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羡慕的不仅仅是日本医改,还有日本药价
日本的OTC好用,主要是仰仗日本在制药方面的研发能力,而药价格便宜,则是政府花了40多年的时间才得以实现的。 
2015-4-2 9:47:03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艾美仕

自2014年赴日旅游价格跳水后,小伙伴们纷纷赴日浏览美景,享受美食,加上疯狂购物。日本咨询公司hottolinkconsulting对26.5万条中国游客发布的微博微信进行大数据分析,得出结论:中国游客在日本买得最多的是药品,而且给出的评价是好用又便宜。

其实,日本的OTC好用,主要是仰仗日本在制药方面的研发能力,而药价格便宜,则是政府花了40多年的时间才得以实现的。

之前的故事曾经谈到过日本历时百年的医改,最终取消以药养医机制,实现医药分开,但是,仅仅取消“以药养医”无法解决个人医疗负担过重的问题。

1950年,日本开始药品价格的改革,随着全民健保制度的建立,管理日趋完善,历经40年,终于走出了一条有别于其他国家的药价管理制度。

从基准定价到统一定价

多数产业界的人士都认为,日本药品价格管理,是从1974年开始的。但实际上,早在1957年,日本政府就开始建立药品基准价制度,二战刚结束,日本政府就意识到,明治维新以来的医药不分家问题严重,在开始推动医药分家同年,还建立了药品基准价制度。所谓基准价制度,即针对同一通用名相同剂型的药品设立政府指导价,类似于国内实施的最高零售价制度。

更重要的是,同年日本开始推行“国民健康保险”(NHI)。这样,日本政府即拥有了与制药企业进行价格谈判的主体,而NHI代表的政府采购行为,则保证实施降价的合法性。

在日本,有关医疗的管理都是由内阁的厚生省来负责,而药品价格,正是由厚生劳动省医政局经济课负责。

1974年开始,日本正式推动大规模的降价,首要目标是针对通用名药物,即仿制药的价格调整。这是很多国家都采用的制度,在药品专利制度建立之后,对于所有专利过期药、以及上市的仿制药,在同一个通用名下,相同剂型下,实施统一的定价。在此之前,日本药品定价也有很大的随意性,完全相同的药品价格也会出现很大的差距。

这一年,药品立刻被分为两类,一类是医疗用药品,其中绝大部分是处方药;另一类是在药店可以随意购买的药品。

根据日本《药事法》,凡是适用于NHI的医疗用药品都不能被自由设定价格,而是由厚生劳动省统一定价,厚生劳动省对每种药品的市场价格进行调查,算出其加权平均值及变动范围,这个加权平均值加上一定的变动幅度,即为“药价标准”(即全民健康保险报销范围)。凡是处方药均可申请进入“药价标准”,同时纳入政府定价范围。

不在政府定价范围内的药品不予干涉,对于一些并非用于治病的医疗用药品,比如去除皱纹的药品,政府也不干涉其定价,这些商品常常备受国外游客的青睐。

另一种情况是,一些外国产的药品未获得在日本销售的许可,但医生和患者可以个人名义通过某些代理机构或互联网购买,或者直接在国外购买后带入境。对于这部分“个人进口”药品的价格,日本政府不干涉。不过,“个人进口”的药品不得被转让和出售,数量也极有限。

具体定价的过程中,日本药价制订有一套完整的管理办法,对新药、原研药、仿制药实行不同的定价政策。新药定价主要通过类似药品效果比较法、成本定价法和不同规格药品比较法来确定价格。

为保护生产企业研发积极性,政府在新药、原研药和仿制药之间设置较大差价。仿制药根据进入药价标准目录的时间顺序按批次定价,每2年下调1次,首仿药按原研药的70%制定,当原研药和仿制药数量在20个以上时,继续进入目录的仿制药按照最低价格的90%制定。

对于新药上市,在日本也不会漫天要价,新药价格制定基础是与类似药效品种的价格比较。方法是,选择同一效能、药理作用、化学结构类似的药品为对照药,以对照药通常一日最大用量的价格为基础,结合新药的创新性、有用性和市场性等因素来确定。

没有如前所述的参照药品,则根据成本计算新药价格。但按这种方法计算的药品价格,假如比其在美国或欧洲市场上的价格超过2倍或少于50%,则必须将按成本计算出来的价格做一定的调整。

经过10年调整,日本药价控制的成果初步显现,1975-1985年,日本药品价格指数下降了近50%。如果以1974年为药价基准,1982年日本的药价指数为75,德国为130,美国为170,英国为248。1981年,日本药品价格下调幅度达到历史峰值18.6%。

适时调整控制流通差价

从1974年开始,NHI中的药品价格是指在国家医疗保险体系下,NHI以保险人的身份付给医疗机构的补偿价格。医疗机构购买药品的价格可以通过与批发商协商而低于补偿价格,因此在销售价格与补偿价格之间存在差价。

日本价格管理制度初步建立以后,就同一种医疗用药品,厚生省确定的只是最终面向消费者的价格,而不过问医疗机构及药店采购药品的批发价。各家医疗机构及药店分别与制药企业谈判,双方协商决定批发价。因此,即使从同一家制药企业购进同一种药品,各家医疗机构或药店的进货价会有不同,利润也会产生差异。这种现象在日本是允许的,它反映了各购药方谈判水平的高低。

由于日本医疗机构的药品采购方式比较灵活,没有统一的模式,因此,医疗机构为取得更好的折扣,有的采用医院联合体的集团化采购模式,医疗机构单独采购的模式也很普遍。医疗机构根据自身需要定期向批发商采购药品,没有采购目录的限制,结算一般为现款现货。日本的药品物流配送体系比较发达,可以及时满足医疗机构的用药需要。

当然,制度设计也会出现漏洞,如上世纪80年代,采用规定医疗机构药品加成率(最早也为15%左右)的方法进行管理,出现了医疗机构高价采购药品、药费攀升等问题。流通加价率过高的问题很快凸现出来,1986年日本的进销价差约为23%。流通差价偏高带来了大处方行为,某些医生在开处方时就可能偏向于一些更有利可图的药品,这成为NHI基金安全的威胁。

同时,由于医疗机构采购的药品价格低于政府定价,医疗机构就会赚取两者之间的差价;如采购价格高于政府定价,则医疗机构就会亏本,这样医疗机构采购药品时就会有动力压低价格,在客观上也为政府的价格调整摸了底。

对此,厚生省开始实施定期的市场调查,一旦发现医院采购价和国家定价之间存在比较大的差别,会在下次政府定价时加以调整。由于厚生省根据实际的市场价格实行动态政府定价的政策,促使药价逐年走低。

从1986年开始,日本每2年即会调整一次药品价格,期间也伴随动态调整。调查品种包括政府定价的所有药品,调查对象为所有的药品批发商和部分医疗机构,调查期限原则上为1个月。其次,根据调查来的价格,从最低的价格开始累计,加权平均至交易量的90%所对应的价格作为新药价的参考价格。

据了解,目前,日本出厂价与批发价之间以及批发价与零售价之间的实际差价均为6%左右(以政府定价为100元为例,批发价和出厂价分别为92元和86元)。

产业界的态度——不喜欢

日本实施政府定价,实现药品价格下降,减轻了患者的负担,受到国民的普遍欢迎,国家医疗补助负担也得以减轻。

但是,日本的制药企业仅能获得微利,一些研究开发型制药企业因药品不能以期望中的价格出售而对现行药价制度感到不满。

为了使生产的药品能以较高价格出售,日本的大型制药企业近年来纷纷进军美国等国外市场。同时,日本制药企业要求实行某些欧美国家的自由药价制度的呼声加大。

这些国家的部分药品在专利保护期内价格较高,而一旦过了保护期,仿制药大量涌现,药价迅速下降。这样的制度使开发创新药的企业在专利保护期内能维持高药价,获得的利润可进一步用于新药的研发。

尽快如此,日本厚生省依然没有改变这样的制度,而这种制度的一些成功经验还被加拿大、中国等药品价格管控较严的国家所采纳。

在日本,制药企业新药开发的热情并没有被打消,毕竟NHI的全额报销制度依然可以给新药带来可观的回报,而海外市场也成为日本药企掘金的新战场。

但是,随着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药品销售市场,日本的药品定价政策再次遭到产业界的诟病。

好在日本把目标瞄准了海外游客,日本已经在部分旅游热点城市推出外国游客购药的免税制度,在一些指定的药房,外国游客购药可以免税。

此外,最近,由日本药企等机构组成的日本家庭用药协会表示,将建立一个专门网站,在网上用中文公布日本大众药品的服用方法和注意事项等,以此向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等地游客提供正确的药品信息。预计2015年夏季,这个网站就会晒出几十种大众药的中文服用说明,今后还考虑增加其他语言。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