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花开一忆君
最美好的人生,就是在你生命不在的时候,还能以你创造的一切为人们服务。 
2015-2-14 14:05:15
0
崔昕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4年3月刊

与癌痛抗争3年后,李宪法老师去了。

但他注定会被记住,不是因为他多有名,而是因为他留下的文字和思考。

他是推动中国药品招标采购的第一人,中国医院药品电子商务交易模式发明人,中国医院药品电子采购奠基人。在药品招标采购政策的制定和修正的过程中,他是参与者,实践者,也是设计者。

1998年时,原卫生部开始调研医院药品集中采购政策,准备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彼时,李宪法已经在河南中医学院一附院、河南省中医管理局等单位,开展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实践多年。还参与策划了河南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政策的研究工作,使得河南省成为全国最早提出这样构想的省份之一。

河南省药学会会长张泽书是李宪法的老朋友和老上级,当时他就发现,李宪法关于医院药品流通改革的研究“创新性思维很强,思路和框架不一样,严密有条理,清晰,简炼,有骨头有用,特别实用。”

在他的印象中,李宪法爱学习、爱思考。上个世纪80年代初,大家家里都没什么摆设,李宪法家里,满满一墙的都是管理类的书籍。

2000年,国务院对三项医疗改革进行全面策划和部署,其中就有药品流通体制改革方案。李宪法受聘成为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的首任委员,负责我国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顶层设计以及政策解读。

此后,李宪法几乎参与了各地药品购销领域的改革实践活动。与此同时,他也在深入研究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通过各种途径直言建言,声音振聋发聩,常如醍醐灌顶。

2010年,《药品集中采购工作规范》(以下简称“64号文件”)出台,李宪法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64号文件只有原则和方向,没有文件范本,等于中央出题目、地方作文章,客观上助长了药品集中采购的地方化和随意性,不利于地方保护的排除和全国统一市场的建立,贯彻落实质量优先、价格合理、互惠互利原则的难度也将大大增加。64号文件规范的“集中采购”,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集中采购,是以省为单位的市场准入和第二次限价。

之后,药品招标采购过程中的种种乱象恰恰应和了李宪法的观点。

2011年以后,李宪法查出患有淋巴癌,但他始终关心、随时留意着医改政策和方向,不断地研讨为什么药品招标采购过程中的政策设计和落地执行之间总会出现偏差。

2012年初,病中的李宪法还完成了一篇数万字的理论研究文章,深入地探讨了公立医院改革中改革阻力最大、专业性最强、涉及的利益相关者最多、交织其中的利益关系最复杂的“医药分开”改革。
2013年11月,《E药经理人》因为5周年纪念专刊专访李宪法,他还高兴地告诉记者,他正在回顾研究药品招标采购实施10年来所有经验得失,力图为新的药品招标采购政策提供更为有力的参考,从顶层设计上加以完善。

有人这样评价李宪法:他是这样一类人,本可以停下来,但良知和责任使得他离不开、走不远。
保尔?柯察金曾经说过:“最美好的人生,就是在你生命不在的时候,还能以你创造的一切为人们服务。”这话献给“一辈子为理想而活着的人”(李宪法语)。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