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人参:参价暴涨背后的资本冲动
价格高企,却交易清淡,是什么造成了人参的“有价无市”? 
2014-12-5 11:43:10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腾讯财经


辽宁省宽甸满族自治县的石柱村是有名的石柱参产地,隔着鸭绿江与朝鲜相望。每年10月份是挖参卖参的季节,来石柱村收购人参的客商络绎不绝。村街两旁,几乎每个商铺的招牌都写有韩文,大概是为了招揽远道而来的韩国客商。

但今年的情况却清淡了很多。

57岁的钟长文,是石柱村最先开设人参专卖店的人,从参农手里收购人参,再批发给各地的客商。他记得,30年前韩国客商就来到这里,近几年,广东、上海、福建的南方客商也不断涌入。钟长文的客户遍布各地,老客户只需一个电话,他便安排发货。在石柱村,有顺丰、韵达、EMS等多个快递站,甚至能发国际快递。

这两年,钟长文的日子并不好过,专卖店里,摆满了礼盒包装好的石柱参。2012年前,他的顾客中有很多是官员。“过去一天能卖一万块钱,现在一千块钱都卖不出去,政府各大单位根本没有买的。”钟长文说:“以前是政府官员一下子买个百八十盒,那是常事,现在没有一个,他们不敢了。”反腐对他的生意产生了直接的影响。

然而,奇怪的是,在交易清淡的同时,人参原料的价格却居高不下。目前一支15年参龄的石柱参价格约为1000元,而两年前只卖数百元,早些年的普通人参更是只能卖到十几块钱一斤,“比大萝卜还要便宜”。中药材天地网数据显示,“生晒45支” 东北人参(通常以20、25、45、80支为一个单位进行出售)的报价去年年底时是550元左右,一路上涨,今年的最高报价是776元,大涨41%。

价格高企,却交易清淡,是什么造成了人参的“有价无市”?在走访人参产业链条之后,腾讯财经《棱镜》发现,大型药企大量资金的进入,是推动参价飞涨的重要因素。根据上市公司公告的不完全统计,以紫鑫药业、康美药业、益盛药业、太安堂等为代表的上市药企,近四年在人参产业上的投资超过百亿元。

2012年,国家将人参列为“新资源食品”,打破了以前人参只可被用作药品的陈规,即实现了“药食同源”,用途的突然放大促使需求在这两年里井喷——这样的需求主要来自于大型药企。

大型药企大量收购人参,给出的理由是发展人参食品、保健品等新产品,而这样的“新故事”也让资本市场给予了它们新一轮股价上涨的部分理由。紫鑫药业的股价从2012年的8元左右,涨至目前的15元,即使公司目前还处于亏损状态;益盛药业也由两年前的10元左右涨至目前的16元上下,太安堂也从6元上下涨至目前的13元,除了康美药业,几乎都已翻倍。

然而,各大药企在人参新产品的研发上并没有好的效果显现。对于囤积人参的行为,药企解释称,是出于原料的成本考虑:消费者对于人参产品的需求仍处于培育期间,产品研发也需要一段时间,因此,囤积人参是在产品“薄发”之前的“厚积”原料阶段。

但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这些大药企在产品研发上并不积极。一位不愿具名的中药材券商分析师甚至认为,药企的动机只是“等待更高价格时倒卖赚个差价。”

大资本争相涌入

“参农种人参不但没有补贴,还不让你卖,不让人吃,但是韩国的人参产品却可以卖到中国来,这太搞笑了。” 国家参茸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仲伟同回忆“药食同源”之前的“荒唐”现象。

中国人参产量分别占世界的80%,产值却只有韩国的十分之一,世界的4%。长期以来,韩国客商到东北进口人参原料,运回国加工成人参食品后,摇身变为高丽参,价格飙升数倍。

仲伟同一直致力于结束这种造成人参价值缺失的“国家政策性障碍”,2006年的吉林省政协会上,仲伟同提交了两个提案,一个是“人参必须药食同源,不药食同源就是死路一条”;一个是,“人参必须大型企业介入,小作坊是永远做不好的。”

终于,2012年,原国家卫生部正式批准人参为“新资源食品”,意味着人参可以作为保健品、食品进入市场。卓创资讯中药材分析师张斌指出,人参“药食同源”后,下游人参需求扩大了3-5倍。

如仲伟同所预期的那样,大型企业开始介入了。在地方政府的鼓励下,紫鑫药业、益盛药业、太安堂、康美药业等一大批上市药企“闻风而动”,大步进军人参领域。


除了大举收购市面上的人参之外,大型药企还向上游进军。紫鑫药业是吉林省内的人参龙头企业,2010年募集资金约10亿元,用于在通化、延吉、磐石、敦化四地区建设人参生产加工基地。益盛药业也不甘示弱,2011年投资2.07亿元,用于1.2万亩的非林地人参种植。康美药业也先后收购吉林新开河红参、大地参业。

进军上游的原因,在于人参主产地吉林省,2010年下发了《关于严控利用林地种植人参的紧急通知》,规定全省每年利用采伐林地种植人参面积控制在1000公顷以内。这导致了参地资源的稀缺,4年前 2000元/亩的价格已经涨至5000元/亩,而稀缺的资源逐渐都被财力旺盛的大型药企逐渐“垄断”。

“大企业基本都垄断了人参产业的上游资源,特别是种植人参的土地。他们有参地,并且与当地参农都签过合作协议,参农也都愿意把人参出售给这些大企业。”作为全国2万家人参中小企业的一家,辽宁祥云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曾祥云说,中小企业的生产压力越来越大,利润空间不断下降,很难和大资本竞争。

这正是地方政府期望看到、主动引导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人参产业要成为推动GDP的有力引擎,大企业要比中小企业效果好。

作为全国人参主产区的吉林省,2010年出台了《关于振兴人参产业的意见》,决定通过培育壮大龙头企业为重点提高人参产业化整体水平,提出用十年时间把全省人参产业规模做到1000亿元以上。

据官方统计,吉林省已经建设了抚松、集安新开河、敦化敖东、靖宇健康、延吉紫光、长白等6个人参产业园区,引进企业投入80亿元开展人参精深加工业。2013年,全省人参业产值实现290亿元,较2009年增长5倍多。

“囤积居奇”还是“厚积薄发”

大企业百亿资金的进入,促使了人参价格“疯狂”的上涨。但它们公开表达的收购人参是为研发人参产品、药品甚至基因测序的理由,却遭到了质疑。部分业内人士认为,这些促使股价上涨的“新故事”并没有实际发生,大型药企在玩一出“囤积居奇”的把戏。

目前,吉林省确定了76家人参加工试点企业,几乎所有企业都提出来要做人参深加工,延伸下游产业链,或制药、或做保健品、或做食品、或做化妆品。但多位业界人士指出,至今未见到特别成功的产品。

曾祥云认为,“药食同源”之后,老百姓接受人参的程度没有想象中快,保健品市场增长也不如预期。“人参食品、化妆品主要是小企业在做,比如人参糖、人参面膜类,那些大企业可能在考虑其他问题。”曾祥云直言,目前具备人参食品生产批号、人参深加工能力的企业并不多,“大企业不一定就能做,得有技术支撑。”

对此,益盛药业董事长张益胜也曾对媒体表示,短期内药食同源对行业的影响不大,毕竟市场认可需要时间,企业培育市场也需要时间。

紫鑫药业10月底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净亏损2390万元。对此,公告解释称,2014 年度销售费用、财务费用、管理费用大幅增加,导致公司前三季度经营亏损。

而上述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认为,亏损的原因在于紫鑫药业把大量人参囤积起来,没有形成现金流。

国家参茸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仲伟同也有同样的观察。他说:“紫鑫药业没有加工,是收购式的。他说是制药,但是真正用人参做药品没有。他们主要也是收购野山参,收购放着,抢原材料。在原材料价格低谷时,先买过来,光在库里就挣钱了。”

数据显示,紫鑫药业人参存货逐年增加。2009年其人参存货仅为3048.60万元,占总资产比例为4.58%;2010年这一数据为1.73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6.73%;2011年至2013年,存货金额分别为8.5亿元、14.15亿元和18.25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分别高达30.51%、46.48%和48.32%。

按照市场价换算,紫鑫药业2011年人参产品的库存量为778.85吨,2012年为2683.82吨,2013年为3050.40吨。而据曾祥云透露,我国每年人参产量也不过4000吨左右。

实际上,紫鑫药业还在继续大量收购人参。今年前三季预付款增加2.53亿元,同比增长113.47%,主要用于购买人参和林下参。9月份,再次定增募资20亿元,也是用于推进人参及基因测序业务。

而在紫鑫药业的三季报中,对于四季度的业绩预期称,“人参粗加工产品公司将根据市场行情进行销售,预计粗加工产品销售收入将大幅增加。”将人参粗加工产品作为了公司 2014 年度扭亏的重要途径。

不过,公告在措辞上强调“根据市场行情进行销售”,同时也在风险提示中指出,第四季度公司人参粗加工产品销售尚存在不确定因素,如公司人参粗加工产品预计销售收入未能实现,将对公司 2014 年度整体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今年6月份,紫鑫药业在路演时表示,公司正缩减人参粗加工产品销售,逐步推进人参深加工产品的销售,将简单出售人参药材转变成为生产销售人参食品,这也是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公司目前设计主推产品是高端的人参果蔬酵素,中端的玉红颜、人参蜜片等,低端快消品以参呼吸为主。

《棱镜》联系了紫鑫药业董秘钟云香,试图询问公司对于囤积人参的看法,四季度人参粗加工产品销售以及主推产品的研发进展,其拒绝回应。

另一个大药企康美药业,也在今年6月发布公告,投资8亿元收购600万支林下参。对此,康美药业证券事务代表温少生表示,这些人参主要放到旗下新开河人参品牌专卖店销售,“看市场需求到时候再决定怎么卖”。温少生并没有透露公司的人参存货数量。

此外,今年上半年,益盛药业也斥资3.65亿元收购皇封参业,后者拥有的皇封品牌为中华老字号。其三季报披露,公司存货较期初增加46.35%,主要原因系采购红参及人参种植增加所致。

大量囤积人参的药企的自我解释,称是出于成本考虑。一位药企人士称,由于长期看好“药食同源”后的人参产品市场,紫鑫药业等企业也把此当成了公司的战略业务,现在囤积人参产品,会缓解未来采购的高成本压力。

紫鑫药业前董事长郭春生曾对媒体解释自己的囤积人参的做法,称自己“想搏一把,成功了就会扭转整个中国的人参产业。”

然而,上述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认为,大企业一旦判断行情变化,就会疯狂出货。“大企业大量收购人参,也不卖出去,囤货就是为了赚一个差价。这样的盈利模式还是比较落后。”

卓创资讯张斌也认为,人参市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大企业大量惜售,导致了人参市场的恐慌,大家都觉得一货难求,使得价格不断拉涨,有可能会造成后期价格脱离供求关系的支撑点,出现爆冷暴跌的情况。

疯狂的人参,有可能还会更疯狂。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