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透!白岩松口中的三个医患故事
医患纠纷愈演愈烈,如何才能跳出传统思维看医患?来听听白岩松讲的三个故事。健康界 
2015-4-29 12:20:54
0
贺潇
本文转载自健康界

在开始讲故事之前,笔者首先要保证:虽然冠上了"白岩松语录"式的标题,但下面的这些医患故事确实是出自白岩松之口。在近日举行的首届中国医疗法治论坛,著名主持人白岩松略有些自嘲地说自己是主职做与医生有关的工作,兼职做新闻主持。在医患纠纷越来越不容忽视的今天,他将会给我们讲述什么样的故事呢?

第一个故事:梁启超和协和医院




[梁启超一家]


1926年的时候,梁启超先生尿血,住进了协和医院。手术是协和医院的院长刘博士为他做的。但是割下来右肾之后,发现只有黑点,而没有肿瘤。

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当然引起轩然大波。北京大学的陈西滢教授马上撰文,《尽信医不如无医》。看看这个标题,那时候的评论比现在猛。接着徐志摩教授也出了一个非常强烈的抨击文章,《我们病了怎么办》?社会的一片谴责之声都说应该把医院告个底儿掉。那时候的协和不像现在的协和,那时候协和刚刚起步,西医在中国依然处于风雨飘摇中。

在众多的质疑声中,最先出来反击的是鲁迅。文章里面用了很多辛辣的文字:"那些不懂腰子的人就已经开始抨击了"。文章里用反讽的语调说:"我告诉医院的朋友从来都这样,不要去招那些没希望不太好救的病人。因为治好了出去没人关心,但是如果死了抬出去的话,就是轩然大波,你可能就要倒闭。"我觉得鲁迅先生说出了医院的巨大的风险。

但是梁启超先生该怎么办,动用法律的武器?没有。梁启超先生在风波之中自己写了一篇文章,先写英文后面翻译成中文,《我的病与协和医院》。他认为一切都是 正常,而且医生的态度治疗都很好等等等等,最后他希望大家支持协和医院。没有想到出过这样事情的两年后,到1928年的时候他又得了病,依然去协和医院求治,最后在这病逝。

解读:科学的发展应该包容失败

讲这件事情的意思是什么?梁启超先生当时充分认识到,西医刚刚进入到中国,这是一个科学。如果因为自己的案例,而倒掉西医的话可能更多的患者将来是直接的受害者。因此法律是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武器,这是一个过去的故事留给我们的巨大疑问。梁启超先生为什么放弃法律的手段为自己维权?回头一想,他没为自己维权,是不是维了我们所有人的权益?我们几代人是不是受到了后来西医快速发展的恩泽?

第二个故事:假如医生上了天堂

下面讲的是一个未来的故事。我们中国的医生和媒体人认为最糟糕的医患关系就是在中国,去年年终我去台湾花莲参加慈济在中秋节的一个活动,和来自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的志愿者医生聊天。他们讲了各自的医患故事,触目惊心。

最重要的是一个来自美国的大夫,讲了一个在美国最流行的段子。他说你要知道,现在美国最糟糕的这种医患关系,主要原因是大量律师的存在。律师就守在医院的旁边,只要有人治病就给患者发类似小广告的东西,出了问题找我。也就是说,律师要怂恿所有的患者打官司,只要你出了问题就找我。因此美国的医生是生存在律师巨大的压力下的。

虽然从某种角度上说这也是一种监督,但是当到了这样一种乱象,医生当然有一些怨言。结果这位美国医生说了一个故事,都说医生是神圣的,死后都可以上天堂。 他说有一天一个非常棒的医生死了上了天堂,他以为上了天堂一定是好招待,结果没想到住的是上下铺。一屋几个人,大学的时候都不是这么惨!然后医生就去找上帝,哪有这样?我们救死扶伤,我们是白衣天使,怎么到天堂之后住宿条件这么惨?

结果上帝说,对不起,我这儿正忙着没工夫搭理你。我在准备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要铺红地毯,我要亲自去致欢迎词,因为有人马上要上天堂了。什么人至于这样呢?律师。

医生更生气了,一辈子跟他们打交道,总是他们折磨我,为什么律师上来的时候,你还要如此欢迎?上帝说,天天都有无数的医生上天堂,但这是我当上帝以来第一次见到有律师上天堂!

解读:医患关系会迎来新的挑战

这个故事其实是美国的医生用来挤兑律师的段子,我为什么说他是一个未来的故事?我觉得中国的医生恐怕也要准备好去迎接这样的一种状态。在未来,患者的后面也会有律师去跟着,去替患者维权。我不认为是一种退步,我觉得也许是一种进步。当一切进入正常的程序之内,患者的后面有法律进行保护的时候,恐怕是进步。 因此当我们在感叹于我们眼前的这种医患关系的时候,恐怕可以看到未来的一个足迹。旧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就出现了。

后来我专门为这个事问了慈济的证严法师,为什么做好事的人反而遭受磨难?结果证严回答了一句话,平平淡淡。她说,"被磨的石头才亮。"

第三个故事:为什么80%的网民在为杀医凶手点赞

记得在哈尔滨发生的那起严重的最后把医生杀死的事件之后,我当晚做了一期节目,题目叫我们其实都是凶手。当杀医事件出现之后,网上超过80%的人在点赞, 在为凶手点赞。在点赞的背后,反映出相当多人法律和公民意识之薄弱已经达到了让人触目惊心的地步。当犯罪已经不被认为是犯罪,而仅仅被看成是医患关系的问题时,只能说明整个社会的底线是完全没有的。

在很多年后,协和医院又有一名王大夫被患者严重刺伤,那个伤口是医生的手指头可以直接伸进去。这是多大的仇恨,而且发生在几乎不太认识的两个人之间。医生帮患者去治病,然后产生了这种变异的反应,最后导致犯罪。

在这件事发生了之后,有一个大夫在那儿嘀咕:"我马上进行一个高风险的手术,可做可不做。因为这个手术如果要做成了,患者是百分之百地受益,但是医学告诉我只有30%成功的希望。"王大夫的事情发生了之后,这位医生产生了犹豫,最后倒霉的只能是患者。

解读:守住底线才能实现理想

医疗和法治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我们会不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只要有法治发展这一种信仰,所有问题都解决掉?我觉得不。法律的定义是一个社会最低的道德底线,不是上线。

法律从来不承担过高的道德追求或者更完美的境界,但是法律的重要的职责也恰恰在于此。一个乱的社会,如果底线不被守住的话,后果是什么?因此谈到医疗法治的发现,我觉得应该分为三个境界: 守住底线靠法律;提高底线靠自律;但是追求上限,要靠全社会更和谐的旋律。

很多年前,易中天先生问我一个问题。咱们现在很矛盾,又要守住底线又要仰望星空,你怎么看?我说还是先守住底线吧,夯实底线逐渐提高底线,有一天突然一抬头离天很近了,理想就是这么实现的。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