购,在恶名远扬的“裁员机器”Valeant 530亿美元并购艾尔建的整个故事里,“引狼入室”、推波助澜者就是艾尔建的大股东比尔?阿克曼,一位华尔街上的对冲基金负责人。靠保妥适一个单品陆续研发出超过20多种适应证的艾尔建明显是打死也不愿意被高喊“研发无用”、追求并表盈利的Valeant收购了去。这场你追我跑的竞技终于以“白色骑士”阿特维斯的出现,经艾尔建同意,其以660亿美元收购落下帷幕。

而阿特维斯250亿美元拿下美国制药企业森林实验室就离开不了这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卡尔?伊坎。此人在华尔街有“企业狙击手”的称号。为促成此次收购,他两次发起代理权争夺战,威胁要改变该公司的领导层和经营战略。阿特维斯当然不会做赔本买卖。先后买进的两家企业都研发实力强劲,且拥有一系列品牌药,这对于想要进军利润更高的品牌药业务,以弥补仿制药业务利润较低缺陷的阿特维斯无疑是急需的强心剂。

虽然海外并购难度加大,但制药企业为未来发展继续并购的脚步不会因此停滞。当然,避税不是最关键的问题,扩增产品线,增强核心业务才是这些并购之中的题中之意。

冰桶挑战的热闹与冷静



作为一种罕见病,肌萎缩侧索硬化(ALS,又名“渐冻症”)的发病率和受关注度都很低。但这一切在2014年发生了大逆转。

美国维基百科网站上ALS的网页浏览量飙升至270多万人次。ALS基金会就收到了9820万美元善款。而这一数字在2013年只有270万美元。

这一切都源自一个创意简单的活动—“冰桶挑战”。在这个活动中,被挑战者要么接受点名,将一桶冰水从头上浇下,并把整个过程拍摄下来传到网上,要么就向美国ALS基金会捐出100美元。

“冰桶挑战”走红离不开各界明星大佬的积极参与。在Facebook上,与“冰桶挑战”有关的视频多达240万个,有2800万人参与。各国政要、商界达人、当今明星不仅“湿身”,还慷慨解囊。

“冰桶挑战”再次向世界证明了互联网令人震惊的传播能力。但这种吸引力来得快、去得也快,对于罕见病和罕见病患者,长期研发投入与持续关注才是必须的。

互联网巨头炫酷跨界



互联网巨头以无孔不入的方式改变着整个世界,医药行业也不能例外。

他们找到的切入口是——可穿戴设备。

苹果公司CEO 蒂姆·库克曾暗示说他们利用技术开发、软件、硬件以及服务,在目前苹果还未参与的产品类型中创造出“伟大的产品”。在2014年公布的 iPhone6时,库克同时介绍他“伟大的产品”计划中的新生儿——Apple Watch。他称这款手表“就像一个私人健身教练一般”,会不断鼓励和建议患者进行有针对性的运动,并不断监测用户的健康状况。

在谷歌最新发布的Android Wear平台中就配有一项重要功能——健康追踪。谷歌还联合美国电子医疗企业Proteus推出可在肠胃中检测各项身体数据的智能药片。这种智能药片相当于在普通药片中加入一个可以停留在肠胃中的传感器,传感器会记录心率等各项数据,并传递到相关设备上,展示和分析人体健康状况。目前这套系统已通过欧洲监管标准以及美国FDA的认证。

相比于前两位,微软显得就有些慢了。但2014年也发布了一款可穿戴设备——“Microsoft Band”智能手环。该产品能够帮助用户监控健身和运动状态。

反正互联网巨头都是巨有钱的主儿。如果不靠自己研发,出去买也是可行的路子。英特尔就以1亿多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美国可穿戴技术公司BasisScience的收购。该公司的Basisband智能手表是全球最先进的健康跟踪设备之一。亚马逊则“买”来了曾在谷歌担任智能眼镜项目主管的巴巴克?帕韦兹,这被业内解读为亚马逊有意涉猎可穿戴设备领域的强烈信号。

其实互联网巨头进入医疗行业后可以把行业内的企业甩出几条街的地方就在于,它们开放的互联网平台思维和强大的数据整合与分析能力。

苹果发布的HealthKit新信息平台就可以从独立开发商研发的其他应用中收集数据,建立个人健康信息数据库,还可以从现在火爆的智能手环中收集到体重、心率和血压等信息。另外,HealthKit还将提供一个供其他应用相互共享信息的中央系统。

而谷歌公布的安卓可穿戴系统,也希望其成为联系用户与其他设备,包括电视机和计算机的纽带。
微软则发布了名为“Microsoft Health”的手机健康管理程序。该程序为用户提供云服务功能,允许存储和合并健康与健身数据。

另外,韩国三星发布的健康追踪腕带设备Simband就是一款基于其开源平台SAMI设计的产品。但三星之意不在卖设备,而是要将其作为第三方开发者的“基础”。

美国Facebook公司都对医疗行业跃跃欲试。其产品团队发现患有慢性疾病(如糖尿病)的用户常常会在社交网站中寻求建议,很多以患者为服务对象的网站正呈现快速发展之势。作为全球个人信息最大的网络汇聚地之一,其手中的10多亿用户明显是其进军医疗行业的强大资源。目前一些运动手环等相关设备也主动跟Facebook连接。Facebook公司通过收购获得了一款健康跟踪类手机应用,业界认为Facebook跨界医疗行业是迟早的事儿。

互联网巨头也许还不完全了解医疗行业,但是它们从自己会做的、能做的入手。他们的用意当然不仅仅只在这些炫酷的产品上,真正看中的是大数据搜集与分析,并以此提供平台服务。在当下这一个得消费者得数据,得数据者得未来的时代,玩转这个领域对他们来说是迟早的事。

裁员不减利润

2013年各大跨国药企的裁员计划还没执行完,2014年他们又继续挥舞裁员大棒了。

本来跨国药企的高速增长都是靠着重磅炸弹的产品,靠着生产技术的提高和优化,但如今面对专利悬崖,老牌利润奶牛创收能力锐减,在找到新业务增长点之前,似乎就只剩下裁员这一招来尽可能地缩减开支了。

安进在3月决定裁掉70个信息服务岗位、252名销售等职位后,又关闭了华盛顿及科罗拉多州的厂房以及位于华盛顿州的两个研发中心,再裁掉2400至2900人。相当于总雇员人数12%至15%的。据悉,2015 年,安进还将裁员 3500~4000人。

纽约ISI集团公司分析师表示,对安进来说,裁员行动就像收入增长那样重要。据估计,裁员会带来7.75亿至9.5亿美元的税前开支。

GSK 宣布了公司削减16亿美元成本的裁员计划。之后给出的900个销售和市场岗位的裁员时间表。在削减计划宣布之时,正值GSK的重磅产品舒利迭专利过期。在2014年的前三季度,该药销售额同比下降24%。舒利迭一度是占GSK收入来源的1/5,最高年销售额达80亿美金。此举也被视为GSK为弥补专利到期药销量下降所采取的挽救措施。

相比之下,百时美施贵宝(BMS)在中国的大裁员显得很是不得己。业内传出消息,BMS将裁员近1000人,涉及职位主要为医药销售代表。在中国反商业贿赂的大环境下,合规成为在华制药企业的重中之重。BMS则强调裁员是公司转型的一部分。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