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了噜!这个混小子捅了下全美国人民的马蜂窝
图灵制药(Turing Pharma)的CEO马丁·斯克莱里(Martin Shkreli)将一个62年的老药Daraprim的售价提高了5000%多,使药价成为美国舆论的热点的同时,也给制药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2015-9-29 17:13:20
0


上周有个32岁的混小子仅用了15分钟就一举成名。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成就了“骂名”。他就是图灵制药(Turing Pharma)的CEO马丁·斯克莱里Martin Shkreli。这位前对冲基金管理者将一款廉价老药弓形虫药物Daraprim的售价提高了55倍,引起美国舆论大哗。

大家都讨厌马丁·斯克莱里,如果美国近期有一个公众骂名榜的话,这混小子最近一定高居榜首;如果这是一项“荣誉”的话,制药行业好像历史上也没有什么人能与之相提并论。重要的是,制药行业的人士也不待见他,他不仅导致了制药行业的药价承受前所未有之压力,更是直接导致生物技术股由牛转熊的推手。当然,他只是“蝴蝶效应”里的那一只蝴蝶!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上周一针对此事在推特上发文表示要制定计划解决药价哄抬现象后,当天午后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就下跌了4.7%。制药业行业组织则纷纷跳出与Martin Shkreli划清界限:BIO宣布将图灵清除出户,美国药品研究和制造商协会(PhRMA)也出来表示,不认可该公司的举措,不认可公司CEO的言行。

 

这个故事远没有结束。Martin Shkreli突如其来的举措扰乱了制药业本就脆弱的平衡,而随着各个媒体和政治人物的介入,舆论的炮火不再单单指向Martin Shkreli个人,而是转移到“真正的坏人”身上,就是那些真正的大制药公司,尽管它们没有像Shkreli那样将药价提高如此惊人的幅度,但考虑到规模效应,最终的影响要大得多。

 

Valeant才是“真正的坏人”

 

本周一,共和党马里兰州众议员Elijah Cummings联合其他17名该党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成员致信该委员会主席,要求Valeant提供有关药品涨价的信息,并请该公司CEO Michael Pearson到该委员会作证。9月初,Cummings和共和党佛蒙特州参议员Bernie Sanders要求Pearson解释为何在收购两个心脏病药物Nitropress和Isuprel药物后,将它们的定价分别上调525%和212%。这一要求被Pearson拒绝,称这些信息是高度专有和机密的。

这个新闻导致Valeant股价当天下跌17%,以及整个生物技术股的继续走弱。

 

图片来源:彭博社

 

这还不算,共和党新闻发布后仅仅几个小时,著名的做空调查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发布了一份长达11页的报告细数Valeant的“罪行”,其中包括一张“不能被忽视的表格”,罗列了所有该公司购买后抬价的药物以及涨价幅度。人们立刻看到Valeant和图灵之间的区别,被为之震惊和愤慨:虽然Valeant没有5000%那么大的涨价幅度,但却在收购后把将近30个药物的价格抬高,涨价幅度从90%至2288%不等。


来源:Citron Research

 

Citron在报告中总结,这家公司在1-3年的时间跨度里将几十种药物涨了100%到800%,却没有人注意到。但是Shkreli将一个药的价格涨了将近5500%,所有的美国人就认为他是撒旦的化身。

图片来源:Citron Research

 

药价成热门词汇

 

当然面临巨大压力的制药公司并不仅仅是Valeant一家。随着公众对这一事件的关注,药价短短一周内戏剧性地成为了热门词汇。下图显示了“药价”(drug price)在谷歌搜索中被使用的频率变化。

图片来源:Google trends

 

为什么公众对药价反应如此关心?原因很简单,在美国,药品正变得越来越贵。下图是AARP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一项研究结果发现,品牌药的价格正在逐年稳步上涨。尽管Shkreli风波是个特例,但药价的总体趋势方向是一致的:向上。

 

不仅如此,部分仿制药的价格也在上涨。比如四环素,2013年11月的时候500mg胶囊的价格还只有每粒5美分,现在已经涨到11美元,将近2200%。抗抑郁药氯米帕明的价格也从2012年的22美分涨到了如今的8.17美元,上涨3600%。这类普通药品价格急剧上涨的原因除了所有权变更外,还包括药物短缺、缺乏竞争等。

 

前方的道路

 

塔夫茨药物研究中心的数据称,研发一个新药的成本高达26亿美元。不少大型制药公司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投入研发,如诺华2014年的研发成本高达99亿美元,为业界最高;辉瑞在大幅削减研发预算的情况下去年的研发费仍然有72亿美元。但是对于急需药品挽救生命的患者及家属,他们压根不关心这些,他们所关心的仅仅是他们需要承担的成本。

 

而正如Citron在报告中指出的,“美国是唯一的没有药价管制的发达国家,所以拥有全世界最高的药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有关药价的问题成为热点话题甚至选战焦点就不足为怪。当然,我们应该看到,药品的价值与其他消费品不同,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并不合适,很容易加深民众的误解,将药品这一特殊商品与其他的以消费者为核心的产品混为一谈。当然另一方面,药企应该做些什么,“以患者为中心”不是一句空话,制药公司需要用实际行动证明,开展患者援助计划,与医疗机构携手,为需要的患者提供真正“价有所值”的药物。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