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知道是迫切的,却不知怎样用力
经验可以被传递,却无法被机械地模仿,简单地复制。关于理想,最怕明明知道是迫切的,却不知怎样用力。 
2015-1-15 20:34:28
0
郭琪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5年1/2月刊

“善念吸引善念,阳光辐射阳光。”去年即将结束时,我读到这个温暖的句子。龙应台以此感激台湾民众曾经给予公务员的鼓励与支持,我却想借它释放自己在这一年中感受到的所有善念的感恩之情。去年,我第一次知道了医药行业是“永远的朝阳产业”,面对它我是笨拙与无知的。感谢你们,阅读者宽容,受访者赐教,同事们无私。

感恩之外,将过往的经历沉淀,滤出的有真实,有无奈,也有期待。

几次去江南,时常望着车窗外出神,沿途不时现出密集的厂房和忙碌的工人,平坦宽阔的高速公路已是寻常,无数蜿蜒的河道被一桥飞架,为高铁开路。大时代下的工业革命正如火如荼,过去的鱼米之乡改头换面已然工业重镇。从前,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它的骄傲许是世人皆知的历史典故、文化名人。如今,它生产工业制品,动辄世界最大出口地、产销量亚洲第一。而医药工业、物流基地,以及形形色色的产业园区更是星罗棋布,遍地开花。“政通人和,百废俱兴”不是我一个人的感受。一位服务外企二十年,一手打造了中国区团队的医药经理人与我不到一小时的交谈里,至少说了三次,“这十年,中国发展太快了,生在这个时代是我们的幸运。”

我家乡在黑龙江,每次回家也坐火车。一路上的景致已记不得多久未变,与江南比,自是相形见绌,简直可称破败的,萧索的,落后的。我的一位在哈尔滨市政府工作的长辈,最近沿着长江跑了几个城市,为哈尔滨“招商引资”。什么人都不认识,什么行业也不了解,五十来岁的人就是在网上查资料,再硬生生地闯。曾经坐在办公室喝茶水看报纸晃晃悠悠过一天的局长,如今就像个初出茅庐的业务员。“武汉并不好,就胜在位置处于中心地带。”他分享这次出差的体会,“成都还不错,但该进的大企业都进去了,可以了。”“我们可以批地,可以帮那些企业建物流,建工厂。”随即他的眼光又暗淡下来,“可是黑龙江交通还是不够方便,冬天又太冷,需要考虑的东西多,成本高。”

“其实很多南方的医药企业也在考虑拓展东北市场。”我安慰他。

“告诉我都有哪些。”他赶紧掏出纸和笔记录。

这么多年来,很多地方政府在以极大的热情邀请外面的客人,却也透过这份热情触到些许悲凉。当地吸引力不强大,除了客观条件所限外,或许还有更加深刻的,难以解决的问题。经验可以被传递,却无法被机械地模仿,简单地复制。关于理想,最怕明明知道是迫切的,却不知怎样用力。

一位大型药企的总裁曾十分笃定地说,跨国制药巨头的现在就是我们的未来。对这一点我坚信不疑。但是,珠三角和长三角的现在会不会是偏远地区的未来,我更迫切地想要知道。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