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凯赛生物与瀚霖生物的专利权
一个又一个阴谋论,让中国的商人成为阴谋囚笼中的困兽。一些是真阴谋,而另一些阴谋则是捕风捉影,是对自己经商软弱与不诚信的无聊辩解,是长期受虐心态的集中爆发。 
2015-9-9 16:13:32
0
E药脸谱




未必事事阴谋以平和心态开放

毋庸讳言,我们曾经在历史阴影下生活,从清末到民国,中国的民族产业受到欧美工业国家的压抑,在欧美工业化初期的殖民地时代,船坚炮利下的工业品输入,是国人难以忘记的奇耻大辱。记忆被摧抑成长期潜藏的愤怒,遇火星即燃。

中国于上世纪80年代再次主动打开国门,人们开始发现国外机构以更强大的资本,以熟谙中国国情、进行公关的做法,将中国的市场笑纳囊中。这是新的触发点,资本时代到来的外资在境内外买空卖空、对中国实行技术封锁等现像再次引爆情绪,与潜藏已久的心理积郁一拍即合。对于自己不熟悉的资本与货币市场的天然恐惧,对于高技术方面技不如人的愤怒,对于以袜子换飞机的不平等贸易的憎厌,所有这一切或有形或无形、或真实或虚幻的现象,让阴谋论大行其道。

我们必须做出选择,面对开放的经济到底持何种态度?自信、建立对等公平的游戏规则恐怕是惟一出路。是的,乾隆皇帝曾经强迫英国使团特使马戛尔尼下跪觐见,也拒绝了英国方面关于开设使馆、在宁波、天津等处贸易、设立客栈等全部请求。但后人显然无法为此感到自豪,因为闭关锁国与无知傲慢,正是中国衰败的开始。

如果我们希望民众富足、国家强大,乾隆的选择绝不应该成为当下的选择,与当时的傲慢相反,以平等的态度进行明智的谈判,以棋高一着的思路为未来的发展扫清障碍,才能迎来中国的际遇。

要保护民族企业但不能突破底线

有越来越多的民族主义大旗在商业的天空飞舞,从娃哈哈之争、蒙牛对赌,到最近的支付宝股权纠纷,以及凯赛生物与瀚霖生物的专利权之争,都有商业民粹主义的阴影在闪动。

前几个纠纷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讨论,通过一次次的讨论,认知越来越清晰,商业的契约精神不能够被破坏,否则市场的基础将不存在。民族企业必须受到保护,但保护民族企业必须以尊重双方对等的前瞻性的游戏规则为前提,而不是以破坏市场基础为代价,这样的保护无异于自杀。更进一步说,中国要发展,需要吸纳全球的资金、技术和人才,而公平的游戏规则将是中国吸纳的基础。

娃哈哈与达能的商标权之争,最后以娃哈哈的完胜告终。2008年8月,杭州中级人民法院驳回达能方面要求撤销杭州仲裁委员会于2007年12月就“娃哈哈”商标转让协议所作裁决的申请。而蒙牛在反抗摩根斯坦利之后,又受到三聚氰胺事件的严重打击,最后被纳入央企中粮的怀抱。支付宝事件将以双方对筹码的锱铢必较做戏码,双方明智地将民粹大旗放下,而进入正常的商业谈判范畴。

如果有谁认为娃哈哈商标之争是民族主义的胜利,显然大错特错,这是宗庆后强有力的营销掌控术的胜利,说到底是一个企业家的决心与能力的胜利。蒙牛对赌事件,我们很难对蒙牛抱持同情,尤其是三聚氰胺事件、复杂的离岸股权结构曝光后,民族主义的大旗日益显露出民粹主义的破败色彩。所谓民粹主义,即违背一切游戏规则,违背一切诚信原则,只要是民族企业、民族技术,就毫无保留支持,甚至不顾该企业的股权结构到底如何,甚至违背中国传统的公序良俗,违背所有人类的普世价值观。

民粹旗帜掩盖下的可疑专利案

相对上述案件而言,凯赛生物与瀚霖生物的专利权之争,由于涉及专利领域复杂,受到的关注要小得多,但该事件的影响力尤其对于在国内的归国技术人才的影响力,绝不会比上述事件小。

据《新世纪[9.85% 资金 研报]》杂志报道,2011年3月底,上海凯赛生物技术研发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凯赛)2006年获得的一项重要专利,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无效。该公司每年销售额数以亿计的主营业务,面临灭顶之灾。

1994年取得美国公民身份回国创业的刘修才以250万元人民币的代价向中科院微生物购买热带假丝酵母生产长链二元酸的技术,而后成立上海凯赛公司。

其后续的研究一帆风顺,耗资5亿元完成生产高品质长链二元酸的技术,2001年7月,他们在山东济宁设立分公司山东凯赛生物科技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凯赛)承担生产项目。2003年3月,项目试车成功的消息由科技部以专报形式呈报国务院。2004年5月,凯赛旗下的上海凯赛生物技术研发中心有限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一种正长链二元酸的生产方法”发明专利。2006年12月,专利获得授权,它包含了以九碳至十八碳的烷烃或脂肪酸为底物,通过发酵法或酶法转化为相应长链二元酸,再经过一系列处理得到高品质长链二元酸单体的方法。就在这个月,凯赛宣布完成第二轮投资,引进了高盛等投资者。到2010年,凯赛的长链二元酸产品中国市场占有率达到95%,国际市场占有率接近50%。

但风云突变。2008年4月,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三个月后,时任山东凯赛副总、全面负责二期扩产项目的王志洲,出资80万元成为瀚霖生物占比0.5%的小股东。又过了一个月,王志洲从山东凯赛离职,成为瀚霖生物员工,而后又有几名参与凯赛二期扩产的几名关键技术人员来到瀚霖生物。2008年12月,瀚霖生物将长链二元酸及系列产品纳入经营范围。2009年10月,一期工程正式投产,生产出聚合级产品。

最初的研究者、已从微生物所退休的陈远童,被聘为瀚霖生物首席科学家。2009年6月,他受让瀚霖生物原股东王芝珍持有的960万元出资。

根据《千龙新闻网》的报道,在陈远童加入瀚霖生物之前,曾经多次转让技术导致多个长链二元酸产业化项目失败,报道披露了三家典型的失败案例。另一个证据是,瀚霖生物2010年分发的股权融资商务计划书中,清晰可见凯赛工艺流程的印迹,甚至有的产品代号都与凯赛相同。瀚霖生物宣称采用中科院陈远童的技术,但其在商务计划书工艺流程图中,却标示有与凯赛完全相同的“P级产品”和“S级产品”——这不是长链二元酸的通用名,而是凯赛生物的内部命名,分别指“普通产品”和“满意产品”。

此后陷入漫长的司法诉讼,在上海凯赛与山东瀚霖数个回合的交战后,5月30日,山东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5月30日发出的《民事裁定书〔(2010)青民三初字第286-5号〕》裁定,查封了山东瀚霖的机器设备,被告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专利权(专利名称:“微生物同步发酵生产长链,a,w-二羧酸的方法”,专利号:ZL 95117436.3 )的十二碳二元酸产品的行为——上诉裁定给了凯赛致命一击,这意味着他们只能等待关门的命运,于是,一场反诉重新启动。

专利权之争不应与民族大义混淆

在诉讼过程中,围绕专利权之争的一系列报道耐人寻味。

在专利争夺战中,瀚霖生物把自己说成中国高科[5.38% 资金 研报]技的捍卫者,正像有人曾经认为自己是中国金融数据的捍卫者一样。光明网、《中国青年报》特意提到了刘修才的美籍身份,《中国青年报》上升到“生物战略性产业专利权之争”的高度,光明网更是直接说成了中美知识产权之争,而山东本地主流媒体《大众日报》报道的标题是,《山东瀚霖:民族生物技术产业化的领跑者》,文章强调了有关人士的支持,以及该技术在国防方面的重要性,文章强调,“瀚霖生物的项目建设过程自始至终都得到了中科院、国家开发银行、山东省委、省政府各级领导的特别关注和大力支持”。甚至掠去上海凯赛、山东凯赛的名字不提,只说“2010年5月,瀚霖生物年产2万吨长链二元酸的二期工程建设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某外资企业突然提出专利侵权,要求瀚霖生物停产,随后有网站发表网络文章,对瀚霖生物进行恶意诋毁和攻击。”

某些科学家的操守令人生疑。对比陈远童等人1995年申请的ZL95117436和2006年申请的200610127968.6可以发现,这两个使用不同菌种、时间相差10年的专利数据惊人相似,四个实例中有三个结果完全一样。刘修才说,即便是同一菌种,也不可能在两次实验中得到完全一样的数据,更何况是不同菌种。“他随便给菌种改个名字,就是一个新的菌种。给一个女儿起了七个名字,然后嫁给七个人。”

不仅如此,刘修才表示,早在2010年4月,瀚霖生物将凯赛的专利化整为零,向国家知识产权申请了九项专利。瀚霖生物董事长曹务波是其中八项的第一发明人,王志洲是一项专利的第一发明人、七项专利的第二发明人。

瀚霖生物的董事长曹务波可谓神人,其能量众所瞩目。今年1月19日,由中国科学院院士工作局、中国工程院学部工作局和科学时报社共同主办,557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投票评选瀚霖杯2010年中国十大科技进展新闻和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在京揭晓,曹务波发言人充满暗示:面对接踵而至的压力与考验,我们始终坚信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始终坚信中国科学院微生物所的科研成果,始终坚信法律和媒体的公正。

曹务波主导的另一家企业江波制药在美国纳斯达克,据媒体披露,是美国佛罗里达州注册且在美国上市的100%美资公司,江波和瀚霖用了同一家美国融资中介公司。

江波制药最近有点烦。于北京时间6月1日被停牌,停牌时股价为3.08美元,停牌原因为T12,即有纳斯达克要求江波制药提供相关信息,符合标准后才可复牌。北京时间6月17日消息,美国罗斯律师事务所宣布将对江波制药展开调查,原因在于该律师事务所认为该公司存在发布错误声明和商业信息误导投资者的行为。调查还在继续,律师事务所还在介入,复牌不知何时。

此前的3月31日,江波制药原 CFO ELSa Sung离职;5月12日,公司董事会任命Ziling Sun为临时CFO。 4月4日,公司宣布已委任Bernstein & Pinchuk LLP 为该公司新的独立会计审计机构,以取代之前的Frazer Frost LLP。但不管怎么样,这位最早拥有中专学历的企业家,有可能成为在生物化工领域国际领先的九项专利技术的持有人。

不仅如此,在千龙网发布质疑的报道后,千龙网追踪报道,《因报道山东企业遭警方追踪记者阿良浮出水面》,《新民周刊》披露,被批评的这家私营企业所在地的山东莱阳市有关部门,两次给千龙网发函,越俎代庖,替企业代言,尽显了官僚主义和地方保护主义特色。而民族主义的说辞在发布的函中尽显无遗。8月1日,莱阳市有关部门在函中表示,“瀚霖生物和凯赛公司的专利权之争,其本质是美国企业企图垄断长链二元酸技术、打压中国民族生物工业的发展空间。此事已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基于保护民族企业利益、保护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考虑,我们要求贵网站对该文予以删除。”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民族企业?

到底是出于民族大义,还是以煽动狭隘民粹情绪行地方保护主义之实?

中国正在迎来历史上没有过的市场经济发展阶段,我们不仅需要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更需要未来昌盛的三百年。

面对越来越泛滥的失信潮,我们必须郑重考虑如下议题。

中国所需要保护的民族主义是怎么样的民族企业?很显然,我们需要的是诚信、有着健康赢利模式的企业。

中国经济发展需要的是什么样的资源?无论中外,只要能够为我所用,人才、资源、资金全都应纳入市场范围,人不分南北,资金不分东西,对于归国创业的人士有必要一视同仁。企业无国界,人才无国界,而税收有国界。我国需要的是扎根中国的企业,而不是以民族主义旗号毁坏中国市场根基的企业。

如何保护中国民族企业?很简单,不是靠偷、靠抢、靠破坏公序良俗、靠遍地的失信,而是要靠明确的法律,要靠对国外相关政策的精准研究,才能在谈判桌上以文明的方式一较高下。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一个健康的市场,必须以法律维护公序良俗,以透明的信息消泯无尽的传言,以政府守夜人的身份维持社会的基本秩序。当每个裁判员都在足球场上吹黑哨时,那么,中国足球的今天,就会成为中国商界的明天。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