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号APP成票贩子抢票利器?挑战才刚刚开始
医院挂号APP成票贩子抢票利器,与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信息安全问题无关,而是其在三甲医院恶劣就医条件下生存的问题。 
2015-7-17 12:15:34
0
朱杰

本文转载自健康界


刚刚上线运行不久的北京儿童医院APP突然成了焦点:《北京儿童医院便民APP成黄牛抢票利器 14元专家号卖800元》。刚刚看到这个题目心里一惊:难道是系统后台被攻破,黄牛盗用了挂号资源?看完全文才发现:完全没有那么高科技,黄牛们只是用人海战术手工登录系统注册账号假冒患者挂号,此过程中甚至蒙蔽就医人员拿到真实的患者数据来注册系统。这还真不是业内担心了很久的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信息安全问题。


这是什么问题呢?是医疗互联网在三甲医院恶劣就医条件下生存的问题。顶级医院挂号的恶劣条件只有春运期间买火车票的体验能够比肩。


以12306系统上线后经历的系统崩溃、系统改进、刷票软件攻防大战,直到最近别出心裁的图像验证等诸多曲折,身处供需矛盾刀口浪尖本身就是考验。同样面对供不应求的紧张局面,同样面对“与时俱进”的号贩子大军,医院挂号APP所要经历的挑战才仅仅是个开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医院挂号APP的处境比12306更加艰难。


首先,12306系统上线后实现了全国铁路客票列车座位的复用(同一个座位在旅客中途下车后可以再卖给另外一个旅客),这客观上增加了可供集中调配的服务资源,对缓解供求矛盾是有意义的。而目前的医院挂号APP不过是在本来就供求矛盾激烈的市场上,多了一个需求的渠道而已,并不能扩大供给。


其次,12306是铁道部的全国项目,上亿的投入给了项目足够的资源和技术腾挪空间。医院挂号App在设计的时候也考虑到了注册实名认证的问题,甚至提供了支付宝类似的证件照相人工认证支持,但是这些成本都由单个医院来承担,确实成效有限。


最后,从用户角度来看,年年都用的买火车票网站尚有上亿人不会用,以至于每年春节前会有大学生志愿者来帮助农民工网上订票。单个医院的挂号APP在推广时遭遇大量患者及家属不会用,被号贩子钻空子就不奇怪了。这并不是说医院的推广力度不够,本人亲历了儿童医院全面开展门诊预约的头两个月,当时从场院广播到网站页面,从大厅里的易拉宝展架到收费窗口的告示,医院已经用尽一切力所能及的手段来做宣传教育了,但是互联网从来就不是个本地系统。当患者和家属千里迢迢赶到医院的时候,还有多少人有耐性下载APP呢?


说到医院挂号APP的起步艰难,并不是否定其存在的意义,其实大家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刚刚起步的APP就这样被号贩子扼杀在摇篮里。


借用12306艰难破冰的经验,医院挂号APP(或任何面向患者的互联网服务)至少可以在以下三个方面继续前进:


一、 扩大资源池,利用医院集团的资源将患者按照地域和适应症导向集团内最合理的看诊机构。


二、 与互联网上成熟的运营机构合作,建立更可靠的用户实名认证、大数据用户行为分析机制,屏蔽恶意用户的行为。


三、 在医院APP中增加面对在院患者和出院患者的服务,培养核心种子用户,开辟新用户引入渠道。


医疗从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互联网医疗也不会简单轻松,况且还在当前的艰难环境下,但是12306不曾退步,医院挂号APP也要坚持。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