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卿:基本药物当取消集中招标采购
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制度运行四年来,不仅未能达到预期效果,反而导致价格虚高和虚低并存,药物滥用极其严重,成为各省主管部门权力寻租的工具。 
2014-10-17 13:44:27
0
刘汉卿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8月刊,作者系湖北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

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制度初衷是想通过批量采购、量价挂钩降低基本药物价格,为老百姓提供质优价廉的基本药物以减轻患者的药费负担。然而,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制度运行四年来,不仅未能达到预期效果,反而导致价格虚高和虚低并存,药物滥用极其严重,成为各省主管部门权力寻租的工具。

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制度问题。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招采分离”,违反了三中全会“让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精神。2010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建立和规范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采购机制指导意见》(国办发[2010]56号文)要求基层医疗机构基本药物实行以省(区、市)为单位集中招标采购、统一配送,由省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建立集中采购机构,强制要求全省基层医疗机构委托省级集中采购机构集中采购基本药物,集中支付货款。然而,基层医疗机构才是基本药物真正采购、使用和付款者,省级集中采购机构既不采购、也不使用、更不付款,却不管全省各地基层医疗机构采购规模大小、距离远近、配送频次多少和回款时间长短,一个品规全省一个价,违背客观规律,更违背了三中全会关于“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精神。

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导致价格虚高、虚低并存,低价药无销量、高价药销量猛增,药物滥用极其严重。实施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制度前,基层医疗机构都是自主采购药品,低进高出,零售价不超过国家最高指导价,药品供应企业之间都是公开的价格竞争,谁的价格低、质量好、服务好,谁的药品就卖得好,根本不存在回扣返利,没有回扣刺激也不会有严重的药物滥用。实施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制度后,二级以上公立医院“高定价、大回扣”营销模式迅速向基层医疗机构蔓延,药品生产企业谁的价格高、回扣空间大,谁的药品就卖得好,严重地挤压了低价药回扣的空间,造成销量极少,无法保障供应。

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还导致权力寻租、腐败盛行,损害了政府公信力。基本药物中标价格由各省的政府集中采购机构确定,且规定基层医疗机构只能按照中标价采购和销售,执行零差率政策,不允许二次议价,遏制了基本药物生产企业正常的市场竞争。在医药生产经营市场化的大环境下,没有公开合法的价格竞争,就必然倒逼基本药物生产企业不得不采用隐性违法的回扣(返利)竞争。一些独家品种由于中标价虚高、回扣空间大,销量巨大,且被发改委“砍价”的压力较小,逼迫药品生产企业不惜一切代价公关,让独家、竞争少的品规纳入基本药物目录和地方增补目录。基本药物集中采购重创了政府公信力,同时也让政府背上了一个天大的黑锅。

因此,首先建议取消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政策,回归基本药物集中采购政策之前的供应体系,归还基层医疗机构采购自主权;第二,药品剂型、规格须统一,合理确定基本药物最高零售限价(或报销基准价);第三,要允许基层医疗机构获取实际采购价与最高零售限价的差价,让基层医疗机构购进价格越低获利越多,而不是现在集中采购政策下购进价格越高获利越多(零差率倒逼生产企业以暗扣竞争)。让基层医疗机构有动力底价采购药品,底价采购就不可能有回扣,没有回扣就不可能有药物滥用。最后,必须严打医生收受药品回扣的商业贿赂行为,并严格监督基本药物质量,确保安全。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