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临床试验自查:最新进展以及最敏感的问题
药物临床试验核查的红线在哪里?CFDA是否有“满意”的撤回比例?自查核查之后,临床试验质量提升的藩篱是否已经悉数被破除?这是关于药物临床试验自查核查最为敏感的问题。 
2015-9-28 16:12:22
0


9月24日,CFDA首次联合国家卫计委及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就药物临床试验自查发布最新公告,核心要义是:请各药物临床试验机构配合即将开展的现场检查,更重要的是:请主动开展临床试验数据的自查。

 

请别小看这份迄今为止关于临床试验自查的最短公告,其所蕴含的信息量至少包括:

 

1. “企业(CRO公司)”与“临床机构”的一对一接触、共谋进退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由审核查验中心所领导的飞行检查团队将继续保持“单点突破”的做法,以举报为线索,开展核查工作。注:公告并未指出即将开展临床试验自查核查的具体时间,公告发布当日距7月22日首发“临床试验数据自查”公告中提到的、“CFDA获知各省汇总核查结果”的9月8日,时间过去16天。有CRO公司表示,目前公司已有项目进入核查阶段。

 

2. 核查所涉及的临床试验机构们,请配合:这一要求已获临床试验机构所属医院上级主管单位的认可。尽管依据2004年颁布的《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资格认定办法(试行)》(10年过去,依旧试行),CFDA是临床试验资质的批准者和管理者,但鉴于试验需要主要研究者(PI)的主导、试验记录的核查需要调取医院的信息系统(比如HIS),因此,PI的上级主管部门也要与CFDA保持同步:“兄弟齐心,其利断金”。PS,现在可以理解CFDA副局长吴浈同时兼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的重要性了吧。

 

3. 为什么要联合总后卫生部?的确,从数量上看(参照CFDA关于自查情况汇总的第172号公告),此次自查共涉及383家临床试验机构的5637个项目(远多于比1622个自查项目的原因是,其中包含多中心试验项目),其中只有31家部队系统医院的630个项目进入核查范围,约占核查总数的九分之一。但是,部队医院在临床试验开展上向来“前卫”,一般地方医院鲜见的细胞移植等项目,部队医院往往是先吃螃蟹的人。因此,总后的联合声明对CFDA很重要。注:还记得不久前阅兵典礼上宣布的裁军计划吗?部队系统的医院也将在2016年面临裁撤,此举将如何影响核查工作目前尚不明确,但CFDA能尽早介入也算是有备无患。

 

4. 为什么单配合不够,三部门还要求临床试验机构“主动”开展自查?

 

这里需要给诸君补充一些背景:CFDA药品审核查验中心披露自查结果的第169号公告中,所涉及的1622 个品种,不需要自查的为193个,占12%;主动撤回的注册申请317个,占20%。这个结果CFDA满意吗?业界认为,CFDA是不满意的,证据包括1)自查结果披露的拖延。既然药品审核查验中心自8月17日就开始每24小时发布一次申报结果,25日当天还发布了截止当日17点的提交情况,为什么统计余下7小时的数据需要花上差不多70个小时?为什么?因为撤回数量不足,发愁啊——这真是有些捕风捉影了,笔者也唾弃这种不靠谱的猜测——更靠谱的证据是2)此后,CFDA多次召集临床试验机构负责人开座谈会,征求各大机构对核查要点的意见——众所周知,核查要点就像一道红线,红线以上,苟延残喘,红线以下,格杀勿论。在CRO公司看来,机构往往是影响试验质量的“限速酶”(当然前提是刨除项目本身造假的情况),机构与CFDA的沟通结果就是调整红线尺度的关键——毕竟,“自查核查要相信机构,依靠机构,和机构团结在一起,绝不是要把机构推向火坑”(语自某机构负责人转述吴浈发言);更直接的证据是9月15日,CFDA召集申报项目最多的前20家CRO负责人开会。据与会者转述,副局长吴浈对撤回数量不满意,撤回多少才能满意?这是最敏感的问题之一。

 

总的来说,作为企业自查的后续补充,开展自查的机构无论劝退或者举报,都将为保证临床试验质量贡献实打实的数字,然而, CFDA能否借此机会联手机构等利益相关方推出明确的红线标准,现在看仍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一个例子是:

 

近期,一篇6月17日发表于“青大附院GCP”公众微信账号的“我国药物临床试验技术服务合同专家共识”在医药研发行业朋友圈里引发热议。这是一篇由中国药理学会药物临床试验专业委员会21位专家参与制定的共识,但却被从事药物临床研究工作的其他参与者吐槽:“一个没有申办方及CRO,只有机构单方面提出来的共识算不上共识”。

 

值得肯定的一点是,作为提高临床试验质量的其中一方代表,CRO公司们已经组建联盟,并准备开展理性对话:

 

9月23日,由泰格、博济、润东等42家国内CRO公司举办“临床研究CRO加强行业规范自律座谈会”,并发出“全面加强合同研究组织(CRO)行业规范与自律”的倡议:

 

一、坚决拥护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第117号和第172号文件及相关会议精神,大力支持和主动配合监管部门依法落实自查核查的各项举措,自觉接受药监部门的管理和社会的监督。

二、严格执行《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强化药物临床试验操作的规范性。建立健全药物临床试验操作的标准操作规程(SOP),完善企业内部的质量监管体系,强化对员工的专业培训。

三、严格执行相关法律法规,遵守职业道德,保证药物临床试验结果的真实、可靠。

四、建立行业规范,加强行业自律,规范从业行为,杜绝恶性竞争,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

五、协助监管部门进行广泛的宣传教育,配合监管部门向相关单位和人员进行有关文件和会议精神的宣传活动。

 

“对话是可以的,但举报似乎万万不能”。上述座谈会上,不只一家CRO公司提出了一个两难的问题:虽然被赋予举报豁免权,但举报企业意味着自断生路。

 

什么是“举报豁免权”?

 

在9月15日的自查核查会议上,CFDA副局长吴浈提出,将按照逢举必查、逢审必查的原则,结合承担临床试验项目数量以及是否存在合同金额过低等情况,特别是对于BE项目,进行重点核查。对于核查后出现问题的,申办方负全责,CRO和机构负同等责任。会议要求CRO公司加强自查,对造假行为的申办方,CRO企业要劝告申办方撤回注册申请,如申办方拒绝撤回申请,CRO公司要说明情况并向国家局举报,举报者可免除责任。

 

于是问题来了,如果没人举报,咋整?

 

这要看主持大局、负责开展核查工作的政府官员如何决策:

 

据E药经理人了解,CFDA药品审核查验中心负责GLP/GCP的检查一处相关工作人员在10人以内;各省局编制也不尽相同,其中个别省份并无专司核查的负责人,但此前8月12日,审核查验中心一处处长李见明曾公开表示,“不要担心总局没能力,这次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集中全国最好的人力办妥此次核查”。一个可以补充的信息是,2015年6月,CFDA曾举办为期3周的核查培训,届时,37位药学专业人士参与学习,其中,34人拥有博士学位,有至多两人拥有临床研究背景。

 

目前,官方并未正式披露核查人员的资质及规模,防止利益冲突的公示及回避机制也尚未建立;但在东盟会药物发展高峰论坛,CFDA曾指出:“检查组将由3至5人组成,有一位组长;根据不同品种选取不同医学背景的人;检查基于已发现的问题,提前三个工作日公示”。

 

遵照CFDA的发布节奏,恐怕只有核查红线、清退比例和核查规则等悉数公布,企业、CRO公司和临床研究机构方能松一口气。当然,我们还必须关心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上述行动之后,制约临床试验质量提升的藩篱是否已被悉数破除?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