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血检的31岁女首富:我会一遍遍重建公司直到成功
Theranos成立于2003年,创始人兼CEO伊丽莎白·福尔摩斯(Elizabeth Holmes)是全球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女富豪。 
2015-9-30 10:29:42
0
老兔子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

Theranos成立于2003年,创始人兼CEO伊丽莎白·福尔摩斯(Elizabeth Holmes)是全球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女富豪。现如今,她的净资产已经达到了46亿美元。福尔摩斯认为血液检测不应该是痛苦的,反而这应该是一种“美好的”体验。目前,Theranos已经是一家估值达到90亿美元的生化科技公司,跻身独角兽俱乐部。

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和萨尔曼·可汗的对话聚焦在Theranos的创新和如何提高女性的STEM(Science、Technolog、Engineerin、Mathematics)教育机会。

(以下E为伊丽莎白·福尔摩斯,S为萨尔曼·可汗)

S:能够采访你我非常激动。首先我们来谈一谈:Theranos究竟什么样的公司?

E:我们公司的工作围绕着一个基本的信仰:每个人都有一项基本的人权,那就是能够及时得到最佳的健康信息。我们想要实现全世界医疗保健系统的改变,将疾病预防变为可能。无论你是否享有医疗保险都能支付得起检测费用,同时我们将这一体验变得美好,人们不用再忍受痛苦,只需要几滴血就完成血液检测。

S:如果医生告诉我,我需要进行胆固醇测试,我到实验室之后,抽了一些血,等待了一两天直到结果出来,这一切要花多少钱?

E:也许要花上百美元。

S:如果以后我到当地药房的Theranos检测中心呢?

E:费用只有2.99美元,我们在沃尔格林连锁药房都有检测中心,这些站点邻近住宅区,你不用走很远就能进行血液检测。你也可以在一天当中的任意时间去检测,对于许多人生活节奏飞快的人来说,这在过去根本不可能实现。在检测中心有水疗,还有瀑布和竹子,我们试图为人们营造一种美妙的环境。

S:所以我也许会期待每次的血液检测。

E:是的。我们只需很少的血液样本就能进行许多种血液检测。从前需要从你的手臂抽血,现在只需要手指上的几滴血就可以完成检测。你能从手机应用程序上得到检测结果,我们向你保证永远不会出售你的检测信息,不会将你的检测结果用于广告,在这样的一个操作架构之下,你真实地拥有属于个人的检测结果信息。

S:这一切带来的影响是令人震惊的,传统的检测要花费几百美元,而你们的血液检测只需要2.99美元。昂贵的血检费用降低了,你不必先得到医嘱,再去实验室抽大量的血。我现在只要去次水疗,然后滴上几滴血。

E:是的。

S:我想要知道这些多米诺骨牌效应的背后,这一切改变对于整个社会究竟意味着什么?不过让我们先追溯回去,来聊聊你的个人成长。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喜欢些什么,童年的兴趣和你如今的事业有着怎样的联系?

E:我成长于一个致力公共服务的家庭,我的父亲曾经柬埔寨的战场上照顾孩童,他经历过地狱般的苦难。我也想投身于公共服务,当我渐渐长大,我开始发现周围那些从事公共服务的人,他们想要做好事、想要改变世界。但我却发现即便你有全世界最好的初衷,许多事情并不由你做决定。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对一种观念极度感兴趣,那就是:商业才是改变世界、做善事的最佳途径。我们创造出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的产品,这是留给后代最有价值的遗产,证明了我们可以通过做善事取得成功,于是我下决心创立一家公司。

S:当你这么想的时候你几岁呢?

E:大概是十岁吧。

S:你的家人可以说是在做拯救世界的事情,而你十岁时显然已经很早熟,你觉得"我要创立一家公司。"当时你就想好了这一切要与科学有关吗?或者你当时设想的是其他的东西?

E:我当时爱上了科学,我觉得科学是最酷的东西。而且我的家人也从没将我和弟弟区别对待过。当我告诉父母我正在发明时光机时,他们把这事非常当真并且表示支持。

S:你如果对我说你要建造时光机,那我也肯定会当真!

E:在学校体制的环境影响下,女生们不会认为科学和数学是很酷的事情。而我绝对是得益于父母的支持,那个阶段我最好的朋友就是书。


S:你早年是否意识到一种男女被区别对待的社会症结?你认为这从何而来?

E:我在很早的时期就意识到了这点。当时我路过在Palo Alto(帕罗奥图,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商店时,我看到店名写着:小英雄和公主们。我意识到人们希望你扮演某种特定的角色。我认为年轻女孩们缺乏更多的成功女性作为她们的楷模

S:显然你是解决这种现状的榜样,你不是有意为之但却是事实。你认为我们还能怎样做或者应该怎样做才能实现改变?

E:我们可以创造一种支持系统,尤其要告诉女孩子们她们可以在数学、科学领域成为翘楚。这也能够成为你实现梦想的工具,无论你想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家、音乐家、科学家或是工程师,要让这样的理念在社会上发声。

S:你有没有因为自己女性的身份遭受过排挤?你多久才意识到自己遭受排挤只是因为性别问题?

E:很长一段时间,我工作的环境里都鲜有女性。我尽量让自己不去关注这些,因为我相信,你自身的行为最重要,人们会因为你的行为改变对你的看法和态度。无论你是男人或者女人,你所做的事情才最能代表你。

S:当你年轻时,你是否意识到社会对女孩子刻板定位的现象,或者说你的家人很开明,保护你不受到这样的影响?

E:我意识到了,我经历了大多数女孩会经历的:学校里的刁钻女生,她们也会挖苦我和我看的书。

S:当你长大进入青少年时期,是什么时候你确定自己要从事医疗保健行业,是什么时候你确定自己要朝这个方向发展?

E:我花了很长时间思考到底什么东西才能让我的人生实现最重大的转变。当时我在考虑,生活中经常发生一些出乎意料的事请,比如发现身边的人突如其来的心脏病发作或是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当然从生理学的角度来看,这些病情在被确诊前已经悄然在我们体内发展了几年或者十几年。我想不出任何能够比试图改变这个现状更有意义的事情。于是我就创立了这家公司。

S:显然你当年天赋异禀,最终进入了斯坦福大学,这也是你唯一申请的一所大学,是什么让你选择了斯坦福?

E:斯坦福是非常优秀的一所大学,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到这里,他们有着不同的身世背景却有许多共同之处,他们分享梦想,分享一起改变世界的共同目标。

S:当你刚进入斯坦福大学的时候,你就开始了自己的实验项目,成为了化学工程学教授钱宁·罗宾森的学生。

E:他今天也来到现场了。我很幸运遇到钱宁·罗宾森教授。在我进入斯坦福之后,知道自己对特定的领域感兴趣,当时在这个领域有两位教授,一位就是钱宁另一位是顾问教授。于是我在钱宁教授的实验室门前站了好几个月直到他答应让我参与他的研究项目。

S:当你来到像斯坦福这样的大学,有许多绝顶聪明的人,你当时感受到来自这种环境的威胁了吗?你有没有质疑过自己做的事情?

E:我从没有质疑过,我觉得自己生来就该从事这样的事业,我是个终极乐观者,同时我也坚信,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去做一件事情一定会成功。一万次的失败只是意味着在第一万零一次你会成功。

S:你当时是怎么在教授门前扎营的?是一直敲他的门还是怎样?

E:我坐在无人的走廊直到他现身。

S:你花了多长时间才让他同意给你这个机会呢?

E:我想大概有几个月吧。

S:你当时有没有想过:如果这回不能成功,也许我应该回去跟其他学生做一样的事情。

E:没有,当时我已经被允许坐在后排听教授的课,按理说新生是不允许进入这种课堂的。这算是迈出了第一步,这之后我就被准许进入实验室,这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S:这个实验室有什么特别之处呢?在斯坦福大学有许多的教授,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研究非常棒的项目,是什么吸引了你,让你在外面扎营呢?

E:因为我坚信自己找到了想要钻研的领域,我想要尽快学到尽可能多的相关知识。

S:所以你当时有一个大致的想法,你想要创立一家能够拯救生命的公司,然后最佳的途径就是生物工程和化学工程,于是你找到了教授并且进入了相关领域。你在实验室待了多久?大概有一年多?

E:是的。

S:你日以继夜地钻研这件事,之后你决定退学,是什么让你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E:我投入了自己所有的时间来做研究,几乎没去上课。斯坦福大学的学费也不便宜,是我父母攒钱供我上大学的,所以我想反正我掌握了自己需要的知识,我也想把时间花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

S:所以在研究的进行当中,你开始着手于血液检测的研究,是什么让你觉得会在这一领域有重大发现?

E:我当时拿到了三千美元的助学金来做研究,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S:人们经常在谈论到你时会觉得这又是一个经典的天才退学故事,就像比尔·盖茨这些人一样。然而在软件领域中,一切总是很直观:我研发了这个电脑,人们想从我手中买到我的设计,IBM公司表示很感兴趣……你能够立即看到成果。但在生物科技领域,你却无法看到立竿见影的反响,生物科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包含了许多繁重的研究。我不认为有人会因为眼前渺茫的希望而贸然退学,是什么给了你信心,让你决定要开拓这个领域?

E:这个问题问得很好。这个产业自身拒绝做出任何形式的改变,这个行业充满了有着固定思维的人,我认为我的优势之一就是自己当时没有预料到这件事情会是这么的艰难。

S:当时你觉得完成这件事情需要花多长时间?

E:我当时想的是大概三年。

S:然而你足足花了十年时间在这个项目上,这不同于建立网站或者社会媒体,当然这些也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但你所做的事情是一种漫长的生命循环。有没有一个瞬间你会感到害怕,因为你所做的事情可能会改变世界。

E:过程总是非常艰难的,这个过程会让你真正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对于我而言,我清楚地知道这不是关于我个人,即使我被炒鱿鱼,不能担任公司的CEO也无关紧要,我会一遍遍地重新建立这个公司直到我成功,因为这确实就是我人生中想要做的事情。我想要创立一种屹立不倒的东西,如果这个决策不能对未来产生长远的影响,我们不会去做它,这个观念极大地影响着我们创建公司、雇用员工、给员工升职、制定商业计划等等的决策。所以在这十年里我们试图用科技来创造一种影响力,这一切不只是在血检中抽取更少的血这么简单,同时也要降低高昂的检测费用,你知道如何进行血液检测并不代表着你已经做好准备将自己的产品投入市场了。仅仅是研究如何实行这一切我们就花了数年,如何让没有医保的人也能支付得起这样的检测,这又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工程性问题,对于我们想要解决的早期侦察病情问题,你不能只有一个空盒子,你要有一个完整的系统。

S:即使是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也会谈到你曾经辞职,寻求一些创世基金的来源,你找了一些风投集团和银行。

E:我们确实在寻找可以一起建立起价值数亿的公司,并且真正明白这项事业长远意义的人。所以我们对于这个决策非常谨慎,因为我们想要找到和我们一样信仰这种理念并且崇尚伟大价值观的人。

S:你在19岁的时候从斯坦福大学退学,之后你就开始从事这项事业,当你拿到第一笔投资的时候你几岁?

E:19岁。

S:那大概是2002或者2003年吧,这个过程困难吗?因为你的项目是非常大胆的医疗保健事业,这个过程中会发生资金撤退的情况吗?

E:当然会有,我们始终认为创立一家公司并且取得成功全靠这个公司的人,当你在做一项投资决定,你其实是在决定是否要和这些人共伍,所以我们希望找到理解并与我们产生共鸣拥有共同价值观的人,在我们实行这一切的过程中,你要体会运营环境中的每一次尝试都意味着什么。我很幸运自己最终找到了这样的投资者,但我已经做好了随时被否定无数次的准备,这对我来说没什么,因为最终我会找到支持我的人,我也确实找到了。但是还是有很多人觉得我应该回到斯坦福大学完成我的学业。

S:而你也一次都没有质疑过自己当年退学的决定吗?

E:对我来说很困难,我曾经将我的生命投注于这项事业,长时间以来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全情投入到这其中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的紧张,我们也为之付出了辛劳的工作和大量的时间。但在当时我就知道这是我注定该去做的事情,这件事也注定会成功。

S:经过了十年的研究,血液检测开始浮出水面,人们开始了解到这项技术,你的期望与现实相比又有着怎样的不同?

E:我没有任何的期望,不过我们决定建立自己的网站,因为让每个人都能够在一切都太晚之前取得有效信息,才是我们真正的成功。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中,人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可以得到这样的信息并且利用其改变自己的诊断结果,很多人都不知道二型糖尿病是可治疗的,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检测数据所提供的信息来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从而摆脱这些健康状况。这项研究的浮出水面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将一种长久以来似乎被禁止或者令人生畏的过程变得更加适于社会、适于消费,当人们拿到自己的实验室检测结果时完全不懂它的含义,这样他们也就无法在自己的生活中利用这些信息,即使这往往有可能是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数据。所以我们致力于让自己的的产品被主流接受,这些数据应该用大众化语言呈现而不是医学语言,让人们能够利用它们并且改变自己的人生,这就是我们想要达成的。


S:其他的同行产业是如何看待你们的呢?他们的反应是怎样的呢?

E:他们并不喜欢我们,这其实很有趣,我们认为在硅谷人们都公平竞争,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S:那他们靠什么来竞争?

E:靠扭曲事实和编造谎言,然而我并不介意,因为如果我们能为每个人都提供一个美好的体验,我相信最终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但这确实是个艰难的行业,我们想要让这个行业向每个个人开放,因为一旦有了消费者的加入,整个市场就会被改变。在这个行业消费者没有任何的需求,因为他们被完全剥夺了权力,如果我们能够改变这一现状,让个体消费者进入这个市场,这将改变整个市场。仅仅靠宣传我们的价格,人们就开始问:在你们这个地方要花多少钱?我可不会花超过2.99美元。这样的状况很好,因为人们越是这样做市场就越开始运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这将掀起一场改革,消费者们开始有了需求,他们需要更好的产品,最好的产品就将最终胜出。

S: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样的变革没能发生在这些企业的身上?

E:他们从未尝试过解决问题,我们并不想和这些公司较量,我们对抗的是这个系统本身,我们想听到让人们说:我真想自己早点知道这一切。这才是我们想要实现的改变。行业内的其他人并不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S:我们刚才有提到在很多连锁药房都有你们的检测中心,光是在亚利桑那州就有四五十个检测中心,这是为什么呢?

E:我们想要在全世界范围内树立一个模范,而亚利桑那州的人口数量非常能够代表整个美国,这让我们能够很好地展示给大家,可以通过市场来拯救生命。我们将费用降到了50%~80%,政府让大家付上百美元,我们却把这个价格降低了20个点,这是没人能够做到的,这一切也不会让税收增加,亚利桑那州作为一个示范点完美地展现了这些。在今年夏天,我们建造了第一个让人们有权获得实验室检测的站点。

S:那么想延伸到其他的州吗?

E:我们刚在宾西法尼亚州建立了检测中心,同时也在加利福尼亚州建设了站点。

S:所以我现在要去进行血液检测的话,他们会抽取几滴血液样本然后送到当地的检测站点是吗?但是最近好像可以当场检验了是吗?

E:是的,我们得到了FDA的批准,可以在我们自己的检测中心用我们的技术进行一系列的血液检测,这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

S:你觉得什么时候这种科技可以真正开始影响并且改变普通的美国人的生活呢?

E:我们每天都在为之努力,在宾夕法尼亚州我们也正在实践这一切,当我们看到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够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的时候,我们透过这些人鉴定自己的成功。

S:接下来我们回答一下观众的问题:你自信的源泉是什么?

E:我曾经训练自己,永远不要太过于激动也不要太过于不安,每件事情都非常困难,好的事情时常会发生,同一天也有可能发生坏的事情,我总是把一切都看作是海浪,有起有伏,你还得追求同样的旅程。

S: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血液分析对精神疾病领域有何帮助?

E:这是一个美妙的领域,因为就现在的临床来看,如果你得了抑郁症,医生只会让你尝试不同的药物直到你感觉好点儿了,我相信一定有比这更好的治疗方法。我们也在致力研究如何运用我们的诊断技术帮助精神疾病的临床治疗,关于药物对人体产生的副作用,药剂用量等等进行监控。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