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蚌埠药品招标强制降价的医改假象
“带量采购”作为药品招标的新导向和思路之一,原本就是当下医药招标中的热点,而安徽省蚌埠市刚结束的带量采购更是引发了业界争议。 
2015-5-6 10:54:14
0
陈少智

本文转载自《财经国家周刊》



2015年4月,原本旨在降低患者用药费用的安徽省蚌埠市药品带量采购工作像一阵飓风强袭了整个业界。
 
其当前的结果为,单品种带量询价采购,降价25%;药品集中采购,平均降价17.24%,最大降幅22.5%。并且还将红日药业、江苏奥赛康等8家药企列入黑名单,其所有产品永久禁入蚌埠市场。
 
2015年4月10日,蚌埠市公共资源交易网受蚌埠市卫生计生委委托,发布了“蚌埠市公立医疗机构临床用药单品种带量采购询价公告(皖C-2015-CG-X-111)”,宣布由蚌埠市所有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组成采购联合体,采购总金额100399473.8元,针对蚌埠市公立医疗机构临床用药带量采购的30个单品种,要求单品种让利幅度不得低于25%(与省中标价相比下降至少25%)。
 
4月19日,蚌埠市公立医疗卫生机构药品耗材及设备集中采购工作办公室(以下称药招办)在蚌埠市卫生计生委网站上发布《关于我市公立医疗机构药品带量采购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称《通知》)规定:未达到降幅企业的所有产品一律不得在蚌埠公立医疗机构销售。
 
同日,蚌埠市公立医疗机构药品带量采购联合体(以下称蚌埠市公立医院采购联合体)发布《致蚌埠市单品种带量采购相关药品生产企业的一封信》,(以下称《公开信》)规定,各单品种药品生产企业或授权的代理商在蚌埠市的让利幅度不得低于省药品限价目录中医保支付价格的25%。否则,其生产企业所有药品永久性不得在蚌埠市所有公立医疗机构销售。
 
《公开信》还规定:针对未达到25%降幅(与省中标价相比,下同)的单品种生产企业,将由市医疗机构药品带量采购联合体上报安徽省医药采购平台,申请记入不良行为记录一次,同时上报省医改办和国家医改办,申请以企业不良行为备案。
 
对于蚌埠市这一系列雷厉风行的举动,引起了医药界的强烈关注,本刊记者就此专访了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执行会长宋瑞霖。
 
《财经国家周刊》:你怎么看待蚌埠市的此次招标?
 
宋瑞霖:我认为蚌埠的这一做法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与中央鼓励创新、简政放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并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的精神不一致;二是,与中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法治政府的精神不一致,涉嫌违反《民法通则》、《合同法》、《反垄断法》等法律。
 
中国药促会已经就安徽省蚌埠市公立医疗卫生机构药品采购中的违法、错误问题形成了详细的研究报告,5月4日通过特快专递报送给国家卫生计生委,并抄报给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工商总局。
 
《财经国家周刊》:公立医疗卫生机构药品带量采购从法律上存在什么问题吗?
 
宋瑞霖:这项制度的本身是为了发挥带量采购优势、实现量价挂钩、降低虚高药价的改革探索,但蚌埠市卫生计生委、药招办和公立医院采购联合体的公告、《通知》、《公开信》的相关规定无任何法律依据,属行政越权行为,是一种赤裸裸的不正当干预;在法律法规的要求之外设置药品市场准入门槛,不利于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也不可能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
 
蚌埠市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的采购药品行为应当属于正常的药品购销活动,是一种市场交易行为。按照我国《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规定,关于价款的约定是合同的主要内容之一,应当由双方当事人通过协商确定,而不是由一方当事人强行规定。蚌埠市卫生计生委强制要求参与交易的企业必须降价25%,这显然是将关于价款的意志强加给买卖的另一方当事人,违反了《民法通则》关于民事活动自愿、公平的原则;也违反了《合同法》关于当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的规定。
 
蚌埠市卫生计生委、药招办的行为,实质上是利用医疗卫生监管权力限制药品自由交易、流通,共同构成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的行政垄断行为,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
 
《公开信》声称对未达到25%降幅的单品种生产企业,上报安徽省医药采购平台,并申请记入不良行为并同时上报省医改办和国家医改办。这是典型地利用行政权力对生产企业和卖方实施威胁,不仅没有法律依据,而且是明显的违法行为。
 
《财经国家周刊》:但从表象看蚌埠的做法是让利于患者。
 
宋瑞霖:表面看药品价格是降低了,但从长远看,蚌埠的做法将对蚌埠人民群众的医疗卫生事业造成危害。
 
蚌埠市的这一做法虽然使得30个品种的药品价格降低,但却使更多无法满足25%降幅的优秀制药企业无奈放弃蚌埠市的公立医疗机构市场,这些优质企业的其他优秀产品(如优质廉价药、临床急需药、弥补临床需求空白的创新药等)也将无法被蚌埠市的公立医疗机构患者使用,可谓因小失大。如果蚌埠市的这一做法被其它省市效仿推广,将是对我国患者临床用药需求的极大危害。
 
蚌埠的做法无法从根本上改革我国新医改以来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已经产生的弊端。自从2009年实行省级药品招标采购制度以来,虽然大幅降低了药品的平均价格但并未解决医改期望缓解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人民群众医疗和药品实际支出费用却不降反升。据《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 和《2013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统计数据显示:我国个人个人卫生支出由2009年的6570.8亿元上涨到2013年的10726.8亿元,上涨幅度达63.2%。一批廉价药品反而在市场上消失,临床短缺现象反而时有发生。
 
几年来的医改实践证明,不彻底进行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单纯地降低药品价格不会降低药品费用;降低药品费用也不会必然降低医疗费用。相反,这种企图简单地通过行政干预,强行降价的做法,还会造成患者的用药安全风险,与医改目标完全背离。
 
《财经国家周刊》:对于当前所面对的矛盾有哪些建议?
 
宋瑞霖:在4月29日举行的2015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李克强总理作出重要批示,指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是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福祉的重大民生、民心工程;2015年,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要以公平可及、群众收益为出发点和立足点,在减轻看病用药负担上取得更大实效,不断提高医疗卫生水平,满足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
 
医改的最终目标还是要降低医疗费用,让人民群众得实惠。如果我们真正落实医疗机构联合带量采购、量价挂钩,进一步完善配送体系,则完全可以将药品价格降下来,有些品种降幅可能还会大于25%。关键在于不能简单地用行政手段来降低药品价格,而是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遵循“质量优先,价格合理”的原则,通过充分的市场竞争,深化医疗体制改革,使企业降低成本,提供质优价廉的药品;医疗机构也能为患者提供安全有效的药品。
 
我们强烈呼吁,有关部门及蚌埠市卫生计生委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尽快纠正行政干预市场的违法行为,尊重市场价值规律,尊重交易双方的合法权益,营造一个公平竞争的医药产业市场氛围,为当地的医改事业提供有力的保障,为地区经济发展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