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苹果才是移动医疗领域最大的一匹黑马
今年3月9日,当苹果CEO蒂姆·库克( Tim Cook)在旧金山芳草地中心召开产品发布会时,全世界绝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被他的手腕所吸引。 
2015-4-27 16:43:15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对Apple Watch兴趣十足,起码至少有一名观众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别的地方。这个人就是斯坦利·肖( Stanley Shaw),一名生物研究员。他说:“坐在台下很有意思。我周围的其他人都主要对新款MacBook和Apple Watch感兴趣,而我不是。”



肖是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助理教授,也是麻省总医院系统生物学中心的一名研究员。肖主要关注苹果设备中内置陀螺仪、加速计和GPS传感器的潜能,而这些零件都能帮助病人、医生和研究人员追踪类似于心脏病、帕金森综合症和哮喘等疾病的情况。


这些零件的潜在功能构成了苹果当天发布一款产品的基础:ResearchKit。这是一个开源的iOS软件基础架构,医疗研究人员可以利用它研发各类应用,并管理这些应用收集来的数据。


苹果在去年发布了HealthKit,一款iOS系统的运动和健康类移动应用平台。作为HealthKit的后续产品,发布ResearchKit的目的在于为设计研发科研型应用创立规范标准,将任意一位iPhone用户变成潜在的研究对象。这款软件能够显著地扩大医疗健康研究的规模,并大幅度降低成本。这样一来,科研人员便可以加快医学知识的更新速度。肖担任过苹果的ResearchKit项目的顾问并帮助设计了第一批应用中的一个。


早期的数据展示了这款软件的光明未来:MyHeart Counts是一款由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研发的ResearchKit应用,主要关注心血管疾病方面的问题。在发布仅仅四天之后,该应用就在美国和加拿大实现了5.29万次的下载量,并吸引了史无前例的2.2万“志愿者”参加科研项目。通常来说,一个医疗科研项目要想找到这么多参与者需要耗时一年,还需要数十个医疗中心配合协作。


除 了斯坦福大学医学院之外,还有其他四个医疗学术机构也利用ResearchKit研发了应用,这其中就包括了牛津大学和清华大学。这些新的医疗科研类应用为内置电子内容、调查问卷和任务设计了图形模板,方便用户体验。肖说:“一部分科研人员成为了现代医疗科研的核心力量,苹果也以这样的方式将 ResearchKit变成了开源软件。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大致看到新生态系统的轮廓慢慢浮现眼前。”


他补充称:“这就好比当年苹果对数字音乐产业做出的改变——他们利用iTunes创建了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


你的iPhone知道你的身体情况


肖和ResearchKit软件结缘始于去年的一个移动健康会议。在那次会议上,他遇到了苹果医疗技术部门副总裁迈克尔·奥莱利(Michael O'Reilly)。迈克尔此前在制造非入侵式医疗设备的医疗技术公司Masimo担任过首席医疗官。两人结识后,迈克尔觉得肖对移动医疗的看法与苹果公司的观点非常一致。此后不久肖就受到了苹果公司的邀请,请他与苹果的医疗设备团队关键成员在库比蒂诺见面。就这样他开始为ResearchKit团队工 作,主要任务时说服数十家大学的研究人员利用ResearchKit开发应用程序。


当初,肖帮助设计了GlucoSuccess——这是伴随ResearchKit平台发布一同发布的五款应用之一。GlucoSuccess能帮助糖尿病患者和他们的医生了解饮食、锻炼和药物对血糖的影响,提示患者记录手指采血法得到的血糖水平和日常饮食信息。与此同时,这款应用还可以利用iPhone内置的加速计记录患者的运动锻炼情况。


在一家名为Sage Bionetworks的非营利性健康数据公司的帮助下,ResearchKit平台应用收集而来的新数据(关于日常活动和锻炼的信息)将会被按照苹果公司的规定实行匿名化处理,然后被发送到安全服务器上。在那里,科研人员将充分利用这些数据以便在医疗领域取得突破。苹果负责运营的副总裁杰夫·威廉姆斯 (Jeff Williams)在ResearchKit发布会上郑重承诺:“苹果公司绝不会偷看你的数据。”上上周,苹果公司将ResearchKit的代码库发送 到了GitHub网站,履行了其打造开源软件的诺言。


苹果表示自己不打算利用ResearchKit平台或者这上面 的数据盈利。不过话虽这么说,我们对几个问题还是存在疑问。苹果会如何利用用户的健康数据?如何保护用户的健康数据?他们所承诺和展现出来的东西有多可信?但正如iTunes当年重构了音乐销售的模式一般,HealthKit和ResearchKit也将为苹果带来成功。最终,这两款平台软件将成为移动医疗和个性化医疗的核心数字生态系统,扮演医疗数据、健康应用和定制化治疗方案“票据交换所”的角色。


目前苹果正在 着手进军智能手表领域,而此举的本质是该公司意图涉足移动健康产业并做到极致。他们有这个能力:历史上他们多次将不成功的技术改造成了流行的产品,比如利 用无现金支付技术的Apple Pay、利用MP3播放器技术打造iPod播放器、利用iTunes Store完成数字音乐销售等。截止现在,苹果的创新发明能给其带来1828亿美元的年销售额。他们对移动医疗业务有着不小的野心。蒂姆·库克发布会上说,苹果生态系统的下一个发展目标是汽车和家居。不过他表示:“iPhone能带来最大的改变可能还是帮助我们改善健康。”



家居、汽车和身体健康


迄今为止,苹果进军医疗研究领域的产品还没有带来类似于iPhone和Apple Watch这样明星产品的吸引力和轰动。不过,苹果的发展由两大动力驱动:一是希望增加对科学认识领域的贡献,二是希望维持其世界上最大公司之一的地位。 HealthKit和ResearchKit结合了苹果公司这两股强大的发展动力。库克曾直言不讳地表示,不但要让iPhone对工厂工人和环境的有害性 降到最低,还要让它成为世界上一股“好的力量”。无论是支持人权运动还是提升人们医疗护理水平,iPhone都应该发挥作用。


在上个月的一次采访中,有人问库克他是否认为苹果的产品和服务能够在十年之内实现帮助检测诊断一些疾病和癌症的功能。这位CEO坚决的回答道:“是的,我认为这肯定能实现。”


苹果的未来发展将集中在家居、汽车和移动健康领域。而库克表示:“移动健康可能是三个未来发展领域中分量最重的一个。”


他说:“在过去很多年中,人们都要依赖于其他人(医疗卫生服务提供者)判断其健康情况。而现在,这些设备能从本质上为人们提供新的能力,使他们可以记录并管理自己的健康和健身状况。因此我认为,我们很可能大幅度低估了移动医疗健康领域的市场。”


移动健康和个性化医疗领域存在巨大商机。移动健康专家琳妮·丹布拉克(Lynne Dunbrack)是IDC Health Insights公司研究领域的副总裁,她说:“目前,谷歌和苹果这样的科技巨头对医疗健康数据表现出了空前的兴趣。”据她介绍,美国医疗健康市场的市值 为3万亿美元。而IDC公司的分析人员预测称,到2018年时全世界70%的医疗健康组织有可能对与医疗有关的技术(应用程序、移动设备等)进行投资。


苹果不是第一家尝试为医疗和健康应用搭建平台的公司。早在2008年(苹果的iPhone才刚刚横空出世一年),谷歌就已经推出了自己的Google Health服务,试图对完成医疗健康数据集中化的工作。用户可以手动输入自己的健康数据,也可以通过医疗卫生服务提供者上传数据。不过谷歌的尝试并未成 功,他们在三年后就因为服务缺乏广泛接受度而放弃了这个项目。


苹果此前就为在医疗健康领域发展新业务打好了基础:去 年9月,他们随iOS 8一起发布了HealthKit。这是一款一站式平台应用,开发者可以利用它研发健康和健身类应用,并收集应用产生的各类数据。医生们已经开始利用这个平台上的应用记录人们的健康情况和疾病情况(比如糖尿病和高血压)。据悉,全美23家顶级医院中有14家正在探索如何利用HealthKit应用和医疗设备 (比如数字秤),为医生经常性提供病人的数据信息。


人们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健康疾病的早期预警性症状,并更好地设计预防性治疗方案和药物。对于那些意图加速临床试验进程的万亿美元级别制药公司而言,HealthKit平台也具备极高的价值和意义。


数据带来的麻烦


FDA曾经因为法律规定叫停23andMe在美国销售DNA检测工具。今年2月,FDA宣布将对健身追踪类产品和其他与健康有关的产品采用“袖手旁观”的监管方 式。这样一来,苹果在量化健康领域进行的很多努力就“脱离”了FDA的监管范畴。医疗设备仍需要证明自己符合其宣传,不过FDA近期历史上第一次审批通过了一款通过应用连接模式工作的血糖监控设备。但是,健身追踪类应用(包括那些定期收集健康信息的应用)都无需再受FDA极度详细监管的控制。


FDA数字健康部门副主任巴库尔·帕特尔(Bakul Patel)表示:“如果你的技术能刺激人们保持健康,那它不处于我们希望监管的范畴。”不过,那些让人们参与到大规模研究性项目的技术很可能享受不到这 种“自由”。如果一个公司在宣传中表示自己的商品能帮助医生做出医疗决策或者能为治疗提供建议,那么FDA还是会额外关照的。


即便是处于FDA“袖手旁观”的监管制度下,ResearchKit面临的挑战依旧巨大。除了需要克服可穿戴设备的误区之外,苹果还需要在敏感的医疗研究领域谨慎前进。


首先,其中一个主要的问题还是选择性偏差。虽然ResearchKit的成果最终会令所有人收益,但目前阶段只有iPhone用户可以使用它。 Android、BlackBerry、Tizen和Windows Phone的用户在自己操作系统不兼容ResearchKit之前完全无法使用这款平台应用。反过来说,这意味着ResearchKit收集的数据均来自于一个自我筛选过的群体。这样的群体的样本多样性远远称不上丰富:ComScore网站表示,iPhone用户去年收入的中位值在8.5万美元,这比 Android用户去年收入的中位值高出了40%。


肖表示:“的确,使用iOS 8系统的人只是全世界人口的一部分而已。不过我要指出,世界上所有的医学研究都是针对一部分特定人口开展的(也就是那些参与医学研究的人)。如此一来,关于选择性偏差的担心和局限就总是存在。”


肖举了一些医学研究中出现选择性偏差的例子。比如,心脏病专家用来诊断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因素是根据马塞诸塞州一个小镇人们的数据研发出来的,在这些小镇居民大多数是欧洲白种人。另一个在过去数十年中改变人们健康的著名研究主要采用了护士和从前当过护士的人作为参与者,因为这群人能以医疗用语熟练提供精准的信 息,还可以坚持参加完漫长的纵向研究。肖说:“以上两个医学研究都对我们今天的公共健康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


其次,还有人担心ResearchKit数据的可靠性。这是一个所有大型医疗研究和大型数据公司都需要处理的问题,不过ResearchKit给苹果带来了新的挑战。苹果公司需要区分有效数据和干扰数据(因为ResearchKit帮助我们收集到了迄今为止史无前例数量的医疗数据,因此其中干扰数据数量大大提升)。或者说,苹果需要消除不合格群体参加研究从而导致数据出现偏差的可能性。其中,所谓不合格群体包括以女人身份参加了乳腺癌试验的男人,或者使用了为Ⅱ型糖尿病患者研发应用(比如GlucoSuccess)的Ⅰ型糖尿病患者。


虽然研究人员看到了ResearchKit在扩大研究参与规模和补充其他数据方面的巨大价值,但他们早就强调ResearchKit的数据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取代传统研究方法收集而来的数据。


麦迪逊市Propeller Health公司为呼吸系统的健康管理打造移动平台。该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克里斯·霍格(Chris Hogg)表示:“类似于ResearchKit这样的东西可以带来更多的数据,而且这些数据的价值非常巨大。但它们的障碍也很大。捕捉数据是很难的,收集数据在参与和保证数据质量方面都有困难。接下来找到如何让数据发挥作用的方式是另一个挑战。”


最后,人们对数据隐私性充满担忧。HealthKit和ResearchKit会管理用户大量的信息。苹果表示这些数据并不存储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并且谨慎修改了隐私政策以防止广告商和数据经纪人拿到隐私数据。为了增加安全性,苹果还采用了IBM新型Watson Health Cloud平台(符合HIPAA法案要求),以便研究人员在这个云平台上接触用户iOS应用收集而来的数据。


即便如此,苹果还是不能保证数据完全不会被黑客攻击。近期,医疗保险公司Anthem受到黑客攻击,这给医疗保险行业敲醒了警钟。数据安全不仅是苹果面临的问题,更是所有类似公司的心头大患。虽然苹果提供了研发应用的ResearchKit平台,但他们表示最终负责保护数据隐私性和安全性的还是进行医疗研究组织者自己。


前景展望


苹果公司的计划不是绝对正确的。2010年的Antennagate 、2012年的Apple Maps和类似于iBooks这样的新技术都没有立即获得成功,而且在公司发展计划中的地位不断下降。这都证明,苹果也会有错误。


IDC公司的丹布拉克表示,目前还很难判断苹果是否能够给自己正式贴上“医疗健康公司”的标签。她说:“苹果还在继续发展调整HealthKit与 ResearchKit平台,而医疗产业也在研究究竟如何能够高效的与技术解决方案实现对接。这是一个不小的问题,因为技术解决方案要求消费者改变自己的习惯。我们目前还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以一种方式利用多种技术,从而使其达到适用于大多数人群的标准。”


换句话说,消费者会愿意使用这些设备来记录自己的健康情况并帮助医疗科研项目吗?如果消费者有这个意愿,他们是否愿意现在就开始行动起来呢?


布伦特·施伦德(Brent Schlender)和里克·特策利(Rick Tetzeli)在自己的新书《Becoming Steve Jobs》中写道,虽然苹果能实现规模巨大且富有创造性的跳跃,但他们成功的前提都是明确地知道退路在哪。去年谷歌宣布研发可以测量人们眼泪中血糖水平的 隐形眼镜,并计划利用头发宽窄的天线完成数据传输。相比而言,苹果技术的野心很少迷失在这种科幻小说领域中。我们不是说苹果在医疗健康领域的计划和项目不够宏伟。不过不得不说,苹果一直能抓住别人已经证明具有潜在发展空间的领域,然后将其转化成可行的畅销产品。


iPhone和iTunes Store的成功令人印象深刻,它们也为苹果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医疗健康是一个陈腐也复杂的产业,而进入这个领域无疑就成了后乔布斯时代苹果面临的 最大的挑战之一。他们要想实现愿景,就要解决许多难题。肖说:“我们知道ResearchKit意味着什么。不过这个理念完全实现后究竟是什么样子还尚未 可知。”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