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晓明:致想要自由的医生们
这些天,一直在和不同地方的医生们聊着自由执业的事情,突然发现相比前几年来说,想要自由已经开始在医生中泛滥,医生们心里都痒痒的,对多点执业自由执业充满了向往;但是更多的是困惑,如何才能成为自由执业的医生,也是众多医生们关注的问题。 
2015-7-29 15:34:05
0
龚晓明

本文转载自丁香头条

 

这些天,一直在和不同地方的医生们聊着自由执业的事情,突然发现相比前几年来说,想要自由已经开始在医生中泛滥,医生们心里都痒痒的,对多点执业自由执业充满了向往;但是更多的是困惑,如何才能成为自由执业的医生,也是众多医生们关注的问题。

经历过从医生多点执业到自由执业,虽然时间还不长,但是我愿意和大家分享经验:

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

2011 年冬季的某天门诊里,一个病人说她为了挂上我的门诊号,在寒冷的北京冬天里,在医院挂号大厅外待了一个晚上,我震惊了。那一晚北京的最低温度是零下 4 度,北京协和医院西院的挂号大厅也没有夜间可以等候的温暖房间。

为了看病,中国的老百姓需要付出太多的艰辛。

 

而医生的日子似乎也不「好过」,相信现在任何一名三甲医院的医生们,都会有一个头大的事情:病人太多,每次看门诊都象是集市,吵吵闹闹,病人无法享受到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而医生们则是又苦又累,还经常冒着发生医患纠纷的风险。

2012 年,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在国外学习,也在思考着他们的医疗模式,当我看到在全美排名第二的克利夫兰大堂如同国内五星级酒店大堂,井然有序的就诊秩序时,我在反思:我们的医疗出了什么问题,我们的医疗应该如何改变?

 


缺乏统一完善的住院医规培体系:医学毕业后教育不够成熟,没有完善的住院医师培训体系,师傅带徒弟的方式中,徒弟成长得如何,很大的程度要靠师傅的个人修养和徒弟的勤奋程度;

医疗市场缺乏市场化的服务机制:目前大多数优质的医疗资源都被公立医院占有,而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被强制以廉价出售,因此造成了医疗机构内很多的怪现象,红包现象、过度医疗等与医疗机构中市场机制的缺乏有很大的关系。

民营医疗机构尚无法在市场「立足」:民营医院缺乏优质医生,经常采用一些如虚假欺骗等手段来经营,尽管床位数不断增加,但是仍然无法在市场内取得一些地位,无法「逼迫」公立医院改革。

多点执业 在实践中不停探索

十八大提出了鼓励医生多点执业,是我看到的最为有力的一项医改措施。我不希望我们国家的老百姓看病是如此的艰难,也不希望我们的医生在吵闹嘈杂的门诊里面完成一个个没有尊严的诊疗。将公立医院回归到教学,培训合格的住院医师,私立医院回归市场化的医疗,这是未来必然的改革道路。

2003 年我去加州 King Drew Medical Center 参观的时候,最令我震惊的,是整个医院的妇产科基本上是由住院医师在管理的,住院总医生基本上是妇产科的总负责人,每天早晨是住院总医生带领住院医完成查房、手术,高年资的医生只是在门诊和教学查房的时候出现。

教学医院需要按照规定的培训标准对住院医师进行培训,要求医师在第一年完成什么样的手术,都必须有严格的标准。专家们在教学医院里面做什么呢?做 Faculty,做老师,做带教。

所以,当我 2013 年离开协和,到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尝试改革实践时,也借鉴了以上模式。

 

改变从门诊开始,我取消了专家门诊和特需门诊,在一妇婴只开设妇科五组的教学门诊;改变在协和门诊时候一个人看病人,学生围着我抄写处方的方式,我带全组的医生一起来出门诊,4-5 个住院医师直接一线接诊病人,因为门诊不是「龚晓明专家门诊」,所以患者是不能要求必须要见到龚晓明主任的。

问诊、查体均由住院医师来完成,在完成问诊、查体以后,住院医师向我或者我们组的主治医师汇报病情,并提出自己的诊疗意见,带教老师若是觉得住院医师没有查清楚,再来做查体,同时和住院医师来讨论处理方案,最后在医疗记录上签字。

这样的转变,使医疗过程中最重要的医患沟通环节有了很大改变,在协和的时候我一个上午看 30 个病人,平均每个病人分配的时间也只有 5-6 分钟,看门诊如打仗,但是转变为教学门诊以后,全组看 50 个病人,每个住院医师平均看 10 个病人,分配到每个病人身上是 20-30 分钟,除了沟通,我们还有充分的时间来做教学讲解。

转变也获得了多方满意,病人和医生的沟通时间长了,住院医师有了主动思考诊治的时间,并得到了带教老师的指导;与传统的旁观带教比,获得了更好的学习效果。没有亲自看的病人也没什么不满意,公立医院里面价格低廉的医疗服务来完成教学,是各个国家通用的做法。

在手术教学方面,我从过去的主刀角色调整到更多的辅助学生的角色,为确保手术的安全性,手术带教从简单到复杂,逐步放手指导,我更多的是站在一助的位置协助团队成员完成手术,带教手术直到学生可以独立完成手术。

这样的转变是需要公立医院做些改变的,不仅仅是在利益上要保证专家们的动力(确切地说这块目前在医疗人才市场没有建立好之前是比较困难的),也需要在医疗安全的机制上确保教学的顺利进行。

化被动为主动 树立医生个人品牌

我到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工作之前,向段涛院长提的唯一要求是医院可以允许我光明正大的多点执业;段院长同意了,这也十分难能可贵。

但是我认为合法的多点执业是可以让专家们在第二执业点做些市场化医疗的工作。我于是尝试了在上海一家私立妇产专科医院开始了每周五的多点执业工作,在那的挂号费和手术费定价都是市场定价,医生和医院不是雇佣关系,去该院就诊的病人基本上都不是医院的病人,而是我自己的病人。

也就是说,有经济条件的病人,他们是寻找「龚晓明医生」的品牌来到私立医院,接受我的诊疗。

在私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都是明码标价和市场化的,有了符合市场化的收入,我也无需通过「非法」手段来实践我的医疗价值。对于医疗,我也完全按照「病人利益第一」的原则来做医疗,不该开的药不开,不该做的手术不做,行医代表的全是「龚晓明医生」的这个品牌,若是我做了有损于病人利益的事情,我损害的是自己的个人品牌。

几个月之前见到了来自于美国的关小明医生,他说你现在在国内做的事情,从美国医生的角度来看,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情,做医生的个人品牌建设,也是美国医生成长过程中必经的一个过程,从住院医师毕业到 fellow 培训结束,到独立开业之前,美国的医生必须是要把自己的品牌建设起来,他自己就曾经得到了某家医学院的资金支持,建设他的个人品牌;只是在中国,大多数的医生还没有习惯这样的改变。

近阶段接触到全国各地不少医生,发现很多医生们都已经心里痒痒的,期盼着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尽早可以惠及到自己。

路不是现有的,路是闯出来的,走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有了路。在公立医院里面的医生们尤其需要思考,如何在多点执业或者自由执业之前创建医生自己的个人品牌,现阶段看病去公立医院还是不少老百姓的选择,公立医院的医生若是可以学习主动建设个人品牌,也是一个快捷的道路,若是没有协和的培养,我不会有我个人品牌的影响力,也不会有我自由执业的今天。

如何转变思路,变被动为主动,学习建设个人品牌,是每一个梦想着自由执业的医生必备的本领。若是有一天你离开了公立医院,病人还因为你不停地来找你,那么你也就有了多点执业、自由执业的资本。对于这样的医生,私立医院或者诊所都是欢迎,也是你和这些机构谈判的资本。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