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盘点】看,热闹的医药圈。
2015-1-13 20:07:35
0
郭琪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5年1/2月刊



热战:“伟哥”市场洗牌

2014年5月12日,枸橼酸西地那非在中国的专利保护到期。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和中国市场打了三十年交道,这段辛弃疾的词恐怕是辉瑞最难消化的中国文化。值得玩味的是,词中既道出万艾可曾垄断中国抗ED(勃起功能障碍)药物市场,不可一世的过去;也有面对在中国的专利保护到期,不可避免地被国内药企来势汹汹抢滩市场的现在;更有甚者,打头阵抢生意的广药白云山已经以“金戈”命名了国产版“伟哥”。

顶着“全球首款”抗ED的口服药这个光环,万艾可全球上市第一年销售就突破10亿美元,更凭着开出的处方量创了世界纪录。登陆中国十几年,“蓝色小药丸”已然家喻户晓。不过,国内企业可没闲着。自上世纪90年代,白云山就已经开始着手仿制。目前,白云山在研的同类产品达40多个,身后还有一大批追随者,包括常山药业、联环药业、乐普医疗、海王生物、齐鲁制药等,目前申请万艾可仿制药的国内企业已有20多家。

目前,中国抗ED市场由辉瑞万艾可、礼来希爱力以及拜耳艾力达三分天下。数据显示,2013年万艾可在中国的销售额实际为8.9亿元,希爱力为3.1亿元,艾力达则是0.8亿元。多年来,后两者还是无法撼动万艾可在中国市场的老大地位。不过,随着专利到期,仿制药的逼近让辉瑞不得不打响市场保卫战。据说,万艾可在韩国专利失效后仅一个月销售额就锐减至原来的42%,而在泰国其价格则下调了30%。

可以预见,随着国产“伟哥”相继上市,一场仿制药与原研药的厮杀不可避免。磨刀霍霍多年的“金戈铁马”们,终于要面对独霸江湖的伟哥始祖。

热闹:山银花是什么花

金银花自古以来就是清热解毒的良药。然而,谁能料想,这样一种普普通通的中药材竟然会把CFDA卷进一场论战,还关联上南北利益纷争,着实让不少人上了火。

2014年8月,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通过微博指责国家药典委在《中国药典》中把南方地区的灰毡毛忍冬用了上千年的“金银花”之名更改为“山银花”,“金银花”则成了山东忍冬的专用名,用他的话说,这一行为“给数以千万计的百姓造成无比重大的经济损失”,他直指CFDA为利益集团代言。

国家药典委和CFDA相继回应,称两种药材的分列基于本草考证;另外,山银花含皂苷,有溶血性,分开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山银花下挫原因归结为药典修订不合逻辑。

近年来,南方的山银花经历了几次市场价格的严重下挫,很多以此为生的农民纷纷放弃种植,而山东的金银花尽管价格高了数倍却依然供不应求。此前,已有多个相关省份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给山银花“正名”提出修改药典。2013年9月,湖南、重庆、贵州、四川、广西等五省区市十县联名上书CFDA将“山银花”与“金银花”通用。而在学术界,关于两花的性状、功用是否一致则一直存在较大分歧。

不久前,CFDA发布的《关于分列管理中药材品种有关问题的复函》指出,各生产企业将处方中金银花明确为山银花的,应将金银花变更为山银花投料生产,并按要求进行备案说明。至此,沸沸扬扬的“正名”之争告一段落。

纪委官员微博举报政府机关实属罕见,在这一事件中,利益方关注的是山银花是否应更名的专业问题,局外人则对CDFA相关人员是否涉嫌贪腐更感兴趣。“正名”之举是非曲直或许难有定论,但一次以公共利益为名以公开方式呈现的“上访”则让人大开眼界。

热斗:西藏药业大股东之争

用“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或许可以诠释西藏药业去年那场“热闹”的内斗。

坐收渔利的康哲系不仅再度拿下新活素的独家代理权,更持有公司26.61%的股份,成为西藏药业第一大股东。如今,内斗风波暂时平息,但仔细回想,西藏药业曾经的股权结构以及华西药业、新凤凰城这两个大股东各自强烈的掌控欲早已为今日的恶斗埋下伏笔。

从1999年上市开始,尽管经过数次股份的转让和定向转增,但西藏药业这两个曾经的大股东的持股比例相当的问题却一直未能化解。2014年5月份,西藏药业新一届董事会由股东通过换届选举诞生,仅仅过去3个多月,华西药业就坚持以简单投票制增加两名独立董事,新凤凰城称其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增加两名能按其意愿行事的独立董事,以便全面操纵董事会,剥夺其他股东的话语权。此后,双方因为在公司战略、加薪议案等问题上意见相左而致使矛盾不断升级??

西藏药业这种非理性的内讧行为导致公司违规不断,让核心产品“新活素”的增长受损,影响了企业的日常经营。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股权制衡可以规范关联交易、减少私人控制权收益,但由于我国长期受集权文化的影响以及股东的成熟度较低,大股东之间的过度制衡,极易导致频繁的控制权争夺,使决策效率下降。此外,西藏药业有中小股东公开号召小散股东组成联盟,筹集10%的股份单独提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结束股权争斗,也反映出中小股东权益保护的缺位。

目前,新凤凰城退出,权益变动后的西藏药业两大股东的持股比例相差5%,依然比较接近,后续是否会再度引发股权之争不得而知。但愿康哲的入主会给西藏药业的发展带来新气象,不再旧戏重演,止增笑耳。    

眼热:科伦如愿牵手利君

2014年6月,科伦药业终于如愿以偿花费4亿港币购入利君国际4.96%的股权。股份虽然不多,但科伦药业成了名正言顺的股东。当然,以科伦药业的野心勃勃,想必未来仍会继续收购利君国际的股份。
科伦对利君国际心仪已久。2012年12月,科伦药业发布公告拟以20亿资金收购利君国际不超过30%的股权,希望成为利君国际的控股股东。超过40%的收购溢价,体现了科伦对利君国际控股权志在必得的决心,但此项收购因港交所的阻拦而作罢。但科伦并未放弃,众所周知这是源于科伦对石家庄四药情有独钟。利君国际于2007年收购了石家庄四药,两者强强联合成功实现在香港主板上市。利君国际主要业务有两部分,石家庄四药的大输液和西安利君的抗生素。其中,前者是核心资产,贡献了利君国际整体收入的67%,净利润更占了90%。

近年来,科伦、华润双鹤和石家庄四药在全国大输液市场三分天下。科伦在西南、华南、东北、华中等地较为强势,华润双鹤主要占据华北市场,而石家庄四药在河北、北京、陕西、天津等地市场份额领先。与石家庄四药合作将对科伦整体发展产生巨大推动作用,双方在销售地域上的优势互补利于制定更合理的市场策略,也会对华润双鹤造成极大威胁。鉴于石家庄四药对科伦整体发展战略的重要性,科伦对利君国际买其椟正为取其珠。

去年9月,利君国际因西安利君的业务增长停滞,拖累公司整体财务状况而出售了西安利君的全部股权。剥离了运营效率低的抗生素业务,利君国际的策略是进一步发展大输液业务,尤其是高利润的非PVC软袋及其他新产品,因此,未来也会将资源分配至增长潜力较高的大输液业务范畴。而科伦对输液板块的整合也在这一切发生后更加清晰。

热议:药房托管老话重提

2014年1月,康美药业连续发布四则公告称,已与共计80余家公立医院签订药房托管协议,给新一轮药房托管热潮打开了口子。随后华润医药、广药白云山以及国药集团纷纷响应,相继表达了对“药房托管”的极大热忱。

犹如一枚炸弹,新一轮药房托管热潮在医药行业引起巨大反响。3月,部分医药界人士在京联名提议,叫停此轮由行政权力主导的药房托管,归还医疗机构采购药品的自主权。时任广东省卫计委副主任的廖新波也连续3天发表“药房托管解谁忧”、“药房托管穷途末路”等7篇文章,表达对药房托管的担心。

新一轮医改中,政府力推药品零差率改革,医院药房已沦为成本中心,公立医院自然愿意将这个成本压力转嫁出去,但新一轮药房托管热潮中,药房的产权仍归属医院,托管方只负责具体经营,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托管方与医院的协议已经将两者利益捆绑。这样一来,制药企业的日子就难过了。

去年有消息称,国家卫计委一直在组织专家、学者和企业代表讨论药房托管模式,但始终没有相关的政策出来。不过,在这件事上,湖北省先行一步了。2014年11月14日,湖北省发布《关于加强全省公立医院药房托管工作管理的指导意见(试行)》,成为首个印发药房托管相关指导意见的省份。该指导意见对于药房托管中有争议的产品的利润分成和采购权问题给了答案:分成由托管双方在合同中明确规定,但医院得到的分成只能用于公益性的事业;托管方在药品采购上必须从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采购,品种由医院决定。

这个规定不仅将医院从药房托管中分成这一行为放到台面上,还将自主采购的权力明明白白地交给医院。外界认为,这无异于把旧的药品购销利益链给合法化了。如果这成为各省通行的做法,恐怕今年关于药房托管的争论又要掀起一轮高潮了。



热衷:顺丰速递跨界医药流通

医药健康无疑是当下最时髦的领域了,现在,连快递公司也来赶热闹了。作为速运龙头的顺丰就在去年成立了医药物流事业部。

医药物流可不是简单的药品配送,介入医药流通行业,按顺丰的话来说,要致力于为医药行业客户提供专业、订制、高效的医药物流解决方案;建立专业药品运输能力,为客户提供常温/温控运输、专业包装、全程监控等客制化的产品和服务。一直以速度、成本和效率取胜的顺丰要凭借这身功夫打进医药圈,自然获得了普遍关注。业内人士认为,顺丰会改变医药行业内一直缺乏专业的物流配送服务的状况,降低医药商业公司自身对物流建设的投入成本,优化医药商业领域的结构和资源调配。

2014年11月,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成立“医药物流分会”。顺丰速运医药物流事业部副总裁龚顺松、国药控股副总裁李光甫和九州通医药集团物流公司总经理殷涛共同当选首届轮值会长,得到了行业的肯定,顺丰也算正式入了医药流通的门。

另一方面,受惠于电商爆发式增长,顺丰也很可能借医药电商的东风,成为受益者。因为让药品实现“最后一公里”配送也是整个行业所乐见的,毕竟物流配送是目前医药电商发展的短板。

热门:BAT抢占移动医疗

真是哪里有机会,哪里就有BAT。

以2014年初,阿里巴巴投资中信21世纪为起点,这一整年,BAT砸向移动医疗领域的钱已达数十亿。整个市场已经沸腾了。

阿里巴巴投资中信21世纪是为了药品网络销售资格,为即将到来的网售处方药利好政策做准备。支付宝搭建“未来医院”,是对医疗机构开放自己的平台能力,以掌握医疗服务的入口。其实,从2011年马云的云峰基金向寻医问药网投资数千万人民币开始,阿里巴巴在移动医疗布局的野心已露端倪。
腾讯2014年两笔最大的投资分别给了丁香园和挂号网,两者都将会与腾讯的微信系统进行对接,丁香园有专业的医生资源和医疗社交平台,挂号网则会成为腾讯拓展移动支付市场的入口。

百度虽然没有引人尖叫的大手笔,但其在移动医疗领域一直没有停止行动。除了早前搭建了“百度健康”平台外,还搭建了Dulife智能硬件平台为市场卡位,并且在此平台的基础上打造了“北京健康云”,将大数据与医疗服务相结合。

移动医疗行业毫无争议是一个前景无限的“金矿”,但刚刚起步加上受到种种客观限制,远没有迎来春天。BAT正在竭力发挥各自优势,以自身业务的延伸布局这个行业,各投资机构和大小企业也纷纷跟上。尽管过程中充满不确定,但正因为前景可期,才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热闻:李连达与天士力纠葛落定

2014年9月,天士力诉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李连达名誉侵权以终审判决李连达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而告结束,多年纠葛,尘埃落定。

李连达与天士力交恶始于2008年。李当年公开声称,天士力的复方丹参滴丸不但疗效差,还存在严重副作用,不良反应发生率高达3.11%且未做长期毒性试验。当年年底,李连达领导的浙江大学药学院某研究小组因发表数篇造假论文被曝光,轰动一时。但风波未平,后来全欧中药商会副会长祝国光再发公开信高调举报李连达小组又有论文造假,且一稿多投。因为全部论文都有李连达的署名,一时间这位院士被推上风口浪尖。

2009年初,李连达反击,称祝国光是对其执意公布对天士力不利的复方丹参滴丸研究结果而进行打击报复,因为祝国光是天士力的高级顾问。此举随即引发天士力的强烈反弹,又牵出李连达任职顾问的广州白云山制药,而后者拥有复方丹参滴丸的同类产品复方丹参片。天士力称李连达吹捧一个产品、打压另一个产品乃利益驱动,而最终对李连达提起诉讼。值得一提的是,据披露,李连达此前并没有针对复方丹参滴丸进行长期毒性的试验,仅是采用文献研究法,而3.11%的不良反应率数据则来自天士力董事局主席闫希军主编的《丹参大全》。

两位学术泰斗,两家上市公司,究竟是追求真理还是商业争斗,因为卷入利益交缠而难有公论。如今,复方丹参滴丸在美国的Ⅲ期临床已经开始,不知多年后FDA会否给出一个答案。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