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Oscar的崛起 看奥巴马医改给美国医疗保险市场带来的变化
所有美国人都认同一个问题:与医疗保险打交道的确是个棘手的麻烦。 
2015-4-30 13:55:03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


无论我们的政治观点有多么不同,所有美国人都认同一个问题:与医疗保险打交道的确是个棘手的麻烦。

Oscar是纽约州一家古怪的创业医疗保险公司,他们希望能够改变这种现状。公司的网站非常人性化,用户填完自己的症状后系统就会为其推荐医疗卫生服务提供者。用户还可以向医生进行在线咨询,而这项全天候的服务是免费的。

在他们的网站上,用户可以对比不同医疗卫生服务提供者的价格,还可以一键式补充处方药。该公司甚至与CVS达成了合作,在纽约州全境建立了多家护理中心。另外他们还雇佣了很多护士,为患者(尤其是刚生完孩子的妈妈)提供家庭跟踪护理服务。

Oscar在纽约州成立时,奥巴马医改的医保交易所刚刚开业。去年,公司的估值增加了三倍,达到了15亿美元。他们的用户数量也实现了三倍的增长,达到了4万人。Oscar已经准备好在新泽西州的医保交易所发售医保计划,随后不久还将在德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开展业务。

2009 年时,大卫·古德维尔(David Goldhill)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如何对美国医疗保健系统进行改革。他提出的想法之一就是引入“医疗保健代理商 (health care agents)”,由这些机构帮助消费者做出自己的医疗保健选择。同时,这些机构还应扮演消费者的代诉人,替他们维护权益。虽然很久以来医疗保险公司一直被视为掠夺消费者的敌人,但他们的确最适合发挥“医疗保健代理商”的作用。

Oscar就是一个范例,它粗略的向我们展示了医疗保险公司转变成医疗保健代理商之后可以发挥的作用。那么为什么我们在市面上找不到更多类似的企业呢?

简单说,此前没有奥巴马医改的政策。

在医疗卫生改革法案出台之前,所有的政策激励因素都鼓励医疗保险公司“开发剥削”消费者,而不是去帮助他们。大部分未享受政府提供医疗保险的人通过自己的雇主享受私人保险公司提供的医保计划。这一局面至今仍未改变。在这种情况下,医疗保险公司有取悦雇主的动机,却没有为消费者提供优质服务并公开医疗支出的意愿。

在个人消费者市场上,医疗保险公司可以任意拒绝为消费者报销费用,也可以因为消费者的既往病史而向他们索取高昂的保险费用。这种政策使得患病的消费者不能享受医疗保险福利,而享受医疗保险的则都是支付了高昂保费却身体健康而几乎无需使用医疗服务的消费者。通过这样操纵风险的手段,医疗保险公司大发横财。

医疗保险市场本来的运行模式应该是这样的:市场上有很多商业模式不同的公司,尝试为消费者提供各种价格的医疗保险和创新。消费者用脚投票,涌向那些服务更好的公司,使其获得丰厚的利润。与此同时,那些尝试失败的公司破产倒闭。 以上就是我们所谓的“市场规律”,或者“以市场为导向的系统”。

为了能让市场正常运行,我们必须保证那些提供更好服务和创新的企业能够盈利。此前,医疗保险公司可以因为患者在投保前患有疾病而拒绝赔付医疗费用。这样一来,医疗保险市场就无法实现正常运转模式。这一切直到奥巴马医改出台才得到改观。

其实,要求保险公司赔付此前患有疾病投保者的政策并没有转移成本。患病的消费者缴纳的保险费少了,医疗保险公司就不得不对健康的消费者征收更多保险费。即便如此,人们依旧在医保交易所购买医疗计划,而政策也不停地刺激医疗保险公司为消费者提供最优惠的价格和最好的创新。具体来说,这条政策丝毫没有影响到Oscar公司尝试自己的新型业务。

同样,奥巴马医改中关于年龄范围的政策也不妨碍Oscar的发展。这条政策规定,医疗保险公司对老年人收取的保险费用不得高于年轻消费者保险费用的三倍。在年轻人保险费增加的代价下,老年人需要承担的保险费用也许会出现下降。不过,医疗保险市场并没有因此受到太大冲击,市场规律依旧发挥作用。

奥巴马医改的其他部分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市场规律发挥作用,因此可能对Oscar这样的模式产生阻碍作用。

首先是精算价值政策。该政策规定了医疗保险公司设定给消费者免赔额、自付费用或者类似费用的具体额度。政府在医保交易所设定了一个“以金属命名”的等级制度。比如:如果医疗保险公司承担60%的医疗费用,这就是一个“青铜级”医保计划。如果医疗保险公司承担70%的医疗费用,这就是一个“白银级”医保计 划。

医保公司在费用分担问题上享有创新自由非常重要。如果消费者不选择一种医保计划,那么Oscar为消费者提供的比价服务就丝毫没有意义。不过,奥巴马医改又允许医保公司在满足整体赔付额度的前提下,对各种费用分担方案进行自由组合。因此,我们很难知道这条政策对Oscar的创新自由带来了多大的实际影响。

其次是基本医疗福利政策。该政策要求所有医疗保险公司为消费者提供类似于急诊服务、实验室化验、妇产科护理等福利。毫无疑问,这对于市场而言是一个干扰。不过,各州可以决定哪些福利应该列入政策要求这种具体实施细节,因此他们可以尝试多种不同的福利组合。大部分政策规定的福利都已经是常见且普及率很高的服务,而这也是联邦政府将其列入政策规定范围的原因。如此一来,医疗保险 公司只需要做很小改动就可以适应政策规定了。

基本医疗福利政策的确是一个市场干扰力量,不过影响力并不大。

奥巴马医改的批评人士指责它阻碍了医疗卫生领域的创新,破坏了原本的市场规律。无论你觉得“以市场为导向”的医疗卫生产业是好还是坏,以政策力量干扰市场运行终归是件不正确的事情。

你觉得奥巴马医改政策影响了市场规律发挥作用?事情的真相恰恰相反。奥巴马医改医保交易所的大部分主要政策规定都与市场规律的运行毫不相关,对其没有半点影响。即便有的政策实际影响到了市场规律,影响幅度也非常小。而且,我们完全可以在保留奥巴马医改整体框架完整的情况下对这部分政策进行外部微调,从而解决其影响市场规律这个弊端。比如,立法者可以对精算价值政策进行简化(创立一个医保计划不会打破的报销百分比下限值),还可以降低基本医疗福利的范围和标准。接着,政府要确保医疗保险公司在医保交易所提供的所有医保计划都符合政策要求且具有高透明度,然后提高奥巴马医改补贴的规模以覆盖保险公司多承担的那 部分分担费用。关于补贴费用,我们要记住一个关键问题:只要政府可以对任意项目进行补贴,那么这笔钱就不会影响市场规律。而且,政府可以按照自身需要调整补贴规模。奥巴马医改之所以有效,就是利用了这样的办法。

简而言之,医疗卫生系统改革让我们看到了此前从未在美国发生的一幕:在医疗保健市场中,政策激励使医疗保险公司人道的对待消费者——为他们提供价格更低、内容更好的护理服务,并改善消费者享受护理的方式。这就是我们希望现在通过雇主获得医疗保险的美国人能最终转移到医保交易所中来的原因。虽然自由主义者会对我们的建议义愤填膺,但是奥巴马医改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好 处。正因如此,我们最终也应该将Medicare和Medicaid的用户转移到医保交易所中。

从目前来看,Oscar提供的服务很有可能就是今后消费者在医疗保险领域所能享受到的标准服务了。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