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定是你梦想中的私人医生服务!
One Medical的医生表示,他们现在的工作和当初自己刚刚踏入医疗行业所幻想的一模一样。 
2015-5-22 14:00:13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


?
詹妮弗·孔特拉斯(Jennifer Contreras)最近去新换的医生那里看病。她刚踏进等候室的大门就被医生叫了进去,几乎没有等待。这是个令人欣慰的惊喜,要知道没人愿意在等候室里一直等着。似乎是好运降临,40岁的孔特拉斯女士原本以为这次问诊会很短暂,没想到医生非常仔细得给她检查,好像根本不在乎时间一样。医生发现孔特拉斯女士患有高血压,要求她每天在家中用监控设备测量血压,然后将每天的结果用邮件发给医生。


孔特拉斯女士说:“医生每天都会根据我的测量结果谨慎小心的帮我微调药量。最后我们找到了合适的剂量,可以保证我的血压值维持在正常水平。以前看病,医生总是开药给我,然后要求我之后不断回去复诊。这一次就医体验完全不同,医生和我一起努力保证了我的健康。”


孔特拉斯女士是One Medical Group的病人。One Medical创立了新的基层医疗服务模式,公司2011年在旧金山和纽约共有31位医生,到现在为止业务范围已经拓展到美国7个城市(旧金山、纽约、华盛顿、菲尼克斯、波士顿、芝加哥和洛杉矶),共有30间医生办公室。公司主要安排人性化医疗服务人员为病人提供基层医疗服务,这与大多数基层医疗诊所差不多。不过,他们的服务价格更低,每年仅收费150~200美元。


One Medical Group的医生每天最多接待16位病人,而全美基层医疗服务医疗服务提供者平均每天要接待25位病人。One Medical Group的医生愿意以邮件方式与患者保持沟通,而且不会因此多收取额外的费用。在这里,患者可以轻松实现当日预约当日看病。与其他个性化医疗服务不同的是,One Medical允许患者使用多种不同的医疗保险,包括联邦医保(Medicare)。



One Medical的创始人和精神领袖是汤姆·李(Tom X. Lee)。他是一名医生,也是著名企业家。他曾经与他人联合创始了Epocrates,一个广受医生欢迎的在线临床信息参考项目。


今年46岁的李医生在哈佛大学附属的布莱根妇女医院接受过普通内科医生训练。不过他当医生的梦想迅速破灭了。他说:“在我接受职业训练期间,我发现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巨大差距。理想化的医学模式和实际操作中的医学模式完全不是一个样子。”


在基层医疗服务机构就业会给医生带来不小的经济压力,也需要占用他们很多时间。这导致很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医生便不愿意投身这个领域。据估算,未来十年内人们对基层医疗服务的需求不断增长,该领域会出现数万名医生缺口。美国医师学会主席弗雷德·罗尔斯顿(J. Fred Ralston Jr.)医生表示:“已经投身基层医疗服务的医生面临巨大的压力,他们都在寻找退路。”


2005年,李医生已经在Epocrates项目中取得了巨大成功。他注意到基层医疗服务的问题,打算着手改变这种趋势。当年,他在旧金山的一个小办公室里创办了只有他一个人的One Medical Group。


公司创立两年后,李医生找到了风投,试图用他们的力量帮助自己扩张。硅谷的Benchmark Capital为他投资了几百万美元,而这也是这家投资公司第一次投资医疗服务领域的项目。


有些专家表示,李医生的实验项目能否可持续发展还有待观察。问题的关键在于他能否在不依靠新的风险投资前提下继续招募更多医生,并且为病人提供与业内相同水平的护理服务。另外,专家们也不确定One Medical模式能否被规模式复制。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政策领域的副教授阿施施·杰哈(Ashish Jha)医生说:“我预测一小部分医疗组织能够利用One Medical模式取得成功。但是,这种模式能否能够扩大推广还不确定。我们不知道是否可以利用One Medical模式满足大规模人群的医疗护理需求。”


不过热情洋溢的李医生依旧信心坚定。他决心要扭转基层医疗服务领域的趋势,改变这一领域中自己眼中那种“长久以来一直根深蒂固的怪异习惯”。


在创立One Medical Group时,李医生说:“有一件事情我们都很清楚–医疗护理组织既缺少医院热情服务的心态,也缺少制造业那种运作效率。”的确,One Medical Group改变了这种局面。他们的等候室经常因为出众的服务被误认为是精品酒店大堂或者水疗中心。迎接病人们的是大型开放式接待处,而所有的电话咨询都由后台办公室负责。


Benchmark Capital合伙人布鲁斯·邓利维(Bruce Dunlevie)说:“迎接病人的工作人员都是热情饱满的,而且等候室环境也很优雅。”


One Medical的医生表示,他们现在的工作和当初自己刚刚踏入医疗行业所幻想的一模一样。



安德鲁·戴蒙德(Andrew Diamond)医生为One Medical旧金山诊所工作。他说自己现在每天只需要接待16位病人,而此前在其他机构执业时则要接待24位病人。“接待病人少了,和每一个病人接触的时间就增加了。在多出来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与病人建立亲密关系,让他们感觉舒适轻松。病人在舒适的情况下才能给你提供关键信息,帮你做出正确的诊断。此前我在其他机构执业时,前来问诊的病人都在等候室等了很久。他们总是疲惫且失望,这不利于我们为其提供良好的护理服务。”


李医生并不是第一个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基层医疗服务的人。理查德·巴伦(Richard Baron)医生是美国内科医学会的前任主席,他在宾夕法尼亚州创办了Greenhouse Internists,免费为患者提供One Medical能够提供的大部分服务。波特兰市的GreenField Health则根据患者年龄收取个性化基层医疗服务费用,收费从195美元到695美元不等。这比一般的贵宾式个性化服务费用(每年1000到5000美元不等)低很多。而且,GreenField的医生还平可以均分配时间。一半时间用来在办公室接待问诊病人,另一半时间处理病人的电话和邮件咨询。


但是,One Medical是第一尝试将这种模式大规模推广的组织。他们的病人数量在以50%的速度每年递增。公司口碑极佳,这也是病人数量不断上升的主要原因。


巴伦医生说:“One Medical现在200美元/年的收费标准非常合理,他们的患者人数也达到了最佳数量。部分医保系统和基层医疗服务体系不能满足患者的要求,One Medical填补了这种空白。”哈佛大学的杰哈医生则对最佳患者数量究竟是多大这个问题存在疑问。他说:“通过吸引越来越多相对健康的年轻人加入,One Medical可能可以继续扩大患者规模。但是一旦患有多种疾病的老年人加入进来之后,事情就会困难很多。”


李医生认为自己的模式具有广泛可适用性,他对此充满信心。“我们设计这种模式的初衷就是保证无论人们前来就诊的频率有多频繁,我们平均而言都能从容应对。我们的收入不受看病患者数量的影响,而且成本费用非常少。这样一来,我们就能为任何人提供医疗护理服务。”


为了保证较低的日常管理费用,李医生尽可能采用了自动化技术。其他基层医疗服务办公室会为每个医生最少配备四个行政人员,而李医生则在One Medical将这个数量减到了两个。患者可以充分利用One Medical网站或者iPhone应用,实现管理预约时间和处方更新等功能。


有的时候,医生给患者开具的医学检查都是不必要且价格昂贵的。One Medical纽约办公室的菲利普·贝尔德(Philip Baird)医生表示他现在让患者做的检查比之前少了。最近,一位40多岁的妇女因为剧烈头疼前来看病,而她此前并未出现过这样的症状。初步检查之后,贝尔德医生并不认为问题很严重。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准备让这位女士做个CT检查,以排除肿瘤的可能性。


在谈话中,患者表示自己的岳母刚刚被诊断出患有脑肿瘤。贝尔德医生说:“患者承认自己只是被吓到了。她看到我很用心的为她服务,而且很认真。”因此,贝尔德医生并没有要求患者做CT检查,而患者很快也恢复了“健康”。


38岁的马克·赫斯特(Mark Hurst)在曼哈顿开办了一个咨询公司。他几个月内长时间难以预约到自己看病的医生,因此选择加入了One Medical项目。在这里,医生会很快接听他的电话,即便是午餐时间也不例外。而且马克每次咨询病情都会得到接待,没人会将他的问题放在一边不管。“我再也无法接受此前那种就医经历了。在这里,一切感受都不一样。”马克从未告诉自己原来的医生自己不会再去看病了,因为他根本就联系不上那位医生。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