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患暴力何时休
对暴力伤医事件的解决办法,需要的不仅是扬汤止沸,更亟需从根源上进行解决。其解决办法既需要从政府层面,也需要从社会层面和医院层面多管齐下。 
2015-7-17 12:11:48
0
曹健

本文转载自财新网


君不见伤医事件屡频发,医者寒心如灰死;


君不见看病贵难望却步,患者嗟乎莫生病。


噫吁嚱!


危乎痛哉!


医患之难,难于上青天!


前日又有报道,惠州市某医院女医生在医院住院部办公室被一名患者持刀砍伤且伤势严重。我们在悲愤的同时,也在深深的反思,为什么伤医事件频见报端而又屡禁不止?为什么在医院这种公共场所,犯者可以肆意携带凶器横行医院,而不能够禁止?


关于医患之间愈演愈烈的矛盾与恩怨背后,我们应当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社会矛盾是大背景


我国巨大的城乡差异导致社会底层所占比例非常大,总体社会结构呈“倒‘丁’字型”。而这种社会结构在经济、政治等领域的改革滞后影响下,又加剧了社会矛盾的产生与深化,而利益格局的分化则是造成社会矛盾的深层次根源。


目前,我国社会矛盾的主体越来越呈现多元性,矛盾的主体不仅涵盖农民、工人,也包括军人、教师、学生等;矛盾的涉及面日益广泛,频繁发生于各行业、各地区;矛盾的冲突性不断加剧,从游行、静坐、堵塞交通发展到武装械斗、恐怖袭击、暴力杀戮;矛盾的发生数量不断增加,社科院2013年《社会蓝皮书》认为,“现阶段中国社会处于矛盾多发时期,且社会矛盾多样而复杂。近年来,每年因各种社会矛盾而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多达数万起甚至10余万起”,而1993年发生的群体性事件仅为1万起。


正如吴敬琏所说“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如果不能靠稳健有序的改革主动消弭产生这些矛盾的根源,各种极端的解决方案就会赢得愈来愈多人的支持。”


花费与疗效不对等下的心里巨大落差


医疗行业的两大突出特点就是不确定性和信息不对称性。不确定性包括疾病发生的不确定性和疾病诊疗的不确定性,由于疾病诊疗的不确定性导致患者尤其是花费巨额医药费用以后疾病的治疗效果不但没有好转甚至是恶化,此时患者及家属难免不会发生情绪上的巨大波动,在医患间沟通不畅或是缺乏有效沟通的情况下,就有可能发生一些过激事件。2014年中国医院协会在《医院场所暴力伤医情况调研报告》中也指出,“在暴力伤医的导火索中,诊疗结果与患方期待落差大被排在了首位”。


信息不对称性主要体现在医患间知识的不对称,往往认为医院既然收治了患者,就应该有能力治疗好,对于疾病的治愈转归、并发症、后遗症等并无太多概念,更多的只是盲目迷信。一旦出现意外事件,部分患者动辄就归咎于医生。


医患矛盾演化成为暴力的极端反应


在医患间矛盾得不到有效解决后,便极有可能升级为暴力事件。近年来暴力伤医事件愈演愈烈,已经体现出三大特点:一是暴力伤医事件数量不断增加,中国医院协会在对全国316家医院进行调查时发现,医务人员躯体受到攻击、造成明显损伤事件的次数逐年增加,被调查医院发生伤医事件的比例从2008年的47.7%上升至2012年的63.7%;二是事态范围呈现扩大化,群体围攻医院或者殴打医务人员现象经常发生;三是事件性质更加恶劣,直接导致医务人员死亡事件增多。这些事件不但严重干扰了医院正常的诊疗秩序,也给医务人员带来了极大的身心伤害。


其实对于广大的患者来说,只是希望“安得良医万万千,大庇天下病者俱欢颜”。但是,由于暴力伤医事件的频发,最终受害的也将是全体社会。目前,这种暴力伤医事件所带来的社会性危害已经初露端倪,直接体现在就是近年来医学专业的报考意愿持续下滑,且录取分数线也不断下降,未来我们的医生素质、医疗质量还能够有更好的保障吗?


此外,部分医务人员医德丧失、责任心较差;政府执法部门对暴力伤医类犯罪打击力度不够、加上患者与家属的法治意识不强,让部分患者家属认为犯罪成本低,闹事起来有恃无恐;这也都是导致暴力伤医事件不断发生的根源。


对暴力伤医事件的解决办法,需要的不仅是扬汤止沸,更亟需从根源上进行解决。其解决办法既需要从政府层面,也需要从社会层面和医院层面多管齐下。


促进优质医疗资源均等化


2013年,在媒体报道的28起暴力伤医事件中就有22起发生在三级医院,其中21家是三甲医院。为了获得更好的治疗效果,众多的患者不得不挤入三级医院,造成了大型医院的医生不得不承担较重负担,往往一上午要接诊几十甚至上百个病人,导致医生没有足够的时间讲解病情,耐心对待患者。


如果能够实现优质医疗资源的均等化,那么可以有效化解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门可罗雀的局面。患者就诊等待时间的减少、治疗时间的延长,则可以有效降低由于情绪焦躁而导致的部分伤医事件发生。此外,由于医患之间交流时间的增多,可以更好的引导患者正确看待治疗效果,合理进行花费,而不是盲目的不顾一切的要求医生“用最好的、最贵的”药品与治疗方法。一旦意外发生,就有可能导致患者家属与医生之间产生矛盾。


加强纠纷调解与法律维权


在出现医疗纠纷以后,医患之间往往通过自行协商、行政调处或民事诉讼这三种主要途径进行解决。据调查,在以上三种主要方式中医患协商解决占80%,行政和司法解决各占10%。


为了突破传统解决途径的局限,许多地方又建立起了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据悉,通过人民调解处理医疗纠纷比医患协商要相对较好,但是仍然面临医患间信心不足的问题。因此,在进行纠纷调解的过程中,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医院治疗信息的公开与透明化,提高信任度。


还有部分医疗纠纷,是由于职业“医闹”的加入,导致矛盾的进一步升级与恶化。在进行严厉惩治与打击“医闹”的行动中,还需要公安机关进行从快从速办理,合理引导患者及家属的合法维权,而不是采取极端措施损人害己。


医患矛盾之中的维权,并不仅仅局限于患者及家属,医生的维权同样也很重要,我们的执法机构还需要在保护医生的利益方面加大力度。由于出现事情之后,一些医院的息事宁人态度与社会舆论的偏颇,有时导致医生处于一种弱势,正是这种不作为导致部分患者有恃无恐,让医生在工作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只求能够每日上班后平安归来。


医院建立快速应急反应体系


目前,虽然2013年10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医院安全防范系统建设指导意见》,提出构建人防、物防、技防三级防护体系。其中,保安人数要按照不低于在岗医务人员总数的3%或20张病床1名保安或日均门诊量的3%的标准配备,各大医院也都建立起了警务工作站。甚至有的医院(如深圳港大医院)还为每位医生配备了“防狼”武器。但是,这种安防系统的建立并没有阻止惨剧的发生,究其原因在于一旦危机发生,保安与警察并不能够第一时间冲上来,而且由于各种顾虑的存在,往往并不能够解决问题。医院还需要建立起一支医务人员的自治维护队伍,精选一支骨干医务人员在危机发生的时候能够快速响应,由全院为这支维护队伍承担全部费用及必备的防护措施。


注重医院人文精神建设


在伤医事件中,又有多少是因为医生医德的丧失或是职业操守的沦落所作出的行为而引发患者及其家属采取武力行动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由于这样的行为而导致暴力伤医的事件又能够完全责备患者吗?对于这样的害群之马,我们的医院是否也应该反省呢?


200多年前,医学先贤特鲁多这句名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可以说是一语道出了医学是一门饱含人文精神的科学,如果剥去医学的人文性,也就等于抛弃了医学的本质属性。对于逐利的公立医院来说,能否重新建立起那已沉落的人文医疗精神,必将关系到我国未来医疗事业的真正兴荣。


也许医患矛盾的解决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实现,但我们仍将期待着医患和谐的那一天,恰似那“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