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公众号的名医们
在互联网+时代,一群医术高明、关心时事的医生们也玩转新媒体。线下,他们是忙到飞起的全职医生;线上,他们是键盘前手机上言辞犀利的科普达人。他们专业精进又接地气,不需要白大褂,只一个微信号,就能让你认识他们。 
2015-7-3 11:57:13
0
薛冰妮

本文转载自南方都市报


在互联网+时代,一群医术高明、关心时事的医生们也玩转新媒体。线下,他们是忙到飞起的全职医生;线上,他们是键盘前手机上言辞犀利的科普达人。他们专业精进又接地气,不需要白大褂,只一个微信号,就能让你认识他们。


为了公号拉黑妻子


“写(公号)文章不是为了科普而科普,写的应当是社会现象、人的心理。”


人物:王文林,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心胸血管外科主任


微信公号:胸廓畸形手术专家(wangwenlinyishi)


王文林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会把教他玩微信的妻子拉黑。他是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心胸血管外科主任,是地地道道的“胸廓畸形手术专家”。因为开了微信公号“胸廓畸形手术专家”,在妻儿眼里,他成了“另类”,还有点走火入魔。不过在他看来,这是另一份事业,他也干得如鱼得水。


关注“炫腹”现象


他的微信公号“胸廓畸形手术专家”创建于2013年9月6日,这天正好是他的生日。不到两年,这个公号已推送文章700多篇。


他的公号最近发的一篇《背手摸肚脐的男生》,讲的就是近期火遍朋友圈的“炫腹”现象。他通过一名叫阿朋的患大面积漏斗胸合并扁平胸的患者,讲述了他们极其渴望长胖的愿望。面对“炫腹”晒瘦的人,阿朋感叹:“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跟这篇文章类似,王文林的公号文章风格明显:五六百字,短小精悍,下笔颇具理科生的冷幽默,也搭配漫画,社会热点、身边故事与专业见解相结合。他的公号文章标题也很有趣,如“名医与名妓”、“跟着博士学扯蛋”。他坚持认为,“写(公号)文章不是为了科普而科普,写的应当是社会现象、人的心理。”


在王文林眼里,公号文章要生动、活泼、不疲惫。在他的电脑上,有个文档始终存在,文档里有数篇已发或未发的公号文章。他用电脑敲完文章,还要用A4纸打印出来反复修改,“一个错别字都会有很大伤害,我不允许有”。


他的线上病例库


对普通人来说,“胸廓畸形”难免有些生僻,王文林在他的微信号功能介绍中有解释,指“漏斗胸、扁平胸和鸡胸”等。他的公号立志要“解答一切关于胸廓畸形的疑惑”,而事实上,1000多粉丝,每篇文章几百的阅读量,看上去并不火爆。但王文林有他的理解,“胸廓畸形太专业,不能盲目功利追求粉丝数,如果这上千个人都是铁粉,那带来的社会效应就很大了”。


微信公号并不能直接交流,王文林也在每篇文章的尾端“推销”自己的个人微信号。他有4个开放式个人微信号,加上公众号,有上万人关注。每天,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会通过微信向王文林咨询专业问题。


还有粉丝在微信中留言问王文林,他的文章直指某医院,是不是在故意“黑”同行。也有人善意提醒他,性格不能太直,不留情面,可能会“掉粉”。不久前,他发了一篇《关于“掉粉”》的公号文章回应,“我一直坚信我没有说错什么。在如今这个行业中,确实有不少很肮脏的事情。如果有人觉得我对一部分同行不是特别敬重的话,他们真的猜对了,我压根就没打算敬重这些人。”


王文林坚信,微信就是个庞大的病例库,是非常宝贵的资源。通过微信,他的不少患者不远万里赶来广州,“做公众号前,我们一年只能做十例左右的胸廓畸形手术,现在一年能做一两百例。”通过微信,病人不断提出新问题和要求,也倒逼他不断学习、改进技术。


“不像个主任,掉价”


开了微信公号的王文林曾得到院领导的公开表扬,但质疑声也一直不断。很多人表示怀疑:外科医生本来就忙,何况还是三甲医院的科室主任,哪来这么多精力经营微信,甚至有人怀疑他是不是有“枪手”帮忙。


王文林说自己的公号文章都是原创,“我直面病人,他们的痛苦和需求只有我最了解,如果别人来写可能砸了我的牌子”。


公号也在悄然改变王文林的生活。为了更新公号,王文林总是最早到办公室,中午从不午休,周末时间也几乎都被公号占据。“以前我也是很潇洒的,假期会旅游,下班也会和朋友喝点小酒”,但他近一两年的所有应酬几乎都让位于公众号了。


妻儿意见最大。妻子常告诫他,“天天写这个很掉价,一点都不像个主任。”面对压力,他倒是很达观,“有舍有得,这些我早就预料到了,但我不在乎,这也算是一种修炼吧。”为了不影响更新公号,他干脆把妻子在朋友圈“拉黑”。


为何能一直坚持更新公号?王文林说他受到一句话的启发:“一个傻子,傻乎乎地做一件傻事,如果他一直这么傻下去,三年五年之后他就不是傻子了,而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练医生的公众号,加不


“科普类文章尽量口语化,避免使用医学术语,如果一定要用,也要做好解释。”


人物:练磊,中山六院、中山大学附属胃肠肛门医院结直肠外科副教授


微信公号:练磊医生(ibduccd)


见到练磊时,是晚上7点半。当天他手术到下午2点才结束,紧接着2点半出门诊,下午下班后还有许多病人来咨询,晚上还要值班,根本闲不下来。第二天还要去北京参加学术会议,他索性把吃晚饭的时间留给了记者。如此忙碌的练磊,还运营着自己的公众号“练磊医生”。


帮助“消化”


“医生,我现在出现这样的症状是怎么回事?”“医生,我手术后应该如何调养?”提到当初开微信公众号的初衷,练磊说正是为了方便与患者的沟通交流。


每天,无数个类似的问题围绕着练磊,他渐渐发现自己要将同样的内容向不同人重复许多遍,而由于医学的专业性,经常给病患解释完,他们还“云里雾里”。


于是开公众号的想法便萌生了。


他将患者关注度高的问题在公号文章中详细解释。“口头上解释患者听完,理解起来比较难,文字就不一样了,患者可以事后再自己阅读、理解,帮助消化。”


公号开通半年多来,“练磊医生”已推送肠胃医学类文章近50篇,粉丝也已有约2000名。“练磊医生”关注胃肠方面,推送文章主要由练磊自己撰写,他也会转载以前的论文、翻译的国外文章,以及一些在他看来“有价值”的科普文章。


有同事爆料,练磊常在同事面前“嘚瑟”微信号文章阅读量高。其中《肠镜,约吧》这篇肠镜科普文章的阅读量最高,达到26000。


练磊平时也爱刷自己专业领域的微信号,如“消化病科普”、“医学界杂志”、“爱在延长”等,与这些公号建立起良好的关系。《肠镜,约吧》正是他获得授权转载的其他公号的一篇文章。而他也“趁热打铁”推送了自己的原创科普文章《胃镜,约吧》,阅读量也达到了15000多。


“吸粉”秘籍


在同事们看来,练磊有自己的微信公号一点也不出乎意料。


手术、出诊、值班、参加学术会议,工作非常忙的练磊却胸有成竹地表示,时间绝对够用,因为他把“琐碎的时间都给了微信号”。等电梯、坐电梯,他会用手机登录到微信,回复后台留言。参加学术会议以及在交通工具上时,也正是他写公众文章的时间。


中山六院目前像练磊这样以“个人身份”开设微信公号的医生数量不多。该院相关人员介绍,目前医院大部分微信公号是以科室为单位运营的,整个科室的医生为同一个公号“添砖加瓦”,比如中山六院肾病透析中心的微信公号。中山六院官方微信有时也会转载练磊的文章,练磊也会和运营医院官方微信的同事“头脑风暴”,探讨如何“吸粉”。


如今练磊总结出“吸粉”秘籍,“科普类文章尽量口语化,避免使用医学术语,如果一定要用,也要做好解释。”练磊说,为了增加文章的可读性,他还针对常见问题用问答式呈现,一问一答,比较受读者欢迎。


练磊揭秘,“练磊医生”背后其实还有个不得不提的“幕后推手”。他是练磊的好朋友,由于自己也有个人微信号,所以每次练磊公号素材发给他之后,排版完毕,就可以一键推送啦。


名医开了间“杨氏书屋”


“正规医生不去占领阵地,就会有江湖郎中去散播虚假信息。”


人物:杨岫岩,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内科副主任、风湿科主任医师、博导


微信公号:杨氏书屋


杨岫岩是华南地区风湿免疫科名医。在中山一院,他的单元挂号数曾是全院第一,如今他每周3次的门诊也总是一号难求。光看病不过瘾,名医杨岫岩20多年前就开始给报纸写科普文章,随后转战网络开博客。一个多月前,他又把科普领地搬到微信公众号,开了间“杨氏书屋”。


公号荐便宜好药


与很多医生习惯埋头看病、觉得科普很累不同,杨岫岩乐在其中。“写出来很过瘾,很舒服”,他说看着自己公众号的文章点击量高,自己也挺高兴。


今年5月6日,“杨氏书屋”正式开张,这个名字与他的斯文气质很相称。虽然工作繁忙,他的微信公众号依然更新频繁,每1-3天就会有新推送。开张一月余,公号已有1096个粉丝。他估计粉丝中除了亲朋,6成是病人,3成是基层医生。现在公号留言中,最多的就是各地粉丝向他问好,偶尔有人咨询病情。


杨岫岩的公号推送的文章大部分是他20多年来的存货。“科普的东西绝大多数不会过时,所以我先把之前的科普文章在微信这个渠道发一遍”,他说,最高的一篇文章点击量有13000多。他发现,即使此前在报纸上刊登过的科普文章,点击量也比较高,相对专业的文章因为比较小众,点击量小一些。


虽然病人很多,不过对于行医31年的杨岫岩来说,如今治疗普通病患并不能获得太大成就感,他最高兴的,是遇到跑了三家以上医院都没办法治愈的疑难病人,然后还能帮病人解决问题。


与此对应,杨岫岩素来提倡对病患要寻求最合理、最恰当、最便宜的治疗方法。最近,他推送的一篇“贵药≠好药”的文章写道,治疗风湿免疫病,“就单一用药而言,每月只需几元钱的甲氨蝶呤,与每月需1万多元的生物制剂相比,疗效相当。”他还向粉丝推荐近年在抗炎镇痛方面的处方组合,据说每日花费不到2元钱。


博客曾赢百万点击量


微信科普,杨岫岩还是新手。但其实他的科普路和他的专业地位一样资深。


20多年前,他喜欢给报纸或《家庭医生》等杂志上投稿。2005年左右博客兴起,他到一家网站开了博客,一做科普就火了。他的博客从没做过广告,但粉丝很快过万,文章点击率超过100万。


那时博客很火,患者们在博客上与他互动频繁。不过,他慢慢发现维护博客的精力不足,且由于博客所在的网站平台存在技术缺陷,几年下来,杨岫岩的科普博客渐渐不再更新。


这两年,杨岫岩身边的朋友都在用微信。杨岫岩也很关注医改和专业类公号如风湿病专科类公众号等。在风湿科领域有个说法,“南有杨岫岩,北有刘湘源”。这两名风湿科医生同是专业领域的牛人,也是网络达人。杨岫岩和刘湘源也是好朋友,在网络上互粉,也经常互动。杨岫岩自然也关注了刘湘源发起的“中国风湿病公众论坛”微信公号。


依然热爱科普的杨岫岩决定在微信上再树品牌,开自己的微信公号。“正规医生不去占领阵地,就会有江湖郎中去散播虚假信息”。对科普驾轻就熟的他,现在花10分钟就能完成一次内容推送。


微信上治病救人


互联网正在改变医患之间的互动。通过微信公众号,一些患者也加了杨岫岩个人微信。饶平一名78岁的老人出现不明原因的高烧,全身酸痛,辗转了几家医院都找不到病因,一两个月过去,快不行了。后来有家属看过杨岫岩写的科普文章中提醒,不明原因发烧要找风湿科医生,于是向他求医。老人病体虚弱无法来广州就医,杨岫岩建了一个微信群,把家属、当地医生加进来,患方每天上传视频资料等,杨岫岩指导诊疗方案,通过与患者家属及当地医生三方互动,最后帮助老人渡过了难关。


杨岫岩的微信公号粉丝,除了病患,还有全国各地的基层医生。他推送的科普文章,不单给病人看,也给基层医生看。“全世界都是看病到诊所,住院到医院”,杨岫岩说自己开微信公号也是受到最近医生多点执业破题的启发。对医生来说,在互联网时代,同样需要建立个人品牌,开微信公号不单可科普,还能给基层医生做指导,建立起医生的品牌,一举多得。


也有不少医生开了公众号但难以坚持下来,杨岫岩认为这是因为这些公号多转载别人的东西,原创跟不上。公号要想持续开下去,还是要在临床中多思考,多推原创文章才有生命力。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