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艾滋病药价格暴涨55倍的反社会恶棍还曾把儿童肾药提价20倍!
涨价的药物是用于治疗弓形虫症的抗感染药物,生产成本仅为1美元,对于免疫系统受损的疾病(如艾滋病和部分癌症)的治疗非常有效。 
2015-9-29 14:52:49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新先聚品

可能不少朋友已经知道了美国图灵制药公司的CEO 马丁·施克莱里(Martin Shkreli)在垄断了治疗艾滋病的关键药品达拉匹林(Daraprim,乙胺嘧啶)后,一夜之间坐地起价将药物的价格疯涨了55倍的事情!这种不道德的反社会行为瞬间就遭到了全球媒体与民众的一致唾骂,用别人的生命来挣钱实在是太不道德了!


涨价的药物是用于治疗弓形虫症的抗感染药物,生产成本仅为1美元,对于免疫系统受损的疾病(如艾滋病和部分癌症)的治疗非常有效。如今,原本一片药13美元的价格变成了每片750美元(约为4800人民币),以一盒30片装来计算的话,原本400多美元就可以买到一盒的药现在却需要2万多美元(约合14万人民币),即便如此,Shkreli还公开表示“这个价格还是低了”。


在发展中国家印度,一片Daraprim只需要5美分,而即便在发达国家英国一片药也只需要6.6美分。虽然为了鼓励创新,美国政府对于药价基本没有控制,而从法律的角度来说,自由市场下厂家根据竞争情况提高定价也是正常的,但这种突袭式、没有经过任何投入的涨价绝对是不公平的。而且Shkreli给出的涨价理由也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这么做是因为公司需要更多的钱来研发新的疗效更好、副作用更小的药品。我们不是贪婪的公司,也不想敲诈患者,我们只想维持运营。”这样的借口实在是太苍白了。

事实上,这并不是Martin Shkreli第一次将药物的价格上涨。早在2011年时,他建立了自己第一家制药公司Retrophin后收购了用来治疗肝病、白内障、皮肤病的老药Thiola,然后将药价提高了20倍!当时他也声称赚钱是为了要研发新药治疗更多的病人。但后来经过调查人们发现当时公司内部并没有研发新药,所有的说法都仅仅是一个用来遮掩丑陋面貌的带血面具。


在Thiola涨价时,除了任该公司的CEO,Shkreli还是对冲基金MSMB资本管理的经理人。后来因为在公司内部因为和董事会打架、签订不道德协议而被开除。前几天,Retrophin公司在纽约正式起诉他,称“他创立了这家生物科技公司并独自带领其上市,在对冲基金MSMB濒临破产时给予其投资者股票”并提出了超过6,500万美元的索赔请求。在接受采访时,Shkreli声称这些说法“非常荒谬”。因为众多事件的坏影响和他自己多次狂妄的和别人在网络上吵架,现在他的推特都已经被设置为只有好友才能查看的状态。


通过这两次的药物涨价风波,我们可以看出Martin Shkreli是一个大胆张狂、善于发现市场弱点并加以利用的人。其实在开生物制药公司之前,他是一个典型的华尔街精英:Young、Smart and Hungry。Shkreli的最高学历是在美国巴鲁克学院获得的商学学士学位。最崇拜的人是比尔盖茨,最大的梦想是“我一直想开一家上市公司,赚大钱”,最大的爱好是弹电吉他和下棋。


17岁时,他找到了第一份工作——为对冲基金经理、CNBC电视台《我为钱狂》节目主持人吉姆·克莱默担任实习生。在这期间克莱默就根据他的建议做空了一家公司的股票,还惊动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但在审查之后他们并没发现Shkreli的“歪门邪道”,调查就此作罢。从这之后,Shkreli就在华尔街开始了他的“做空之路”。


20岁时他就建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他的策略简单来说就是利用股市小道消息网站打压自己做空的生物科技公司。如某公司有重要的药在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批时,公司股价波动会很大,如果能通过会涨,通不过要跌,Shkreli收集散播小道消息或者到FDA控诉这个药不好不应该通过审核时以高价格提前抛售该公司股票,等到股价暴跌后在低价买进,从中赚取利润。比较有名的案例就是他曾“黑”过MannKind公司的鼻息胰岛素。


在这个过程中他得罪了不少医药企业,并且多次受到不同的组织的指责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审查,但最终都没有受到指控,而此时他已经积累了众多财富,成为了一名年轻富豪。2011年,在自己的基金公司业绩不佳之后,他改变策略开始做医药行业。通过不断收购已经过时的药物专利权将Retrophin从一只场外交易股变成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但讽刺的是,他不但被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踢了出来,还对簿公堂。


时至今日,Shkreli仍用这样的手段在经营图灵制药公司。达拉匹林涨价55倍也许只是一个序幕,Shkreli日后的动作更加让人担心。因为现在图灵公司产品线里有一个准备用于治疗重度抑郁的新剂型氯胺酮。可以想象,如果这个剂型的效果非常好,那么这个新款氯胺酮必然会成为天价新药。不过虽然美国政府不管企业的药物涨价幅度,但如此过分的做法还是引起了政界人士的注意。正在参选美国总统的希拉里就曾通过推特公开表示了自己的愤怒,并且宣布自己会有所作为。


希拉里这一举动就像是冲击波一样振动了美国制药界,Shkreli这位“猪队友”让美股的生物科技板块应声暴跌,创下2015年以来最大跌幅。生物科技指数ETF iShares Nasdaq Biotechnology ETF(IBB)大跌近5%。希拉里发微博的当天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指数收跌4.4%,纳斯达克100指数中,领跌的股票几乎全部都是生物科技股,该板块的市值蒸发近400亿美元。


随之而来的还是股市的持续振动,两日内生物科技板块的跌幅超过7%。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和各方压力下,图灵制药公司最终表示要降低药价,但到底要降多少、最终零售价是多少到今天为止仍是一个未知数。除了股市,Shkreli的所作所为其实已经危害到了病人,因为药物价格过高,医院甚至都不敢大量进货。美国西奈山医院的医生埃伯格(Aberg)说,有的医院恐怕难以负担,这将导致治疗延误。她表示西奈山医院一直在用这种药,但是现在每用一次都要格外谨慎。


这件事也引发了人们对于药物价格的思考,其实在整个行业中Shkreli并不是第一位将药物卖出天价的人,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除了Daraprim之外,还有一些药物价格上涨,如抗生素强力霉素(Doxycycline)从2013年10月的20美元一瓶涨到了2015年的1849美元一瓶,涨了将近90倍。而威朗制药公司在近期购买了心脏病药物Isuprel与Nitropress的所有权,并立即分别涨价525%与212%。


这样的漫天涨价也引起了美国政府的注意,但除了审查和谴责之外,对这些公司有实质性影响的恐怕就是短期内股价的下跌了。目前虽然有希拉里的干预,但究竟是推动相关条款的出台还仅仅是为了竞选总统而做出的短期行为都还不得而知,不过如果这样的行为真的可以帮助到病人并且调节市场,那么还是值得人期待的。


反观国内,今年经过国务院的同意,决定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消息一出也曾在国内激起千层浪,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最终的结果和中间的落地操作问题都非常让人担心。虽然一些企业承诺药价不涨,但长期下去呢?


这样看来,其实从Shkreli的事件也让我们更加关注国内的药价的情况,毕竟关乎到千家万户,从这次美国医药行业的震荡中,我们国家不妨也多学习一些经验教训,不然下一个中国版“Shkreli”的出现,也只是早晚的事儿了。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