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声药业大公子”任用:如果未来我有能力 愿意接父亲的班
有利网创始人、先声药业任晋生长子任用表示,“假如说我的父亲希望我做什么事,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话,我应该去满足他。” 
2015-3-30 11:53:22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腾讯财经



“我不知道五年以后或者十年以后我会是什么样的状态,理智一点看的话,假如说那时候我有足够的能力管理一家我并不熟悉的领域的公司的话,我觉得我的答案是肯定的。”3月26日,有利网创始人任用在2015博鳌亚洲论坛“代际流动与家族传承”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假如说我的父亲希望我做什么事,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话,我应该去满足他。”

以下为任用发言实录:

任用:几个月前看到一个意外的客人到我的公司参观,一个很好的商学院的教授,到我公司目的是想了解一下有关于我的家庭的一些传承方面的问题。我当时特别好奇,我想作为中国最棒的大学为什么会对研究别人的家事感兴趣?

让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家族传承对现在这个阶段,中国社会背后的一些意义。往小的说可能是跟个人、跟家庭兴衰荣辱有关的小事,往大了说,某种程度上,特别是今天面临的局面,我们都知道中国在过去的30多年经济发展取得了非常瞩目的成绩,在过去的30多年中,也是民营经济取得快速发展的时期。第一批的民营企业比如说在92年之后在过去的20几年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绩。在整个国民经济的总值当中占有了非常可观的比例。在最近几年,以及包括接下来十年、二十年,会密集的进入整个核心管理团队交接班的时期。因此,这样的一个问题跟整个国民经济的情况,能否顺利维持稳健的增长?可能也就变得息息相关了。

所以,我对于这个问题开始有了更有社会责任的思考。当然作为创业者,我现在主业还是做自己的一些小的事情。对于这一块这么大的一个话题,坦白来说考虑的不是很多,我只是结合我自己的感觉谈谈我对这个问题在某种程度上一些浅显的感受。

首先,随着蔡院长对于我回答这个问题的期望比较高,但是我依然觉得我可能并不是特别典型,首先作为接班的角度来看,我并没有出现在我父亲的企业中,他从事的是相对偏传统的行业,是制药公司,我自己目前在一个相对比较新的,比较年轻的行业中,我是在互联网上做互联网金融细分的行业。作为我来说最早选择这样一个行业创业的初衷,更多的并不是为了要去延续我父亲的梦想,延续他的对事业的预期,可能更多的还是跟我个人有关的。 但是从传统的层面来说,虽然事业不同,但是我觉得在过往的三、四年左右创业经历中,我的的确确用到了很多身处于他这样的一个创业环境的影响。可能借鉴了很多他过去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的一些经验。 从这个纬度角度也是一种传承,不是简单的事业的传承,某种程度上可能是一种文化、精神层面或者更加理想层面的延续。

蔡洪滨:我觉得任用的案例挺有代表性的,我们的一些研究来看,中国的年轻二代,有的时候泛泛的说富二代,就是成功民营企业家的第二代,现在有相当一部分人在海外受过挺好的教育,眼界也很开阔,很国际化。做的行业选择跟父辈完全不一样,大家经常说就是传统行业和新行业,他做的P2P行业非常火,在中国是最热门的行业。他们做的事情非常新,相对于父辈原来的传统行业来说是这样的。

但是他刚才讲到的一点也是挺有代表性的,这些人不是说父辈财富的继承享受生活,他是想更努力的开创自己新的事业。所以他说传承背后更多的是精神,我们在不同的访谈里还是能听到很多很有进取心的二代的想法的。问一个问题,假设说自己的创业进展到了一定的地步,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你的父亲说,儿子你还是来接我的班,你这个事业做的也挺好,但是我这边需要你来接班。这个时候,呢会怎么回答?

任用:个人感情角度去看的话,假如说我的父亲希望我做什么事,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话,我应该去满足他。但是一定程度上,当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可能它的价值并不是仅仅对于个人或者家庭。比如说拿制药行业来说,我们假如说在这个行业取得一点点进展的话,有可能对人类的健康是有帮助的,这个企业作为社会的一个“器官”需要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这个纬度来说,更多的考量还是到底什么样的选择对这家企业更有利?理性一点去看的话,我不知道五年以后或者十年以后我会是什么样的状态,理智一点看的话,假如说那时候我有足够的能力管理一家我并不熟悉的领域的公司的话,我觉得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假如不管是我个人还是这个公司或者是董事会都觉得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可能不太合适,让他来管可能不太靠谱的话,那么可能更好的选择应该是交给更加专业的人。

主持人蔡洪滨:你的答案就是还是有可能的,如果那时候企业需要你,家里需要你,你自己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业,能胜任,那时候会考虑把担子接过来的?

任用:有可能,希望如此。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