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缺一年后 印裔医生出任美国国家公众健康教育最高长官
在空缺了一年多后,美国卫生总署(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终于迎来了新一任医务总监(Surgeon General)。他的名字是Vivek Murthy,一位来自哈佛大学的印度裔医生。 
2015-1-14 14:21:11
0
鲁肃

本文转载自澎湃新闻


图:美国新医务总监Vivek Murthy


美国医务总监的位子空了一年!


在空缺了一年多后,美国卫生总署(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终于迎来了新一任医务总监(Surgeon General)。他的名字是Vivek Murthy,一位来自哈佛大学的印度裔医生。尽管奥巴马总统于2013年11月就对其进行了提名,但直到2014年12月才被参议院表决通过。



图: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分构架

2013年的埃博拉疫情,本应是医务总监彰显其能的关键时刻,这一职位的空缺让美国卫生总署分外尴尬。Murthy未获通过的原因是,他看上去就像“小鲜肉”,年龄只有38岁,不由得让人怀疑其能力。更重要的是,他曾发表禁枪的言论,遭到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抵制,进而使其无法获得表决通过。


2013年10月,甚至著名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都站出来为Vivek Murthy摇旗呐喊。开篇写道,“值此艰难时期,埃博拉肆虐西非,远播美国,我们不禁要问:医务总监在哪里。答案显而易见却十分凄凉,我们没有......原因仅在于Vivek Murthy支持禁枪,就被保守主义者与全国步枪协会报复,而无法通过。”      

 

美国卫生总署都管啥?

       

那么,美国卫生总署是个啥机构?简言之,它约等于国内的卫生部。美国卫生总署的历史极为悠久,第一任总监叫John Woodwort,是海军医院的外科医生,由格兰特总统于1871年任命。第二任总监John Hamilton则创办了公共卫生服务现役团,后者可算是美国军队的一个分支,医务总监就是现役团的领导,可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

       

医务总监需由总统提名,经参议院投票通过后方可上任,每届任期四年。其主要职责包括:通过健康倡导预防疾病,促进健康;向总统及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部秘书提供有关公共卫生问题的建议;鼓励相关专业领域加强公共卫生服务;领导由6000名医生、护士、药师及科学家组成的美国公民健康服务队,在突发事件来临时及时做出反应。  

      

政治斗争如何毁掉了国家医生

      

言归正传,今天我们要聊聊一本有关美国医务总监的书,书名叫做Surgeon General's Warning: How Politics Crippled the Nation's Doctor(《医务总监的警告:政斗如何毁了国家之医》)。对照眼下新一任医务总监的艰难产生过程,此书更是印证了这一点。作者Mike Stobbe是一位医疗记者,通过梳理美国历史上的医务总监的个人史,既折射出其发展脉络,又对其衰落的必然性进行了清晰的描摹。

       

全书共分四部分,按时间划分将美国公共卫生的发展进行了划分:声名渐隆阶段(1871~1948)、声誉下降期(1949~1980)、苦熬挣扎期(1981~2001)、业已衰败期(2002至今)。早期的卫生总署活力十足,不断向公共卫生伸出触角,对整个国家的公共卫生政策进行建言献策。再看眼下的卫生总署,仿佛只是一个单纯的发声器,念念通稿与决定而已。        

       

作者回顾了历史上18位医务总监一职,倒有几位令人印象深刻。例如,里根总统任命的Everett Koop,强烈反对堕胎。老布什总统任命的Antonia Novello,则是首位女总监。克林顿总统任命的Joycelyn elders,是一位儿科内分泌专家。她在任上极力推进青少年性教育,却因不当的性教育言论,甚至公开支持将5月作为“全国自慰月”最终被免职。2013年,第18任医务总监Regina Benjamin离职。她是这一职位上的首位黑人女性,任职四年期间,她将“炮火”集中于肥胖,却无明显业绩,只能黯然离开。


让美国医务总监达到声誉顶峰的,应该是罗斯福总统当政期间的Thomas Parran(1936~1948),他在对抗性传播疾病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还参与组建了世界卫生组织。当然,Thomas Parran还与一桩著名的公案关系密切,那就是塔斯基吉梅毒研究。1964年以后,美国医务总监的任务则转向了烟草控制与艾滋病防控。

      

 例如,医务总监Luther Terry在1964年发表了著名的烟草有害报告,直言烟草可引起肺癌,直接影响了美国烟草业。现如今,如果你注意美国酒精类饮料、香烟等产品的标签,通常会找到这样一句话surgon general’s warning(来自医务总监的警告)。瞧瞧,这可是美国最权威的人在对你予以健康忠告噢。比如说,酒精性产品上还会详细写着“医生总署认为,怀孕女性不应饮酒以免增加新生儿缺陷风险”,“吸烟可以导致肺癌、心脏疾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


埃博拉时刻的医务总监

       

美国医务总监是美国国家公众健康教育最高长官。他的主要任务在于保护所有美国人民健康与引导正确的健康观念,也是美国政府针对公共卫生相关事务的首席发言人。拿这次的埃博拉病毒防控来说吧,理论上应由医务总监第一时间站出来告诉民众埃博拉病毒是什么?它会如何传播?对美国人民的威胁有多大?遗憾的是,医务总监的缺位,导致整个机构毫无作为。

      

若把美国看成一个家,这医务总监可谓是家庭保健医生,专门替整个国家健康状况把脉问诊。不过,眼下的美国人也都不知道医务总监是何许人也。若要在网络上做个调查,人们很可能一脸茫然,继而回答医务总监“或许是OZ医生吧”。至于OZ医生,则是美国家喻户晓的养生名人,有自己固定的电视节目,经常以专业却亲切的面孔解答各种健康疑问。

       

我们可以发现,那些有作为的医务总监,所致力的领域多集中于传染病。眼下的世界早已发生重大的变化,慢性炎症疾病、抗生素抵抗、精神疾病的来临,使其面临的任务日趋复杂,更难以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也是其衰落的重要原因。医务总监如何才能重振辉煌?作者给出了一条不可能付诸实施的建议:任期增加至15年,给予额外的权力。美国的总统连任两届也只有8年,医务总监想任职15年?答案是,想都别想。

       

从另一角度看,在健康及公共卫生领域,想做出一点成绩愈发困难。相关决策的收效期漫长,正面效应迟滞出现,若没有板凳一坐十年冷的勇气,恐怕难以做出些许成绩。更何况,对健康及公共卫生领域的改革,势必影响相关部门利益。奥巴马总统在第一任期内曾试图对碳酸饮料征税,作为向罪恶的肥胖元凶开刀。遗憾的是,到现在早已不了了之。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