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埃博拉式握手”
让我们来学习学习“埃博拉式握手”。 
2015-1-15 14:21:44
0
融汐

本文转载自商业周刊中文版


利比里亚一家陷入困境的企业折射出埃博拉带来的经济冲击

马赞·哈拉比(Mazen Halabi)正坐在一份电子数据表面前,表格中记录了自7月埃博拉疫情在蒙罗维亚爆发以来成本的上升。哈拉比本来有扩大业务的计划,他的店铺“梦露鸡”(Monroe Chicken)是利比里亚首都唯一的快餐店,他本想开一家大型自助餐厅风格的美食广场,为食客提供利比里亚食物以及炸鸡和烤鸡。但是,这些计划现在都已搁置。

 

由于一直有新病例出现,“梦露鸡”等企业的未来仍难以确定。首都的许多小公司和商店都倒闭了,盖洛普(Gallup)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调查显示,高达半数的工人处于待业状态,在农村地区尤其如此。外国承包商和投资者已经带着资金离开了利比里亚。哈拉比表示:“如果人们吓得不敢到这个国家恢复他们的业务,那就成问题了。”

 

埃博拉危机爆发之前,摆脱连续内战仅10年的利比里亚本已处境不佳,由于主要出口产品铁矿石和橡胶价格下跌,其国内生产总值(GDP)有所下滑。到10月底,利比里亚2014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已经从5.9%骤降至-0.04%。世界银行预测,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该国今年的GDP可能缩水11.9%。世界银行驻蒙罗尼亚经济学家丹尼尔?博阿基耶(Daniel Boakye)表示:“这就如同是被一辆车撞了之后,正想以某种方式用已经麻木的脚站起来,这时候又有一辆车撞到了你。”

 

许多黎巴嫩商人已经与家人一起在利比里亚生活了数十年,这些人主导着该国的经济,哈拉比就是其中之一。他为自己制定了一个应急计划。今年,他将开设一些“梦露鸡”的小型分店,选址将会在如果销售不旺能够轻松关闭的地方。

 
“梦露鸡”不是利比里亚常见的商业模式,这家店有一个架构健全且现代化的工作环境,有着明确的流程和工序,员工拥有各种福利。疫情爆发前,这里就已经形成了严格的清洁文化,这帮助它安然度过了危机。在哈拉比办公桌上的显示器里有16个监测窗口,他借此监控着员工切肉、炸鸡及准备三明治。他也能观察到人们在不锈钢工作柜台和商店前的互动。

 

当埃博拉病毒开始在蒙罗维亚蔓延时,店里实施了更多的预防措施。一个装满消毒氯水的水桶放置在餐厅外,供顾客和员工洗手;员工每天都要量体温;不锈钢工作台隔开员工,以减少他们之间的接触;每位顾客走后,桌椅都会用氯水全面清洁。哈拉比会检查为他们提供三明治面包的面包店水源,并确保那里的员工在处理面包或面团时是带上手套的。“梦露鸡”已经在使用氯水清洗蔬菜了。

 

哈拉比现在对其40名员工生活的监控更加严格。如果有员工生病,他们的情况就会受到调查。一名员工参加了因埃博拉去世的亲戚葬礼,之后哈拉比给他放假21天,因为这是埃博拉的潜伏期。后来,这名员工健康地回来工作了。

 

在其它企业纷纷倒闭之时,哈拉比并没有裁员,因为他不希望引起客户的怀疑,他也不想“影响员工士气”。员工们被反复灌输关于埃博拉病情的迹象、症状以及病毒已知传播方式的信息。到目前为止,店里还没有员工被感染。哈拉比不让员工吃街头食品,他会提供免费餐食。他表示:“你们不许在路边摊上吃东西。……如果我抓到任何人在路边吃任何东西,我会立刻解雇他。”

 

在危机的初期,因为实行了宵禁,顾客的数量骤减,哈拉比的利润也同样大跌。利比里亚的高燃油价格导致开灯和开空调的费用极高。生菜和西红柿的成本原来就很高,因为利比里亚的大部分食品都靠进口,而为防止病毒扩散,边境被关闭,它们的价格进一步急剧上涨。哈拉比说:“一片西红柿要卖40美分!”而每个标价6美元的汉堡里至少要有三片西红柿。

 

24岁的艾格尼丝·多伊(Agnes Doe)是一位6岁女孩的单身母亲,也是“梦露鸡”的销售经理,她认为自己很幸运。在一个年平均收入410美元的国家,她每个月能赚到500美元。她说:“蒙罗维亚仍然很混乱,埃博拉耽误了很多事情。”她谨慎地穿梭在这个城市里,基本都在单位吃饭,并且一直都在洗手。她把女儿送到了利比里亚东南部,在这个城市安全之前,她不会把女儿接回来。

 

工作时,多伊会用“埃博拉式握手”(击肘)跟员工打招呼。她不能在工作时和朋友击掌或顶拳,在柜台上和厨房里时要小心翼翼的避开彼此。她步行上班,尽量不乘出租车,也不会走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多伊和她的同事们过去经常会在周末前往蒙罗尼亚的夜总会,在那里的舞池中尽情跳舞,但那些地方现在都关门了。她说:“现在真的很无聊,但我们必须要面对。”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