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互联网创业:就差“最后一公里”了
医药市场保守落后,痛点多多,用资金技术和先进的互联网思维结合就可能颠覆,甚至勿论这些颠覆者来自于行业内外,只剩下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需要解决了。 
2015-5-28 11:48:21
0
卜艳 梁振 崔昕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5年5月刊


“记住,你和别人不一样,你是一个有另外世界的人。”

《E药经理人》总编谭勇用《平凡的世界》里的这句话,作为4月11日,由《E药经理人》、《E药互联网研究》和思享广告联合主办的“2015中国医药互联网创业大赛”(以下简称“创业大赛”)的口号。

300位投资者和医药企业精英级经理人组成了国内最大规模的的大赛评委团。从76个路演项目中脱颖而出的10个决赛项目,几乎涵盖了医生工具、问诊平台、医联平台、医药电商、慢病管理等医疗领域的方方面面。

或者在3年前,人们还在追问移动医疗的赢利模式,还在担心医生不愿意用,患者不习惯用。但到了现在,所有这些问题都不再是讨论焦点。

医药市场保守落后,痛点多多,用资金技术和先进的互联网思维结合就可能颠覆,甚至勿论这些颠覆者来自于行业内外,只剩下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需要解决了。

整个业界都在感慨移动医疗的火爆,特别是在创业大赛现场,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最真实的热度。


创业大赛主持人《E药经理人》总编辑谭勇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作为创业大赛当天首个登台亮相的项目,“易药人”APP创始人何志坚和他的团队一大早就守在电梯旁的出口处,一边给每一位前来参加创业大赛的观众递名片,一边向感兴趣的人详细地介绍“易药人”,争取不放过任何一点宣传和扩大知名度的机会。

不过何志坚不知道,“点点医生”APP负责人石冰在刚得知创业大赛地址后不久,就来到酒店踩点。他观察了会场的结构,还了解了音响、灯光具体的位置。石冰是全场唯一一个没有穿西装打领带的人,他穿着CBA最具号召力的人物——北京首钢队的马布里同款球衣,完成了创业大赛当天最具表现力的路演。石冰提出了中国医疗行业“洋枪”(Mobile)与“土炮”(Healthcare)完美结合的产物的方案,来帮助医生多点执业。“点点医生”还没有开始融资,石冰当然需要抓人眼球。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这是参赛项目带给所有参会者的共同感受。

卫生主管部门刚刚宣布医生可以多点执业,“点点医生”就已经于3月份迎来了首位签约专家。

石冰介绍说,“点点医生”将会是中国首家医师“多点执业”专业委托代理机构,可以在线上开通中国高端医生“手术、会诊、随访”预约平台。到8月份,他们将完成30个签约专家,覆盖3个手术领域,并希望在此时完成天使投资,扩大团队建设。

当大家想着把国家对新农合投入红利套现时,与现有农村卫生所合作,建立家庭医生连锁服务工作站,提供个性化定制家庭医疗保健服务,让乡村医生回归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本质的家庭医生020连锁服务模式就已经产生了,而且策划兼主要执行者本人就是一位乡村医生。

“我们的项目不用提‘想落地’的问题,更不用去讨论‘可落地’,而是‘已落地’,只需要考虑资源整合,做得更好,推广更快。”该项目负责人马福刚说。

当药品监管码运行和使用问题还在讨论之中时,借助药品监管码或二维码,为药厂构建患者管理加DTP系统的“智慧药箱”已经实现“扫码、查询、消息推送、积分”等功能。据创始人刘权介绍,“智慧药箱”预计2015年5月上线运营,可识别40796种药品,建立154000种药品的资料库,助力制药行业以渠道为中心转为以用户为中心。

从中国互联网医疗近5年融资表中,从2015年互联网以及电商行业的职位需求量超过去年同期77%的数字中,创客联合负责人刘娟和她的小伙伴们看到了市场对于数字化医疗人才需求量的增加,于是她们开发出数字化医药技工课程,包括数字化应用于药企内部管理运营的课程以及数字化应用于药企外部营销与服务的培训课程,意图做医药互联网技术的技工培训平台,成为医药行业的蓝翔技校。
从这些项目中可以看出,如果医药行业再次迎来大洗牌,移动医疗一定是突破口。医药产业升级的重心固然有赖于传统产业,但移动医疗带来的变革却不仅仅是锦上添花,新的商业模式不断在涌现,这个行业被重新架构只是时间问题。


参赛选手展示纳米技术成果

大家都来找痛点

“移动医疗可能是医改痛点的最终解决方案。”创业大赛导师之一、辉瑞中国总裁吴晓滨对参赛的项目寄予厚望,“先声药业有很多钱,”吴晓滨调侃了一下台下同为创业导师的先声药业董事长任晋生,“辉瑞也有一些钱,医药企业有医药企业的痛点,谁能帮助我们解决这些痛点,生意就来了!”
“我不点评了,你就告诉我,你这个项目如何下载,多少钱我都用。”听到高兴处,创业大赛导师之一、康恩贝集团董事长胡季强瞬间转成了用户。


导师为参赛项目打分

令胡季强兴奋的项目是“医保通”。

这款主要作用是通过医保查询和医保规划,提出专业建议,优化处方,优化就诊方向,降低患者医疗费用,最具中国医疗特色的APP,直击想用好药、又想省钱的患者痛点。

据“医保通”CEO吴宝康介绍,“医保通”通过整合医保目录,建立全国医保信息的大数据库。使用者可以查询门诊、病房药品、实验检查和耗材的价格、厂家、医保报销数额,了解药品、实验检查和耗材的科普知识。如果门诊处方结算可能超过医保限额时,“医保通”可以提供医保费用预警。而对于异地医保,“医保通”还能够直接查询医疗过程中使用的药品、检查和耗材是否在患者医保所在地区的报销范围内,以协助医生调整处方。此外,“医保通”还可以帮助药企树立品牌观念,并对患者进行药物科普、药师咨询、个人用药档案、药店查询等服务。

“e伴”副总经理万勇上台后或“站”、或“坐”、或“卧”,又把腰间不大的设备扔下讲台,模拟“摔倒”。他其实是在展示他们出品的可穿戴设备“e伴”。

“e伴”是一款老人行为报警器,应用自主研发并拥有专利的人体行为识别技术,可以在摔倒、晕倒时自动报警,久坐报警,异常作息报警,并提供自定义提醒、位置轨迹追踪等功能,被万勇定义为“远程亲情关爱平台”。

当万勇问观众:“如果送,台下有多少人希望要这款设备?”得到的反响之热烈让万勇很是高兴。
万勇介绍了当前“e伴”的商业模式:硬件免费、服务收费。未来3年,他们将构建基于用户粘性的老年服务生态圈;未来5年再基于海量用户信息的大数据持续发展。

“我们的创业团队是一群70后的大叔和几个80后的屌丝,我们的团队并不年轻,但只有这个年龄段的人才能更精准把握子女对老年人关爱的心情。”万勇表示。

“艾佩克远程影像平台”解决的痛点是中国医学影像资源分布严重不均衡,传统模式四处求医找专家、影像结果互不相认。作为国内首家专注互联网医学影像诊断的商业运营机构,可以方便、快捷地提供最专业的医学影像诊断,再利用医学影像云贮存累积患者资源,提升粘性,实现口碑效应。

“易药人”最初找到的是传统的培训公司是如何管理好庞大的学员群体,如何从B2B2C模式延伸到B2C模式,降低学员培训成本的痛点。而在完成平台化和移动化后,“易药人”还将邀请医药专业培训公司加入,以此来拓展基于医药社区的O2O活动,并邀请药企入驻平台招聘。何志坚认为,在互联网时代,移动社交是最重要的。“易药人”还将与社区功能结合,仿照微信、微博模式,基于药品、药企等建立精准药友圈。最终打造成医药产业服务的平台。

北京协和医院医学泰斗张孝骞教授永远带着一个病历小本,对他而言,“失去了这个小本,意味着切断了通向病房的道路,意味着同病人的分离,意味着医学生涯的终止。”

受张教授的启发,“杏树林”CEO张遇升做了一款能够让医生方便地收集、管理、分享自己的病历,让同行之间能方便地协作和互助,能够让医生便捷地随访和管理自己的患者、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使用这些数据的病历夹APP。

这款形成了医生工作的信息闭环,号称“让每个医生拥有自己的云端病房”的“杏树林”APP,总终成为创业大赛的冠军项目。

在大赛的整个过程中,很多到会的医药行业大佬们都难掩兴奋。

吴晓滨介绍说,只要辉瑞中国内部谁有好的移动医疗想法,他们都可以先给100万鼓励去尝试。“失败了辉瑞担着,成功了就开除—让创业者自己去开公司。”

正大制药集团总裁徐晓阳虽然是来当导师的,但他同时还带来了投资二部的总经理袁精华。

徐晓阳给两个项目打了最高分5分(说明企业有投资意愿),一个项目打了4分,这三个项目就是最后位列前三甲的“杏树林”、“医保通”和“e伴”。很快,袁精华就在现场的咖啡厅里,和“医保通”的吴宝康聊开了。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