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移动医疗第一梯队的公司:华康全景篇(乐观)
春雨的张锐和华康的刘波,是笔者见过的移动医疗领域里面野心最大的两个人,而且两人各自有鲜明特点。 
2015-2-2 12:21:55
0
Dr.2


图:华康全景移动医疗CEO刘波

本文转载自珍立拍


关于华康全景的文章,Dr.2已经写过很多了。其实早在13年的十月,没有任何大机构或者媒体关注到他们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发现他是“潜龙在渊”,于是开始了对其的深度挖掘。这是因为,当刘波准备拿下中华医学会系列杂志的app版权合作时,还有一个小蚂蚁也在努力,那就是我。在那么早的时候去做这件事的人没有几个,而且当时我们都还处于一塌糊涂的阶段,可以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于是我们一见面就不用言语,就能明了各自“逐鹿天下”之志。

我曾经说过,春雨的张锐和华康的刘波,是我见过的移动医疗领域里面野心最大的两个人,而且两人各自有鲜明特点。张锐是个充满了理想主义的“疯子”,总是试图挑战一切规则和障碍,专治各种不服;刘波则是一个风格彪悍的“超级偏执狂”,不多说话,却几乎想掌控移动医疗的全产业链,做成“超级大盘”。但是Dr.2相信,欲成就非凡之事业,必有非凡之性格,一团和气干不了大事!

那么我们来一起分析一下华康的业务布局。

首先,他们从患者端切入了一块充分竞争的领域,以挂号为核心入口,完善”诊前——诊中——诊后管理“的模式。同步的,他又重点建设了医生工具和社区,是行业内极少数敢如此布局的企业,另外两家是丁香园和快速问医生。当然刘波演讲中提到:医客以后定位的第一诉求还是患者管理,围绕患者管理构建医生需求,比如主要为医生管理患者提供随访工具和以此展开深度内容的服务,而医生社区等属于医生增值服务需求,不是主要方向,这样力图淡化和和差异化与目前医生应用的竞争,比如丁香园和珍立拍等。

但是这样一来就可能会和杏仁医生、杏树林和可爱医生等医患随访app火星撞地球。不过既然敢做,肯定有杀手锏,据说他们将深度合作“支付宝未来医院”,未来会不会与“药品监管码”对接,形成移动医疗全体系布局的运营商,充满了想象空间。江湖传言,他们拿下了超过两亿人民币的融资,估值超10亿,不过这好像是去年夏天的事情了,现在又有小道消息,他们将要新一轮融资,极有可能继续刷新着我们的认知。

目前华康团队约200人,对技术投入相当大,几个产品的开发也逐步进入了高潮,仅从技术而论,我们团队的孩子们测试了华康新版的“就医宝”和“医客”,超级流畅,均赞不绝口。要知道我们测试过行业内所有能看得上的app,如果春雨订为90分,掌药80分(而珍立拍目前最多40分),华康现在已经70分了,同时还处于上升阶段。他也是行业内极少数自建服务器机房,自己构建负载均衡体系的公司,技术框架会比较复杂,必然将之前的架构全部推倒重来了。当然眼前的成本是相当高的,维护也麻烦,而且开工率会不足。也许一些崇尚精益创业的团队和风投机构会对此“唧唧歪歪”,不过“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刘波同学显然已经在布局三年后关于数据安全与挖掘的问题了。何况,有钱就是任性,可以不按套路出牌,就算知道也无法模仿,空留羡慕嫉妒恨。

但最关键的是,华康具有非常强的渠道背景和医药厂商关系,这点是前面几个第一梯队的移动医疗公司都不具有的优势,在整个行业内也没有几家可以超过他,所以他上来就可以全国布局,而不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刘波在全国的许多医药分销渠道商,可以为其产品做推广,他还拿下了深圳市的部分预约挂号资源,除了就医160之外。

其实挂号这种东西,是一个标准化的业务,绝对会被资本玩坏。而且挂号一定要在北上广深或者中心城市才有意义,哪里有拥挤,哪里才有商业模式,其他地方做挂号是没什么价值的。好比滴滴快的在北京上海特别好使,进了县城,你却发现根本就不需要。但是各大中心城市均已经被卡位了,至于去什么徐州啊,唐山啊,亳州这种地方,根本不需要排队,都有号。所以类似一些弘晖资本投资的“趣医院”等想农村包围城市,向敌人薄弱的地方进军,基本上惨不忍睹。

而且天生带有京颐股份的HIS基因,在全国业务进展的时候和其它医院的HIS厂商的摩擦会比较剧烈,这是个无解的问题。也就是能相对顺利进入京颐已经布局的医院,往往会导致,拿到的就只能这么多,拿不到的也就没指望了,天花板非常清楚。最后会不死不活的,连这都看不明白还四处当导师,指点江山呢!去年发布会上说好的“占领”几百家医院再变成明年的计划吗?还有大批的类似“掌上医院”的开发团队,所谓给每一个医院单独制作app,最后多数会每一步都无比正确地走向死亡!因为挂号是一个低频应用,而且人性往往会有“验证”需求,先后就诊于多家医院几乎是95%的大概率事件,难道让患者去一个地方就下载一个app吗?

但是华康的挂号未来会与众不同,如果支付宝给了一类接口,那么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呢?只要连入支付宝平台的所有医院都可以“一站式处理”,那么每个医院单独app的模式将会被超级大平台“逆向摧毁”。同样,微信的挂号入口会给“挂号网”。简单标准化业务未来将会是“土豪们”操纵的游戏,甭管谁胜出,现在还重投入给每家医院做系统,战术异常勤奋的“掌上医院”们,投入越大,会死得越快。

华康已经与中华医学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这样他就能获得与药企顺向学术合作的机会,并且他本身就是药企的背景,所以他知道怎样合作,还能得到药企非常庞大的网络支持,这就是双向驱动的过程。

因此,Dr.2对华康的看法是:乐观。除了上述的原因之外,还有以下几点:

1.目前该公司全国已经有超过百人的线下营销团队,大举拓展智慧医院项目(即诊前,诊中,诊后全链条),而据刘波公开演讲提到,计划队伍增加到300人去进攻全国大部分三级以上的大医院。江湖传言,目前已经签约了上百家医院的项目在实施,还有以省为单位,升级智慧医院项目,只是目前实施队伍人手相对短缺。

2.大手笔引入人才,产品总监来自鹅厂的资深经理,运营、商务、医学、公关等方面均有业界一等一的高人加盟,好几位会担任C开头的首席某某官。一看这种架势,我倒吸一口凉气,任何一个人,在别的公司都是leader级的人才,他要挖来至少六位数的薪酬+股权+画了一个大饼。Dr.2一想这后果很严重,现在惹毛他的人有危险,我们还是努力悄悄地发展三年后再“大决战”吧,当然迟早还是要干的,哈哈。而据内部可靠消息,刘波同学已经深刻的意识到:人才将是互联网公司最核心的资产。

所以今年的管理主题是:一流的团队,一流的产品,一流的执行,组建一支能匹配实现未来战略的超强团队,接下来在技术领域和中层团队还在大量引援。在他擅长的线下推广上继续夯实,大举建设以保持优势,而同时完善互联网背景的人才梯队,形成完整的O2O互补性强的团队。未来目标一是想通过医生绑定熟悉重度精准患者,二是大举接入医院数据和线下医疗服务场景,形成完整的闭环。

如果他未来可能遇到的阻碍或者风险,我认为:

第一,刘波同学是一个披着互联网外衣的传统营销人,比较喜欢简单粗暴,习惯了KPI等传统绩效考核的方式,总想用“大杀器”把一些问题快速搞定。那么在未来处理医疗服务中大量的“非标业务”时,可能会遇到一些新问题。

第二,一开始对技术的重要性和难度估计不足,走了一些弯路,关键时刻慢了一段时间。很多人也许不理解,可能会觉得是渠道和资源比较重要,实际上如果做大盘,技术的重要性排在最前。滴滴打车和美团为什么最后胜出,因为他们都是深度技术基因,未来也只有技术性公司才能在移动医疗领域最终胜出。

第三,华康的渠道优势可能会低于预期,一是医生的活跃度可能会没有他想的那么高,以医院为单位集中覆盖的推广模式虽然力度比较猛,但是后期持续营销容易陷入“汪洋大海”。还有,可能会高估一些医药分销渠道对他的支持,因为交易者结构和利益驱动比较难以设计,何况这些人不少都是“不见鬼子不挂弦”的主,让他们主动拥抱“宏观大格局”相当有难度。再者,由于华康主动做了全产业链,在同行间对手一定不少,而移动医疗的“战国时代”就要来临,商战也会异常惨烈。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