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东:我对诺贝尔奖的感言
王晓东为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位中国大陆毕业在美国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的科学家。曾任美国德州西南医学中心生物化学讲席教授,自2004年起任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已全职回国工作。1990年代中期揭示细胞凋亡的分子机理、并发现线粒体具有产生能量以外的新的生物学功能--调控细胞死亡。 
2014-10-10 10:48:34
0
王晓东

王晓东(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诺贝尔奖的季节,随着今天化学奖的颁发,花开花落般的过去。我们期待的:生物奖的钱泽南,物理奖的张首晟,和化学奖的邓青云,居然都没有实现。最不可思议的是颁给突破可见光衍射极限成像的化学奖,蹊跷的拉下了我们熟悉的聪明,美丽,勤奋,在此领域作出了最漂亮的工作,而又极具亲和力的庄小威,让我们老中情何以堪!
 
所以我今天早上听到化学奖的消息的最初反应是惊诧无语。然后是“这跟化学又啥关系?这奖对我们大众的生活与研究有啥影响?这奖没准儿让饶毅发,也许都能发的更靠谱!现在我们中国人有钱了,咱忽悠个富豪,发个比诺贝尔奖金还多的奖。诺贝尔奖不过百把万美金,在北京买房也就够个首付。这奖还经常仨人分,分下来也就二环内的一厕所,还是不带浴缸的!咱老中犯不着!”
 
我一番义正词严的吐槽,换来了太太嘴边一丝轻蔑的微笑。“看来你还是贼心不死。每到这几天,这觉就睡的不踏实。几年前是同行得,去年是师兄得,今年又是该得的没得。你还是自己想得!”。 我喃喃:“这奖感觉咋dei谁给谁呢。我劲儿早过了。奖我也也没少得。去年还得了求是奖。我最好的工作还在进行中吗,我有的是机会得,大不了我不玩儿了不行吗?不就是一game吗!”。说到这儿我一愣:对任何game,我们都可以选择当还是不当观众,但我们不能选择当还是不当运动员。要当运动员可没那么随意,我们不光要有竞争的实力,还必需遵守运动的规则。

诺贝尔科学奖就是科学奥运会的百米金牌。如果现代科学是人类文明史中最美丽的妇人,诺奖就是她项链上的珍珠。不能说它无瑕疵,但那也是瑕中之疵。它的百年传统和历届得奖者智慧的光辉,是唯一人类公认的最高奖。得诺奖不必是官二代富二代甚至诺二代(仅有居里,布拉格和康伯格除外),从坐在门前摇椅怀念过去光辉的80后到在试验台前熬着all nighter的20后,我们都有机会。这目前进行中的试验,结果就可能得!这是逆袭中的终极逆袭,是悍马中的广场大妈!诺奖就是我这样的身不高,貌不帅,无房无车无存款北漂的战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过去我们只能无奈的挥挥手,告别与你我无关的云彩。而在今夜无眠的康桥的试验室里,有心和我们在一起的小威!而在世界各地的实验室中,有千千万万黑头发,黑眼睛,说中文的身影!
 
今夜我们无眠。因为我们终于不再irrelevant; 今夜我们无眠,因为我们拥有明天。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