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行业的未来,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中国的医疗改革,这几年正处于攻坚阶段。一方面,医疗体制改革的瓶颈有待突破;另一方面,医疗资源正进入重新调整期,社会资本纷纷进入医疗领域。与此同时,互联网也开始深入医疗领域,中国的医疗产业呈现出一派新气象。在由“资本+互联网+医疗”构成的中国健康产业新格局中,社会资本、公立医院的代表分别是什么立场和态度?资本和互联网的渗入,将怎样改变未来的医疗行业?今天,小欧为你深度解读。 
2015-6-16 17:24:33
0
E药脸谱

本文转自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微信



李天天


丁香园创始人


怎样移动“移不动”的医疗


我曾经是一个神经科医生。如果有人来问我,医生,我头晕怎么办?我会说,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因为很多病都会引起头晕。但是现在市场上有很多APP,几分钟就能回答这个问题:头晕,肾虚,吃六味地黄丸。这样的做法会给患者和医生带来极大的风险,医疗有时是移不动的,我们需要和患者互动,需要了解更多的数据才可以给患者提供尽可能完善的治疗方案。


我本来以为外围的服务支付、挂号、买药、看化验单,或者是慢病的管理和咨询,这些是可以移得动的。但是我发现我错了,在杭州有一个非常对冲“未来医院”的实体医院,也在推手机支付,但只有2.8%的人用手机支付,为什么?因为医保不支持。我们再看一下慢性疾病管理,医生没有动力。为什么?因为我们国家的医保只管病,不管康复、护理、健康。买药呢?看上去药和电商是最近的,但是药也没有火起来,因为处方药没有开放。问题在哪里?就是“机制、资本与互联网:健康产业的三维思考”,你注意到了吗?英文和中文是不一样的,英文说的是Driving Force,我更喜欢英文。在资本和互联网当中已经做到了Driving Force,但是我们的机制、体制并没有Driving Force,这是造成医疗移不动的最主要的原因。


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能,得花钱。所以我们花钱做诊所,丁香园第一个诊所将于今年9月份开始运作。今天我们听了很多关于体制的抱怨,解决方案就是逃离体制,不要试图在体制内做优化。


丁香园开诊所一定是和公立医院错位竞争的,否则我们是竞争不过它们的,它们太强大、太强势了。我们一定是找公立医院目前没有办法做、做不好或者是做不长远的业务。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健康管理,包括慢病管理。


我们希望打散成三个部分,包括诊前、诊中、诊后。特别是诊前,通过患者教育的方式,通过健康评测的方式,让患者对自己的基本情况做一个了解。因此我们在健康教育方面投入了很大的资源。目前丁香医生的科普文章,1至2小时之内点击量会突破10万。这是一个很苦的活,投入的时间很多,回报增长很慢。


另一个是诊后,我们不希望患者离开医生之后,就变成没有人管的小孩子了。3周之前我参加一个大会,有一个演讲者讲到一句话——“永不出院”。只要在我的诊所诊疗了,将来一定会有人跟进。在国内,患者的依从性是很差的,糖尿病患者二甲双胍吃两个月就换成南瓜粉了,为什么换?隔壁老王说的。我们把通过各种的方式拿到的数据,形成个性化的干预方案,和患者互动,让他真正感受到健康管理的价值。但是有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是医保根本不管健康管理这一块的,我们期待体制上有商业保险公司和健康管理公司介入,让这个业务可以走得更快。


互联网对医疗行业的影响之一就是“去中心化”,去医院、医生和医药中心化。未来健康管理和慢病管理一定不是医院做的事,医院看病治病做手术已经非常忙了,让医生再管这些东西是很难的。所以一定是后面的诊所、社区卫生站做的事情。为什么要去医生中心化呢?因为医生太贵了,在美国和欧洲,开简单处方这种事,是助理医生或者高年资的护士来做的,这样就可以把医生的时间和成本降低下来,让医生去开刀和看病。最后是去医药的中心化,未来我们可以在阿里健康这样的网站上买到药品,相信阿里健康的信息管理一定会做得比药房更安全、更完善。



段涛


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


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需三思


上海有17个区县,按照卫生部门的区域卫生规划,社会资本可以开设产科,一个区里面新增的牌照是2个,现在牌照已经发得差不多了。也就是说未来1至2年里,上海社会资本开的产科医院将会有20至30家。开那么多医院,医生从哪里来?所以公立医院是风险最大的医疗机构。


有人问我说担心不担心,我说不担心,我说说不定被挖的人第一个是我,而不是别人。当然,在其位谋其政,我在做公立医院院长的时候要守住底线,把公共事务做好。怎么做好呢?就是要做到质量好、服务态度好又便宜。我们目前平均住院天数4.5天,我们的平均出院费用是上海倒数第一第二,我们的药占比是17%到18%,公立医院能做的我们都做了。虽然已经做到这个分上了,但是接下来很多社会资本会来挖我们的人,那么我们怎么办?这是公立医院面临的难题。


作为公立医院,我们除了看病以外,还是一个很好的人才培养基地。如果说医生个人最后成功了,有了自己的个人品牌了,他自己创业也好,进入社会资本办的医院也好,最终都是为老百姓看病,那不是很好吗?


如果大量社会资本同时涌入办医院,整体的投资回报率是没有办法那么高的。美国的办医投资回报率大概是10%左右。投资医疗行业,有两个办法可以赚钱,一个是要做连锁,最后IPO上市。第二种方法就是做全产业链。如果是做全产业链,医院就是一个超级入口。


用移动互联网的思维来看,医院相当于一个门户网站,流量越大越好。对社会资本来说,哪怕医院不赚钱,哪怕医院一年亏0.5亿到1亿也不要紧,但是整个产业链可以赚3亿。总体上还是赚的。总之,单单投资医院而不做全产业链,不做IPO是没有办法赚钱的。那些蠢蠢欲动的资本不要太早下手,否则你会后悔的。


陈启宇


复星医药集团董事长、中欧校友?


等没有障碍了,投资的机会也错过了


作为一家在上海A股上市17年的企业,复星医药在这个行业已经20多年了。有一段时间我们有一个商业模式就是在医院检验科开分子诊断实验室,自己有人在那里做。因为那是一个新技术,医院自身还不能完善。大概短短两三年里,我们在1000家医院里面开了实验室。有一次在某个地级市的公立医院,市长愿意做,院长也愿意做,签了一个框架协议回去之后,院长早锻炼下楼的时候,被员工用土枪打了一枪。员工不愿意做。


所以我们决定从医药制造业和分销业开始,先放下与公立医院的直接合作。但是我们一直关注这个市场。2009年的医改是非常重要的,之后,我们觉得国家的政策越来越好,尽管现在困难还很多,还有各种各样的“门”,但是我们很欣慰地看到这一届政府一直在拆掉那个玻璃门,所以社会资本现在应该做了。等你完全看清楚了,政策没有任何障碍了,系统成熟了,投资的机会基本上也错过了。


虽然中国的GDP水平、市场规模都进入了全球前列,但是中国与发达国家相比,最大的差距之一就是整个的医疗健康体系。这不是简单的一个“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而是整个体系的设置,从支付机制、保险机制到中介的健康管理、服务安排,再到以客户为中心的医疗机构体系建设,到医生执业体制的转变等等,都需要重新去架构。


保险体制改革,社会资本进入医疗产业,加上互联网的冲击,会改变整个医疗产业生态圈。互联网医疗本身也是医改的一个部分,也是社会资本的一部分。公立医院自身不会主动冲到互联网医疗的第一线去。从社会资本、民营医院的角度来说,1.0版本办医院的时代过去了,必须要考虑2.0版本,怎么让专家、教授,让医疗人才在权衡之后,加入社会资本的大军?


优质的公立医院要和社会资本合作,公立医院要懂得放弃控股权,这样换来的是体制上的长期保障。让社会资本控股是没有关系的,当然你要选择好合作伙伴,选择规范、合适、长期的合作伙伴,社会资本最大的作用是能长期保证医疗的投入和医疗人才的分配。我觉得这个模式是可行的。


(以上观点出自李天天、段涛、陈启宇6月13日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15第十一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机制、资本与互联网:健康产业的三维思考”上的演讲,未经本人审阅)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