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能否主导药价全面放开进程?
关于药品价格市场化,业内呼吁已久。但业界仍担心,在招标采购体制不变的情况下,行政手段干预并未真正撤除,药品价格无法真正放开,最终还是要回到招标体制中进行价格竞争。 
2014-11-4 14:59:03
0
李妍

本文转载自财新网

发改委价格司窝案曝光之后,药价改革的话题热度升温。进一步放松管制深为市场所期。10月27日,发改委在全国物价局局长会议上公布征求意见稿,意图将药品价格全部放开,实现药品价格市场化;并列出明确时间表,计划今年底放开血液制品、全国统一采购的药品和避孕药具、一类精神和麻醉药品,经国务院审批后, 2015年1月起有望放开医保目录内的药品价格。

关于药品价格市场化,业内呼吁已久。但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专家和企业方发现,业界仍担心,在招标采购体制不变的情况下,行政手段干预并未真正撤除,药品价格无法真正放开,最终还是要回到招标体制中进行价格竞争。

预计放开“第一步”不到10%

征求意见稿提出,2014年年底前,将最先放开血液制品、国家统一采购的预防免疫药品和避孕药具、一类精神和麻醉药品,以及专利药等四项药品价格。

征求意见稿表示:在放开的药品中,血液制品因随着市场发展,生产企业不断增加、竞争加剧,医保目录内已有可替代药品;一类精神和麻醉药品是实行严格的生产流通管理,定点生产,使用环节几乎不存在滥用情况,市场价格稳定,市场销量小;全国统一采购的预防免疫药品和避孕药具,主要是实行统一采购并免费提供给特定的人群使用,其价格可由财政与有关企业通过协商或招标的办法确定;专利药属于创新药,上市时间短,市场销量小,放开价格有利于提高研发创新的积极性。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医药合伙人史立臣表示,“这四部分都太小,不到整个盘子的10%,血液制品一直供不应求,疫苗和避孕属于国家统一采购,专利药更是少,这一步没什么意义,放开处方药主体药品才是关键。”

湖北一家药企老总表示,征求意见稿还未落地,一切都有变数,尤其在触及“大头儿”——招标内药品时,能否真的放的开,还有待观察。“我个人认为,放不开,也不可能放开,这相当于把整个招标体系都否定了,全国那么大的招标系统怎么办,卫计委怎么办,这是一次颠覆性改革,难度太大。”

多部门利益之争

除了放开药价,全国物价局长工作会议上还有一个重要提议,取消价格司医药价格处。

截至今年10月,包括原司长曹长庆、副巡视员郭剑英、刚刚接任曹长庆任司长的刘振秋,以及两名副司长周望军和李才华等5名发改委价格司官员被先后带走调查,这五位都曾直接或间接管理过医药价格。

北京一家药企老总表示,新医改后,基本药物目录等政策使发改委价格司权力集中,药品定价、医保范围都掌控其中,导致腐败空间巨大。“这次药价放开很显然是发改委的一次内部改革,通过权力下放和部门调整起到反腐败和自查的作用。”

但在此之前,江西省已率先宣布放松政府对药品价格的管制,放开省管的全部601个非处方药,企业可以完全自主定价,目前药价变化不大。

药价牵涉发改委、卫计委、食药总局、工商总局等多部委。“卫计委制定的招标制度是不合理的,药品价格没有明显下降,部分药品还出现成本倒挂,慢慢消失或者质量下降的情况,招标系统腐败和潜规则也越来越多,但卫计委一直是药品价格真正的主导部门,发改委没有也不可能主导药品价格。”湖北一家药企老总表示。“但发改委不会放弃这个权利,这就牵涉到部门利益争夺的问题。”

史立臣也认为,发改委曾主导二三十次药品价格调整,“无一成功”。“发改委未来也不可能主导药品价格,药品价格牵涉卫生、物价、药监等多个系统,这次发改委放开药价那么大的举措,没有任何相关部门表态,这很反常。”

招标制度改革是关键

卫计委主导的药品招标采购仍然是决定终端药品价格的关键一环。“低价药品大多是生产企业众多、竞争比较激烈的药品,放开最高零售限价,市场实际交易价格不会出现大幅波动。”史立臣认为。

据了解,目前医保目录内,中央管理的药品约1500种,地方管理的药品约500种。大多数品种生产厂家较多,药品价格放开后,药企为扩大销售数量必然进行价格竞争。同时,药品招标可能仍将进行,作为采购主体的医院也将可能二次议价。因此,有观点认为药价放开后,药品价格不会出现大幅上升的情况,同时,招标采购仍然控制着终端药品价格的“最后一环”。

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许铭表示,在招标竞标体制下,所谓的放开药价并不能解决问题。“形成市场机制的前提条件是形成价格机制,但目前药品领域行政管制过多,是不具备健全市场的形成条件的。”

(原标题为:发改委欲放开药价 业界忧影响有限)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