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疫苗——既是短跑,也是马拉松
在埃博拉爆发后的十三个月后,目前已有4个疫苗进入临床试验。 
2015-1-26 10:43:29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生物探索


前两周,决策者、研究者和疫苗研发人员在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总部会面,评估当前以及即将展开的埃博拉疫苗临床试验的境况。按照WHO总干事陈冯富珍的话说,他们的目标是评估现状,制定下步计划,并确保所有的合作者协力工作。

尽管最初国际社会一直批评WHO对埃博拉的爆发反应迟缓,但是疫苗进入临床试验的速度却是前所未有的。在埃博拉爆发后的十三个月后,目前已有4个疫苗进入临床试验。

第一个进入临床试验的疫苗是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与葛兰素史克公司共同研发的基于复制缺陷型黑猩猩3型腺病毒载体的埃博拉疫苗chAd-EBOV。默沙东获Newlink Genetics授权的疫苗VSV-EBOV因副作用问题短暂暂停后,目前恢复研发状态。

另一种疫苗Ad5-EBOV(北京生物技术研究所/天津康希诺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已经于去年12月在中国进入临床试验。而上周,强生公司开始对健康的志愿者采用免疫加强策略,联合的两种疫苗分别为强生子公司Crucell NV的单价人类腺病毒埃博拉疫苗和Bavarian Nordic A/S公司的多价MVA-BN(Modified Vaccinia ankara)丝状病毒疫苗。

短跑:激烈的竞争

这四种疫苗中有3种2月底会进入三期临床试验。其中将在利比里亚进行的是一个随机对照试验,9000名受试者将接受chAd-EBOV、VSV-EBOV或对照疫苗。另一个会在塞拉利昂进行的试验将测试单个疫苗;不同的受试者在不同的时间接种疫苗,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他们感染疾病的风险进行评估。

在几内亚进行的试验既对一线医护人员疫苗接种进行检测,还会进行环状疫苗免疫(ring vaccination),这种方法曾成功根除了小儿麻痹症。环状疫苗免疫不仅接种普通人群或者高危人群,还包括确诊病例。当它发挥作用时,能够打破感染链;与传统的疫苗相比,它的免疫响应是永久的还是暂时的就没那么重要了。

疫苗研发工作进展顺利也为这些临床试验带来一些小的困难。比如,在塞拉利昂的试验中,不知道应该选择哪种疫苗进行试验。最终的决定依赖于现在在进行的一期临床试验的免疫原性数据的完整分析,目前这些数据并未公布。

疫苗开发竞赛日剧激烈,其中一点原因是越早开发出一种疫苗或者药物,越早可以开始拯救生命。但是开发埃博拉疫苗有一个非常尴尬的境遇:如果公共卫生措施对抗埃博拉疫情非常成功的话,病例就会变少,那么,开发埃博拉疫苗将变得更加困难。

在此次会议后的发布会上,WHO助理总干事Marie-Paule Kieny表示,现在很难预测这些临床试验需要多长时间。她说:“如果疫情快速增长,临床试验的速度将会很快;如果疫情进展缓慢,这些试验将会延长。”

截止到上周五,共有21089名确诊病例,8289人死亡。值得庆幸的是, 现在疫情正逐渐衰退。主持了上周会议的南非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的Helen Rees说:“我们非常有希望在这些试验完成前击败埃博拉疫情。这可能会导致疫苗的应用受到限制。”

马拉松:长久的竞争

不过,总的来说,Helen Rees强调:“我们预计,埃博拉疫情不会很快结束,走出困境还是非常遥远的。我们想要做的是根除埃博拉病毒。”

事实上,这涉及了两条路:一种是将疫苗用于当前爆发的疫情,另一种是为未来可能爆发的疫情做准备。当现在爆发的疫情结束后,现在的成果可以为下次疫情爆发做准备。这也意味着最终成功研制出的疫苗可能对此次疫情来说为时已晚。

Marie-Paule Kieny说,如果保护性免疫的生物标志物可以随着这些领跑的疫苗被鉴定出来,那么将可能对一些其它疫苗进行检测,看看它们效果是否更好、等价或者更糟。因此,在此次疫情结束后,将有很大的可能开发出更好的埃博拉疫苗。

Helen Rees对此表示认同。目前的这些领跑者只是第一代疫苗,即便它们中的一个或者多个被证明有效,也不意味着它们就是埃博拉疫苗一切和结局。她说:“在这个领域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情况,第一代疫苗在刚开发出来时是有效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能够通过各种方式开发出更好的疫苗。现在疫情的流行让我们有一种紧迫感,使我们抓紧机会快速研发出一种对当前疫情有效的疫苗。但是,如果我们有更充足的时间,我们可以在疫苗进入临床前进行各种各样的优化。”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